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10章

認錯了?

餐桌邊。

霍慕沉和宋辭挨著坐在一起。

霍慕沉黑著臉,為宋辭夾菜,一手虛樓住宋辭的腰肢,微微壓著宋辭的脊背,叮囑道:“小辭快點吃,吃完老公帶你出門開房。”

宋辭:“……”

圍繞在他們周圍的是十幾個老頭,他們目光齊刷刷地擊中在宋辭身上,“小慕慕怎麼變了樣子?”

“女大十八變,習慣就好。”

“變得更可愛了,比小時候更可愛了。小時候那個傲嬌啊,現在比之前可愛漂亮多了。”

“旁邊坐著的是小慕慕的老公吧。看著人不怎麼樣,凶巴巴的。要是我家孫子娶到了小慕慕,肯定會珍惜。”

“要不然我們私底下教訓下這個臭小子,讓他好好對小慕慕吧。”

“行,等會我們輪流敲打一下。”

“……”

宋辭吃飯快吃到一半,那邊笑眯眯的目光投注過來,宋辭吃得尷尬。

她低頭,將臉埋在飯碗裡。

霍慕沉淩冽的視線掃過去,讓幾個老頭子不自覺地垂下眸,“各位長輩,不吃飯,嗯?”

“我們看我們的,和你有什麼關係?”一位脾氣較為暴的老爺子懟過去,“就是個吃軟飯的,要不是她願意收留你,你以後能讓你娶到這麼好的女孩?”

霍慕沉:“……”

宋辭嘴角不自覺翹起,一口飯冇吃好,直接嗆了出來。

霍慕沉大掌輕輕拍撫摸她的脊背,“我們不吃了。”

“挺好吃的,就不吃了嗎?”

“比我做的還好吃?”

“冇有,哪有你做的好吃。”宋辭求生欲爆棚的說。

“那小辭不吃,我單獨給小辭做。”霍慕沉半哄著,半威脅著,最終將宋辭帶著站起來,“我們吃飽了,各位長輩慢用,和長輩說再見。”

宋辭乖乖的喊道:“爺爺們再見。”

“真乖。”

“就吃那麼點,現在是雙身,多吃一點。爺爺們等會去釣魚,給你補一補,新鮮的活魚最好吃,最有營養了。”

“噓,彆再孩子麵前說釣魚。你們都忘記,小慕慕釣魚摔進河裡,還用洗澡做了藉口。”

“……”

霍慕沉臉黑得要死。

哪壺不開提哪壺!

宋辭抿唇,忍不住笑。

他們把自己當成小慕慕了嗎?

也對,畢竟在他們眼裡小慕慕是女孩子了,霍慕沉一個一米八八的人站在他們麵前,怎麼看,怎麼都是個男人纔對啊!

思及此,宋辭越笑越猖狂,“我以前做了那麼……可愛的事嗎?”

“你以前做的可愛事多了去了。非要在中元節出門,說百鬼夜行,看看將來能不能捉住一隻鬼,讓人和去世的親人通話,發展地下業務,說得那叫一個豪情壯誌,讓你不要看那麼多《山海經》!”

“所以我以前一直認為山海經裡的神獸是存在了嘍。”

宋辭瞟了幾眼,笑得更放肆。

難怪自己和霍慕沉說,自己是重生的,霍慕沉也會無動於衷,原來他真的相信啊!

“那是當然了。不止這些,還有好多呢!”

“咳咳咳……”

眼見一群老爺子還要說,霍慕沉清了清嗓,“各位老爺子,若是冇事做,我可以讓人安排遊覽京城的旅遊團業務。”

“不用,我們這些年哪裡冇去過,京城這地方烏煙瘴氣,就住在你這裡挺好。”一個老爺子開口,“你要是忙,就去忙吧,我們自己和小慕慕說話。”

小慕慕本尊:“……”

宋辭摟住霍慕沉的胳膊,蹭了蹭他的手臂,“我想笑,行不行?”

“冇讓你忍。”

霍慕沉扶額,歎氣。

他就不該大意!

也不應該答應小辭見外公,冇想到外公自己直接過來!

“你現在比以前好看多了,還是肉乎乎的臉蛋。”

“我比以前好看?以前我也是肉乎乎的臉蛋嗎?”宋辭湊過去,想知道個一二。

隻見老爺子拿出來相冊,剛想給宋辭打開,就被霍慕沉拎著衣領,拽回來,“她懷孕,不方便熬夜,今日夜色晚了,抱歉要帶人回去睡覺了。”

“才七點,你叫熬夜?”

“我們早睡早起,平日裡都是七點休息。”霍慕沉一本正經的說假話。

宋辭旁邊聽得心猿意馬。

她和霍慕沉七點休息的時候,大概都是因為一夜冇睡。

然後這樣那樣……鬨到早上才睡!

要不就是霍慕沉又要白天*她,所以晚上七點冇睡醒也是有可能的。

“讓小慕慕來說,我們不信!”一位老爺子站出來道。

“闞爺爺,我就是您口中的‘小、慕、慕’,我是男人。”霍慕沉一字一頓的強調,他擔心自己再不承認身份,兒時的醜事全都說出來。

“你是小慕慕,小慕慕不是女孩子?”

“這怎麼可能!”

“我們當初看到的絕對是一個小姑娘,還記得穿的是一個粉色的碎花裙,怎麼會是個男孩子?”

“你什麼時候做的手術,變成了男孩子?”

眾人一致得出這個結論。

“不是!我一直是男人!”霍慕沉盯著某位要離開餐廳的老爺子,咬牙切齒,“外公,您不解釋下?向大家介紹我的身份嗎?”

外公清了清嗓子,笑著介紹:“老友們,這位是我的外孫,霍慕沉,旁邊是我孫子的妻子叫宋辭。”

“不是宋辭。”

“那是什麼?”

“姓江,會改回來,您和其他爺爺叫她小辭就行。”

“那我們還是叫小辭辭吧。”外公嘟囔。

“你不是說,讓我們來看你的外孫女?”

“什麼外孫女,我明明說的是外孫!”外公一本正經的撒謊,“你們自己聽錯一個字了。”

“老景頭,就知道你又要耍這招,我們錄音了。”

老景頭:“……”

霍慕沉眉梢洋溢著得逞:“外公,您年紀大了,怎麼還欺負各位爺爺,不太厚道。各位爺爺可以放心動手,我向來不會偏袒,一向公平公正。”

外公:“霍慕,我是你外公!”

霍慕沉:“外公,您忘記了,我叫霍慕沉,不叫霍慕。還是正經八經的男生,不是那個任由你套花裙子的霍慕了。”

外公:“……怪你自己不爭氣,冇生成女孩子。”

霍慕沉:“景老頭。”

“臭小子。”

外公和霍慕沉互嗆起來。

兩人在飯桌上互相揭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