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公,你剛纔是不是故意暗示我,藉此機會要更多的利潤?”宋辭俏紅著臉頰,問道。

“冇有暗示。”

“冇有暗示?我還以為你暗示我,不過ak還讓給我們利潤了。”宋辭就差邀功了,一張明媚小臉就在霍慕沉麵前晃來晃去。

霍慕沉唇角勾起,扣好安全帶,一隻修長如玉的手指才挑起她的下巴:“你是想讓ak讓步才故意以身涉險?”

“……確實想過,ak總是刁難m&r,我們當然不能被欺負。”宋辭傲嬌哼哼,驕矜的不得了。

“所以你明知道安麗娜故意陷害你,你還要過去?

小辭,你告訴我,你還知道什麼?”

霍慕沉低聲誘導。

他充滿荷爾蒙的氣息就在唇邊噴灑著,宋辭被熏得臉頰緋紅,唇瓣染上他的氣息而變得格外瑰麗。

“……冇,我冇知道什麼了,就是想看看她是什麼把戲。”宋辭嗓音低低。

霍慕沉斜扯了下領帶,邪笑一聲:“小辭,你確定嗎?”

他彎腰咬著她耳尖。

宋辭嚶嚀了聲,身體軟成春水:“……確定。”

“那讓我來告訴你,恩?”霍慕沉舌尖剮蹭她的耳蝸,往她耳朵裡送著撩人的氣息:“你進e星隻是要安麗娜的職位,還特意把安麗娜攆走,今天你一直在找機會?”

“……”

尼瑪,都猜到了!

宋辭頓時就冇了邀功的心思,還有點瑟縮。

“告訴我,是不是?”

“恩,是。”

“你知道了什麼?”霍慕沉撩撥著在他懷裡軟成小奶貓的宋辭。

宋辭咬住貝齒,湊到他懷裡,不言語,隻是用小腦袋蹭著他胸口。

霍慕沉看著她蹭來蹭去,突然扯開她的手腕,正襟危坐在駕駛座上,眸色幽深不見底,唇瓣繃得緊緊的。

邁巴赫上路的速度堪稱是飆車。

有那麼一兩秒,宋辭還坐在副駕駛座上冇反應過來剛纔發生了什麼,就感覺到邁巴赫不斷超車,嗖嗖嗖的速度,車窗過往的風直直刮到宋辭嬌嫩的臉頰上,有些疼且癢癢的。

等她再反應回神,車輪旋轉漂移到霍園門口。

從酒店到霍園門口,用了不到半小時。

宋辭還冇完全反應回神就被男人從車上扯下來,直接打橫抱到沙發裡,俯身溫柔壓住身下,凸起的喉嚨偶爾上下滑動。

“乖,寶貝兒,你知道了什麼?”

霍慕沉啞透了的嗓音在她耳邊盤旋繚繞。

“……”

宋辭咬住紅唇,斷斷續續道:“我不知道,安麗娜和宋嫣然是好朋友,我懷疑安麗娜會使壞,而且她們都和陸懷可很熟悉。”

霍慕沉聽到‘陸懷可’三個字,火氣蹭蹭衝到腦海裡,使壞的捏了下她。

“疼~”

她眼角逼出兩滴眼淚,但顯然是嬌羞的。

“彆讓我從你的嘴巴裡聽到你說其他男人的名字。”他陰呲。

霍慕沉領口被解開,露出一截蜜色的脖頸,喉結滾出粗重的呼吸,拖住她的臀狠狠壓向自己。

宋辭今天心情美麗,乖巧點頭,如同初生小貓咪。

鈴鈴鈴!

霍慕沉西裝褲袋裡的手機在不斷響。

“……手,手機在響。”宋辭唇息間胡亂找到聲音,她衣衫半截掛在霍慕沉身上。

“不用管。”

霍慕沉緊抿著唇瓣,低頭擁吻著宋辭。

可手機鈴聲接連不斷的在響,大有一種‘你不接,我就一直打下去’的趨勢。

霍慕沉皺起眉頭,鼻息滾燙,噴灑在她的臉頰上。

宋辭閉上眼睛,摟住他的脖頸,感受到他長臂扯掉西裝,裡麵的手機也垂墜在沙發旁邊,緊接著,長指摁通接聽鍵,也在胡亂中摁開了擴音。

“阿沉?”

一聲溫柔似水從電話裡傳來,猶如清泉流水。

宋辭身體一涼,倏地睜開眼眸,躲避開霍慕沉的糾吻:“是誰?”

霍慕沉的號碼知道得人不多,而且能開口叫霍慕沉‘阿沉’的人更少了。

霍慕沉見她分心,忍不住掐了下她。

對麵的人似乎冇聽見,極度不識趣的自顧自說:“阿沉,我今天回國了,冇能及時參加你的慶功宴會,特地來和你說一聲謝謝,不如我一會請你吃飯吧。

隻不過我現在在華城機場,你能來接我一下嗎?”

宋辭心底冷笑,揪住霍慕沉的領帶,陰陽怪氣的道:“阿沉,人家正叫你去接她呢,你不去嗎?”

霍慕沉蹙眉,見到宋辭塗著熱氣,故意勾著他的心尖兒:“阿沉~你是想去接她,還是想和我在一起呢?”

“小妖精,吃醋了?”

男人似笑非笑的調侃她。

宋辭冷哼,抬頭咬了下他光潔的下巴。

霍慕沉享受著宋辭如小貓咪輕舔的動作,身心舒服得半眯著眼眸,發出一聲舒服的悶哼。

“阿沉,你是怎麼了?我聽見你那邊有什麼異樣聲音,我現在趕緊去找你吧。”女人柔婉嗓音帶著縷縷的擔心,儼然一副‘女主人’的姿態。

“阿沉~你到底要誰呢?”今夜的宋辭妖冶似火,眉眼裡儘數是嫵媚。

“小心肝兒,當然要你!”

霍慕沉本來想著快速回到霍園,一定要狠狠教訓下她,免得下次再這麼不知天高地厚,不分輕重。

宋辭被人引到備用換衣間是宋嫣然無意傳到他耳邊的,霍慕沉當時隻覺得心快跳到嗓子眼,氣憤她以身犯險,險些出了事。

他拎著她耳朵,說了多少次讓她好好愛惜自己!

可宋辭倒好,直接把他的話當成耳旁風,非但不避開彆人設計的圈套,還眼巴巴的踩進人家的圈套。

是嫌棄自己身上的傷勢不夠多?

教訓了人以後,他絕對不會再讓宋辭有機會和那些人接觸一丁點。

這是他原本最初打算,所以直到電話響起來前的那瞬間,他身體都是緊繃繃的。

但這一刻。

他被熱情似火的宋辭撩撥得身,心,渾身上下的每一處血液到骨骼就隻有一個念頭!

好好收拾這個小妖精!

“宋辭,我要你!”

他咬牙,隱忍而壓抑的吐出一句話。

“我隻要你!”

宋辭仰頭被迫仰頭迎接他毫不掩飾的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