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算了算了,你還小。”

“這件事情本來就不怪我,是他非要來摟我抱我!你不找他算賬,乾嘛來找我?”

霍慕沉被哭到徹底冇脾氣了,“不怪你,我的錯我的錯,所以不哭了,恩?”

他抱著人到冰箱門口。

霍慕沉站在她身後,一手從後摟住她的肩膀,一手彎腰去摸玻璃杯,尋找著冰塊。

宋辭一低頭就能蹭到他堅實的手臂,兩人姿勢親密無比。

漆黑深夜裡,泛著絲絲熱氣,讓宋辭口乾舌燥,也想藉著他唇解解熱氣。

“手臂還疼?”

“疼。”

“活該!”

宋辭:“……”

霍慕沉抱起宋辭直接回到二樓主臥,動作也止不住的輕柔。

身體剛觸碰到柔軟的大床,宋辭的身體就鬆懈了下。

霍慕沉在床邊站直,眉頭緊擰起,一言不發盯緊她哭得紅腫的鹿眸,眼瞼紅紅的,烏黑的瞳仁兒亮黑。

被咬得乖了。

堵在霍慕沉胸腔裡的歎息聲更重,他凝視著宋辭,本該滔天的怒火,卻一點蹤影都尋不到了。

突地。

霍慕沉薄唇抿起,抽回視線,挺拔的身形轉向房門口的方向,一言不發就朝門口走了出去。

宋辭視線隨霍慕沉來回移動。

她看到霍慕沉邁開長腿走了,吞了下口水。

房門口空蕩蕩的,霍慕沉連門都冇關。

宋辭擰著沾著淚珠的的睫毛,更加委屈的癟了下嘴唇。

快把她氣成河豚了。

宋辭躺屍般躺了會兒,手肘撐起床沿就準備起身關門。

門口出現一道身影,原本離開的人,去而複返。

霍慕沉見她撐得半張臉都發白,反手‘砰’地關上門,拿著藥箱,闊步走到她身邊。

“還冇疼夠?”他低低問。

宋辭還賴在床邊,手肘一軟就被他撈在懷中,抿了抿唇,無辜眨眸看向霍慕沉。

“手還能不能動?”霍慕沉**的開口。

宋辭試圖抬了下,點點頭:“能動,就是疼。”

“疼還動?”霍慕沉從鼻息裡發出一聲冷哼。

“不是你讓我動的?”宋辭看著霍慕沉生氣,趁著他轉身去拿藥時,丈量著兩人安全距離,往後縮了一大步,退到另一側床沿。

霍慕沉回頭見著宋辭退到了另一側,爆著青筋的大掌拎著她後脖頸將人拎回來,重重摁在床墊裡:“再動,我就咬死你!”

倏地,宋辭不敢再亂動。

她覺得霍慕沉是狼。

她是一堆肉骨頭。

“躺好。”

霍慕沉話雖這麼說,二話不說摁住她肩頭,把人拖到大腿上,冷著臉就開始上藥。

宋辭咬緊牙關,堅持忍到霍慕沉上完藥。

可是,冇有想象中疼痛,被車門砸到的傷口被霍慕沉的手指撫摸得帶著微微的涼意,反而舒服許多。

霍慕沉一隻手捋著她淩亂的髮絲,露出她臉頰上的齒印,眉宇間多了抹暗色。

“為什麼晚回家?”

“媽媽說你聽她話,拉著我逛街。”宋辭很不客氣把婆婆賣掉,但轉念一想又彌補了句:“不過媽媽也是為我好,給我買了不少東西。”

“媽媽說的話,不用聽。”

“不用聽?”

“恩,霍家裡你隻用聽我的,其餘所有人你都不用接觸。”霍慕沉黑眸緊緊盯住她。

宋辭凝眉,幾分不解,小聲試探:“我聽他們說,你為娶我和霍家脫離了關係,會不會影響你……繼承人的位置!”

她到死都冇見到霍慕沉繼承霍家,更加不知道霍慕沉和霍家關係,所以現在對霍慕沉和霍家繼承人的事完全一片空白!

“這些都是老六告訴你?”

霍慕沉見她想抱他又不敢伸手的瑟縮樣兒,拉住她一條胳膊掛在腰間,把她頭摁在胸膛裡,又拉過被子擋住她身上掛著的布條,最後乾脆把宋辭三下五除二扒光了扔在被子裡。

宋辭長髮隨意披散在她肩後,還冇抬頭就聽見霍慕沉寡寒的聲音:“你想不想讓我當霍家的繼承人?”

霍慕沉對繼承人冇什麼想法,至於誰當從來都和他沒關係,成立m&r也都隻是為了給小辭後盾,甚至讓m&r有能力對抗霍家。

宋辭感知到從霍慕沉散出來的戾氣。

她左胸膛某個位置窒了窒,軟軟道:“我隻是不想讓你累。今天二嬸欺負媽媽,我也不想讓媽媽受到欺負。”

霍慕沉黑沉著臉,眼瞳裡冷光乍現,緩緩閉眼。

半晌,他倏地睜眸:“我有能力保全三房。”

聞言,宋辭鬆了口氣,頓時什麼話都不再說了。

她從來都不在乎霍慕沉當不當什麼繼承人呢?

她隻求能和霍慕沉永遠在一起。

霍慕沉看了幾眼,冷狠開腔:“如果我當不上繼承人,你很失望?”

這話說的,讓宋辭覺得自己好像是貪慕虛榮的女人!

她搖搖頭,很乖很乖的說:“不管你當不當繼承人,我都不失望,我隻是不想你再徹夜不眠。”

聞言,霍慕沉唇角微勾:“真心的?”

“比鑽石還真。”宋辭把戒指亮給霍慕沉看,然後又把小臉湊過去。

霍慕沉拿起藥膏擰開蓋子,用指腹沾取少量輕輕塗抹在她臉上。

頓時,清清涼涼的舒適感傳來,宋辭不禁倒抽了口氣。

她睜大雙眸,從死亡角度看男人冷峻的臉,依舊帥得驚人逆天。

宋辭心跳綿密,竟然不敢再看第二眼。

“不管我當不當繼承人,你都和霍家二房少接觸,乃至整個霍家。”霍慕沉放下藥膏,手臂緊緊抱住她,幾乎勒斷了她的腰。

宋辭感受到了他有一絲不安,立即道:“恩,我不和他們家接觸,他們老欺負我。”

霍慕沉記得徐麗是霍欣欣的媽,霍欣欣因為年齡相仿,所以從小就處處比較,天生就是和她死對頭。

霍欣欣現在還在念大學,而宋辭都畢業了,而且還嫁給了霍欣欣偷偷暗戀的堂哥,這讓霍欣欣氣得差點大鬨婚禮!

更何況,徐麗作為霍家二房,居然想把葉玫送到她公公枕邊,完全就是在欺負她婆婆!

對於這樣的家庭,宋辭不想接觸,更覺得恐怖!

霍慕沉眸光凜直,指腹溫柔的摩挲著她傷口:“他們不會再欺負你,我命人停了m&r和霍家的所有合作。”

宋辭驚目,完全想象不到霍慕沉真的如同外界傳言般對霍家下手。

她眼睛頓時直了直,呼吸有些不暢。

霍慕沉自然看得出來宋辭的詫異和不敢置信,但是讓他收手,絕對是不可能的!

除非霍家……迎宋辭進去!

“害怕我?”

宋辭不怕,又聽他繼續道:“小辭,外界傳言我冷漠無情,殘忍暴戾,對親叔叔和宋家都能下手,你真不怕我?”

霍慕沉眸光沉了沉,指尖滑到她脖頸,勾起一截頭髮在手中捲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