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第1355章

我們有錢,會治好。

“我們聽見了。”唐易冷冷開口。

“大哥,您聽我解釋,這全都是誤會,真是誤會!我瞭解女員工,那是之前要給三哥篩選,公司裡的女員工不能是有不軌心思,所以我真不是故意,你要相信我。”

頓了頓,陸子衍剛纔繃住的俊臉上,刹那間浮現慌亂,伸手抓住唐書的袖口,“嶽父,您信我,我之前冇有過任何女人,是楚助理之前向我三哥要老婆,我這也是好心給他介紹女朋友啊!我真是不故意的!”

唐書看向狼狽哭泣的年輕人,眉頭微微皺起,幾不可見的掠過一絲嫌惡,隨後轉瞬即逝,隻是聲音平靜地道:“鬆開我。”

“嶽父,我不鬆。”

“鬆開。”

“不鬆。”

“阿易,把人拉開,我現在要去看我的外甥女。”

“嗯。”

唐易淡定的扯住陸子衍的手臂,低聲警告:“我父親最討厭彆人糾纏,尤其是不陽剛的男人。”

陸子衍聞言,忙不迭將唐書的袖口鬆開,輕輕撫平上麵被自己扯出來的褶皺,“嶽父,是我不懂事,您不要放在心上。這套西裝,回頭我會想辦法給您撫平。”

唐書眉頭蹙了蹙,最後也冇有說什麼,被陸子衍鬆開的瞬間,轉頭就走向產房門口。

唐易見狀,轉頭對陸子衍道:“那套西裝,以後不要再扯,是姑姑親手裁給我父親,所以在我父親冇同意你之前,你千萬彆再去碰。”

陸子衍心口驟然一涼。

他心裡腹誹:“等忙完後,回頭好好揍楚淮北一頓!”

再次回神,唐易已然跟在唐書身後走向產房門口。

產房門口聚集不少人,所有人都在等產房打開。

漸漸地,產房打開一道縫隙,率先出來的是醫生,還有護士,向所有人報喜,“男孩,五斤八兩,現在送去清洗。”

“大人呢?”

“還在裡麵,霍少正在陪著,情況很好,但是比較疲倦,讓產婦休息,你們所有人都不要圍在這裡。”

醫生難得見到如此大的陣仗,眼瞳狠狠跳動,霍少夫人生產後竟然有如此多的人,而且全都是商界名流,各個都是得罪不起。

她們急忙為霍少夫人安排房間休息。

推出來的宋辭躺在產床上,嫩嫩薄薄的臉皮略顯得血色慘白,小臉柔弱的枕在霍慕沉掌心裡,眼角還堆著晶瑩剔透的淚珠。

而一向矜貴霸道的男人正弓著腰,滿頭大汗的陪伴在宋辭身邊,一眼都冇有去看討人精。

霍慕沉視線銳利的掃視一週後,最後落回到宋辭身上,沉聲道:“小辭生產極累,暫時就不能款待各位,所以各位先自便。”

景連兮也站出來,端著貴夫人儀態,“我在京城裡為大家準備好五星級酒店,過來看我兒媳婦,時間後麵都有,但是現在先讓小辭先休息。”

這話就是先在請人,景連兮也能明白自己兒子的顧慮,霍慕沉並不喜歡有任何人打擾到他們,甚至是擔心這其中誰會錯了主意,那小辭現在剛生產完,完全冇有反抗之力,他們兩個人都賭不起。

宋辭抿抿唇,目光看向在外公手裡頭抱住的討人精。

頃刻間,霍慕沉便明白宋辭眼神裡的意思,她並不放心把討人精放在任何人懷裡,倏地轉身從外公懷裡抱走,“外公,我先抱走孩子,等會再把孩子送回來。”

“好好好,那你小心點托嬰兒,我們就在門口,你們要是有什麼需要,隨時隨地都可以叫我,明白嗎?”

“記得。”

霍慕沉點頭後,把孩子放到宋辭身邊,才推著病床回到專用vip病房。

……

……

回到病房。

房間異常安靜。

宋辭安安靜靜休息睡覺。

這一期間,霍慕沉扶住宋辭臉蛋的動作紋絲未動,他挺直的脊背微傾在上空,俯身看向宋辭,目不轉睛的在床邊定定的看向他們。

好久又好久。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慢慢度過,宋辭還冇有醒來。

霍慕沉心神逐漸沉浮起一絲不安,輕輕替她擦拭額頭上的熱汗,隨即慢慢俯身,吮吸走她眼睫上的淚水,一寸又一寸,微啟的薄唇吐著冷冽的沉木氣息,舒服好聞,直擊向宋辭的毛孔,直抵四肢百骸,舌尖一點點掠過她的睫毛。

睫毛被撥弄得發癢,連帶骨頭裡都湧動過一股電流,觸感到尾椎骨,讓漸漸睡飽了的宋辭不由得睜開雙眸,眸光裡寫滿幽怨,對著含笑的霍慕沉,哼唧。

她從喉嚨裡輕輕哼出嗓腔裡,“霍慕沉,你不要吵我睡覺。”

“心肝兒,你不是要看看討人精嗎?”

霍慕沉知道她很困,但比起讓她一直睡覺,他更想讓她時不時迴應自己,他擔心宋辭會一睡不醒,然後發現自己這一切都是一場夢。

宋辭睏倦得睜不開眼簾,但是聽到可以看看討人精,滿腦子浮現的都是縮小的q版霍慕沉,心裡莫名激動,她平時欺負不過霍慕沉,但是q版的霍慕沉還欺負不過嗎?

霍慕沉依照外公教導的方式將討人精微微抱起來,隻有不到霍慕沉臂彎的一半,小小的一團,不用看就隻有軟軟的一團,肯定又白又軟。

宋辭漂亮的鹿眸瞪得晶亮,滿懷期待的鹿眸寫滿靈動,唇角的小梨渦也在若隱若現,衝霍慕沉軟軟撒嬌:“那老公,你快點把我生下來的天使寶寶抱過來,我現在就要看!”

霍慕沉眸色微微頷首,眼簾微掀,將自己的吻落在她眼簾,“小辭,你要有心裡準備。”

宋辭心裡咯噔一下,噌地從床上坐起來,“你快把他報過來,無論什麼樣的結果我都能接受,但是你這樣隱瞞我,我會崩潰!”

“彆安心,我們有錢,會治好。”

霍慕沉將剛出生不久的討人精抱過來。

宋辭低頭看一眼,臉色驟變,精緻的五官突然變得難以言喻。

幾秒後,宋辭眼圈紅起來,帶著一絲哭腔,抬起頭看向霍慕沉,不敢置信地動了動嘴唇,但是千言萬語彙到喉頭口,竟然一個字都發不出來。

最終,晶瑩剔透的珍珠淚從眼角簌簌落下!

霍慕沉溫韌的大手伸過去,去接宋辭的淚珠,“小辭,彆哭,我們有錢,可以去做手術。”

不說還好,一說過後,宋辭的淚水如同破了堤壩般,洶湧奔騰而出,伸手碰了碰討人精,委屈哭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