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小說 >  重生暖婚 >   第1198章 虞錦秋

-

第1198章

虞錦秋

“冇有。”

莫雨舒開了口,再一抽氣,鎖骨都變得異常明顯:“這份資料,我不知道還在不在,但是我藏在了……那女人的墓地裡。”

那女人……

“那女人是誰?”

“陸子衍的母親,虞錦秋。”

莫雨舒牙關打顫,撐著渾身疼痛感,吐字,“我把這些資料都藏在了那個墓地下麵,如果你們現在去的話,也許還能趕得上。

晚了,我就不知道能不能趕得上了。”

虞錦秋,這個名字誰都冇聽過,就連宋辭有過目不忘的本事,聽人識聲都冇有這個人的資訊!

宋辭懷疑,虞錦秋是路子衍母親的本名,而他母親還有一個化名。

陸子衍額頭和脖頸上的青筋一蹦一蹦的,都要跳出來!

他恨不得立刻衝上去掐死莫雨舒!

“我現在都說了,宋辭你可以把解藥給我吧。”

莫雨舒直到最後都不想死,她還想看到她自己重新站上醫學巔峰!

宋辭目光哂了一下,冇理會莫雨舒語氣裡的求饒,隻是淡漠說:“都當了壞人了,怎麼還學不聰明呢?”

“你什麼意思?宋辭,你想出爾反爾?”

“怎麼樣,輸給你自己親手造出來的惡魔,是不是也很有成就感?”宋辭居高臨下地冷睨莫雨舒,“從你害的忘記霍慕沉那一天起,你就應該知道,我不會讓你活命。

你的結局隻有一個!

不過,你可以死不瞑目,我可以讓你親眼看著,你的幫凶,一個又一個,陪你下地獄,受儘千刀萬剮。”

“宋辭,你居然出爾反爾!”

“我又不是第一天出爾反爾,你才知道?不過,你要是說出來虞錦秋的身份是什麼,或者陸子衍的親生父母到底是誰,我或許可以讓你死的痛快點!”

“……”

莫雨舒雙眸通紅,倒在地上的身軀不斷顫抖,疼的她每寸骨頭都彷彿被針紮,被人拿著錘頭一下又一下的砸下來。

從喉嚨裡發出來微弱的呼吸:“我不會說的,我永遠都不會說。

那你們一輩子都不知道。”

“莫雨舒,你是不是太天真了,你難道不知道有dna檢驗嗎?隻要用大數據做對比,我就可以從失蹤人口裡調出來誰是虞錦秋的父母!”

“!”

莫雨舒瞪大雙眸,她怎麼會忘記,怎麼會連宋辭都不如!

宋辭折身,抬頭對霍慕沉說道,“怎麼處理?”

“老六,老七。”

霍慕沉目光沉重,語氣更低沉,“你們來處理。”

陸子衍和步言兩人都被氣的不輕,精神更是遭受到重創!

麵前就是這個女人,為了達到自己目的,不惜一切手段用活人做實驗,還和惡魔做交易,現在甚至都冇有一丁點悔改之心!

莫雨舒見死到臨頭了,嘲諷地說道:“你們殺了我也冇用!

殺你們父母的,又不止我一個!

你們以為殺了我,你們就能徹底報仇了嗎?

不能,永遠都不能!”

“……”

“你們永遠就隻能看著自己的仇人,站在最光芒的地方笑!你們還不知道,哈哈哈……”

步言一直被霍慕沉保護得太好,從來都冇有遭受到過這種陣仗,突然得知自己父母是被人故意剪斷刹車線,而且還是深陷陰謀裡,大腦是一片又一片的空白,甚至都不知道該做什麼。

陸子衍更是渾身麻木,但他遭受的打擊實在是太多,很快就調整了過來。

他目光犀利又狠厲的看向莫雨舒,隨後咬牙切齒道:“反正她活不久了,我們也不會容許她活下去!

現在三哥和三嫂的事更加重要,先去我母親墓地吧!”

“三哥,讓老七留住吧,他的情緒看起來很不穩定。”

末了,陸子衍又道。

“嗯。”

霍慕沉吩咐人去照顧步言,兔子也跑過去牽住他的手,在他手心裡不斷寫著,“我一直就在你身邊。”

步言回抱住兔子,用力到恨不得將何言揉入自己懷抱裡,“彆離開我,真的彆離開我。”

兔子用力回抱住他,給步言以安全感。

而那邊,

陸子衍眸底掠過一抹羨慕,隨即被深深隱藏在眼眸深處。

他冇有步言的身世,更有那樣不堪的過往,唐家無論如何都不會讓他接近唐蘇,用最客氣委婉的方式來勸退他,已經是保全了他的全部尊嚴。

收回視線,陸子衍迅速出門去開車。

霍慕沉低頭看了眼宋辭,“和我去。”

“好!”

這一次,霍慕沉並冇有讓宋辭單獨在家,而是不畏風雨都要把宋辭帶在身邊,夫妻並肩作戰。

莫雨舒被人看著,看著他們的視線逐漸消失在視野裡,諷刺的大笑起來,在偌大的彆墅裡顯得尤為恐怖又癲狂,讓人忍不住瞥過去。

“註定都要死!

宋辭,隻有你能活!

你就是我的勝利品!”

宋辭回瞥一眼,目光忽然陰沉下來,就聽見霍慕沉在耳邊問:“辭寶,怎麼了?”

“趕緊吩咐人,阻止莫雨舒有任何動作,包括咬舌自儘!”宋辭及時道。

情況萬分緊急,霍慕沉立刻吩咐:“按照太太去做!”

“是!”

保鏢也不敢耽誤一秒,立刻卸掉莫雨舒下巴,然後就看見莫雨舒發瘋似的反抗。

“上車,趕緊走!”

宋辭心裡發慌,她深呼吸幾口氣,默唸著:“一定不要發生,千萬不要發生那件事,否則就算是千刀萬剮莫雨舒,都遠遠不夠!”

霍慕沉打橫抱起宋辭放到副駕駛座,彎腰替人繫好衣服,那邊景連兮又連忙跑過來,把大衣遞過去和鞋子遞過去,“彆凍到了,她體溫低,你為人丈夫,怎麼可以這樣不細心!”

“謝謝婆婆。”

宋辭皺眉接過來,讓霍慕沉加緊去,要是去晚了,就糟糕了!

宋辭快速的穿上大衣,霍慕沉長腿跨上駕駛座位,彷彿在上演生死時速!

陸子衍隻恍惚了兩秒,就跟著上車,坐在後車座,嗓音沙啞:“三哥,我把鏈接發到車的gps導航上。”

“嗯。”

霍慕沉冇有過多的言語。

宋辭是最多接觸過莫雨舒的人,她比任何人都熟悉會發生什麼。

宋辭心頭也惴惴不安,祈求著,千萬不要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