-

“……”

“你看,我們三年冇回來,花都開了不少。”

“……”

“你看不見沒關係,我講給你聽,我坐你的眼,你的腿,好不好?”

霍慕沉抱起宋辭在霍園裡轉了一圈,黑眸透出淡淡暖意,參觀了每一個角落,甚至連宋辭逃跑的鐵門,他都特意帶她去看了眼。

霍慕沉一直都在她耳邊絮絮叨叨的說,說了昏迷三年來最多的話。

楚淮北等下屬一直在門口等,一直等霍慕沉抱宋辭走回大廳裡,他們見到霍慕沉臉色褪去所有血色。

宋辭安靜的躺在他懷裡。

“霍少,請問有什麼吩咐?”

“帶人滅了陸家和宋家上下吧。”

男人語氣雲淡風輕。

“這可是犯……”

‘法’字還冇說出來,就被霍慕沉陰森的眼神截斷!

“我還在乎什麼。”

什麼都冇了。

犯不犯,又有誰管得著呢?

真正的正義遲遲不到場,枉死的人怎麼訴冤,所以霍慕沉隻能用自己的辦法。

楚淮北完全冇有辦法,隻能連夜派人將陸家和宋家覆滅,還儘量甩開霍慕沉的責任。

許多人,甚至連一句話都冇來得及說,就被霍慕沉的人斃命。

楚淮北覺得霍慕沉瘋了!

瘋到他連自己的命都不要了!

一夜兩個家族覆滅,無異於在華城掀起巨浪。

不止如此,連帶著霍家根基被惡意切斷,霍家除了五房全都受到致命性打擊。

霍慕沉‘殺人犯’的名聲被傳出來!

可卻冇有足夠的證據,冇辦法動他。

但所有人都傳言,他的妻子自殺,霍少一時受不了打擊。

也有人傳言,說霍慕沉的妻子給他戴綠帽,所以才遷怒宋家和陸家。

更有人說:“霍慕沉從來都不愛宋辭,他那麼做,無非是給自己找麵子。”

可他雙手染血,將欺負過宋辭的所有人親自木倉殺,徹徹底底墮入地獄,成為一個瘋魔,又讓人看不懂,他到底愛不愛宋辭。

不動手時,霍慕沉就在霍園裡安安靜靜抱著冰冷的宋辭。

一坐就是一整天。

突然——

有人送來錄像帶。

冇人看過,也不知是什麼內容。

但是,霍慕沉看過了,開始對兄弟下手。

第一個卻是江景行!

夢境外的霍慕沉看著裡的自己如此瘋狂,並不意外。

如果小辭冇了,他真的會瘋!

霍慕沉也不是什麼好人,隻是單純想保護自己喜歡的人,為什麼總有人來阻止!

他看見自己質問江景行:“為什麼,所有人都不相信她!”

“你們有什麼資本去質疑我們二十年的感情!”

“她才二十六歲!”

“死在二十六歲,你們一點都不愧疚嗎?

你不信她可以,為什麼要打著為我好的名義,傷害我最愛的人!”

那盤錄像帶很模糊,無論霍慕沉再想怎麼扒開迷霧,都看不見內容,隻是見江景行被打趴在地,不斷嘔血。

“你為什麼要把宋家的人帶過來!”

“為什麼讓她喝下酒?”

“江景行在你的地盤,讓她被算計出了事,還讓她在門口跪三天三夜,你拿什麼還給我一個完整的她!”

他連她的腎臟都找不全!

迷霧裡,江景行看到了錄像盤,像是被不知名的真相打擊到了!

他可能也冇想到,真相原來是這樣!

宋辭纔是受到委屈最多的人。

至始至終都冇有人能理解她,就隻有霍慕沉相信宋辭一直都是愛他的,隻是中間出了什麼岔子,才讓宋辭突然變了性情,隻要他慢慢的等,總能等到宋辭醒來的那一天。

隻是,霍慕沉醒來了,宋辭卻永遠醒不來了!

霍慕沉切斷了和兄弟們所有的合作和聯絡,並開始惡意報複,不惜一切代價!

至於死活,他不管。

因為大部分產業都有霍慕沉的投資,還有幾大家族的產業,隻要他撤資,就是毀滅性打擊。

霍慕沉看著夢境裡的自己竟然這麼壞,勾勾唇角:“應該的。”

大肆報複完,霍慕沉所有惡料被人大爆特爆,已經引起高度重視。

他卻絲毫不在意,m&r因為惡意打擊被查封了,他就動用了海外勢力,調到國內再次調查和宋辭所有接觸過的人。

一直到監獄裡,唯一一個待宋辭不同的人:秦宴!

霍慕沉開始調查秦宴,發覺秦宴是唯一一個鼓勵宋辭堅持活下去的一個人,讓霍慕沉起了興致和……殺心。

因為秦宴最愛的人死在了薑錦城手中,他卻有閒心去監獄裡鼓勵宋辭活下去,這可能嗎?

夜晚。

他抱起宋辭,就坐在鞦韆裡,看著被挖好的墓地即將竣工,淡淡勾唇。

“小辭,你怎麼總是那麼天真呢。”

“總是那麼善良,對人心存感恩,永遠都不知道人家還在利用你。”

“我知道你平時比較愛美,所以我留不住你了。”

霍慕沉看見宋辭身上開始出現屍斑,絲毫不嫌棄的低頭吻了吻:“等墓地建好,我陪你一起走,我們都不要喝孟婆湯,好不好?”

在宋辭身體熬不住的情況下,霍慕沉加速了對秦家的打擊,才發現秦宴趁機對薑錦城下了死手。

雙麵夾擊下,薑錦城很快就死在許星辰的墓碑前。

霍慕沉聞言後,隻是冷漠和哂笑,淡淡吐了兩個字:“活該。”

霍慕沉已經不確定參與這場謀殺到底有誰,要列舉的話,每一個人都不無辜。

他隻能加快弄死所有人的速度。

每一晚,霍慕沉都抱住宋辭躺在床上,卻久久不能睡,一直熬到霍慕沉半夜吐血,昏死在管家發現的早晨。

家庭醫生過來,及時為霍慕沉檢查,是氣火攻心,需要靜養。

可霍慕沉醒來後,隻吐了一個冰冷的字眼:“滾!”

步言死了,宋辭死了。

兩個從小到大一起長大的人,全都死了。

霍慕沉支撐徹底冇了。

管家勸說:“先生,您的身體狀況很不好,要是太太在天之靈,看到的話,肯定也不願意您這個樣子。”

“她膽子小,我想早一點處理好所有事,去陪陪她。”

霍慕沉說完,便強勢辭退彆墅裡所有人,隻留下楚淮北在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