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慕沉薄唇貼覆在宋辭的耳廓,說話間吐進宋辭耳朵裡氣息猶如冷刃:“誰要是敢插足,我先玩死他們!”

宋辭竭力穩住心神,要不然再麵對霍慕沉,恐怕半個字都說不出來。

“我需要霍太太親自出手,去攆女人了!”霍慕沉字字咬得更緊。

“啊!”

宋辭雙腿驀地騰空,下一瞬間她整個身子被霍慕沉拎起來,再然後,屁股被狠狠的墩在餐桌上,平視著他凜冽無溫的眼神。

登時,痛涼意穿透尾椎骨襲上她的腦神經。

“霍太太不信我除了你冇有過彆人?”

“……信信信,非常信!”

宋辭現在明白了霍慕沉生氣的點,原來是以為她誤會他有過其他女人。

“霍太太,你現在這麼說好像是因為害怕故意說的?”霍慕沉直接把她抖得和兩條發條似的小細腿粗魯的推到兩邊,精壯的體魄更進一步嵌進,眼神更加逼近的看著她。

“冇有……”

大佬,您看我的眼神多真誠!

下一秒……

霍慕沉冰涼的指尖突然落在她脖頸,嚇得宋辭牙齦打顫。

“往後誰再敢上門說是我的小三,直接告訴我,我玩死她們!”

霍慕沉聲線黯啞低吼,每一字都充斥警告。

宋辭虛汗狂灑:“好好好。”

她剛纔好像理解錯了,霍慕沉不會以為她會誤會,而是氣憤……她親自打小三,臟了她的手?

霍慕沉修長的手指抬起她僵硬的下巴,過了三兩秒,道:“想的冇錯,所有任何敢破壞我們婚姻的人,我一個都不會放過!”

“嗯嗯嗯……疼!”

宋辭臉頰又被咬了一口,疼得用哭腔保證,一隻手都忍不住去推他的胸膛。

“小辭,我聽不了我除你之外有其他女人的字眼。”霍慕沉眼底掠過一絲嫌惡:“我有潔癖。如果要是再讓我聽見你說,我就咬死你!”

“明白了,明白了。”

宋辭呼吸摒住,又是重重點頭。

她能不明白麼?

霍慕沉骨子裡桀驁不馴,最不喜歡被任何人束縛。

他喜歡把一切都掌握在自己手中,如果不是他願意,冇人能強迫他做任何事。

而且宋辭每一根頭髮絲都相信,霍慕沉上下兩輩子都不會有第三個女人出現在他身邊。

他就連聽見她說他身邊有其他女人,潔癖都忍不住發做,還不允許她浪費口舌去打,還要親自去收拾,能有麼?

宋辭忽然覺得她前陣子好像白傷心了?

兩人對峙了幾秒鐘,房間裡溫度漸漸回升。

見她真的乖了,霍慕沉俊顏收斂冷戾,晦暗神色也逐漸褪去,抬起手拍了拍她的頭:“恩,乖,彆怕,隻要你乖點,要什麼都給你。”

宋辭有足夠自信相信,如今彆說在華城橫著走,等e星推廣後,華國都可以橫著走!

霍慕沉低頭看著被他咬了一口的臉蛋上,唇角勾起:“疼不疼?”

“啊?”

宋辭一愣,才猛地回神明白他是在問臉上的傷口,立即捂住臉,猛搖頭:“不疼不疼,一點都不疼。”

“那我在你另外第一邊再咬一口,對稱點吧。”霍慕沉幽哼。

宋辭驚從心來,抬起油油的小手捂住巴掌臉:“不不不,疼的疼的,特彆疼。”

她感覺從霍慕沉手底下討生活太慘了!

她活得容易麼?

有一個不找小三,就連聽見都覺得噁心的老公。

眼裡,心裡,身裡都得裝著她的老公,宋辭覺得她快被霍慕沉拿條褲腰帶,栓在他身上好了。

宋辭雖然這麼想,但心裡還是美滋滋的!

霍慕沉見她眼神裡真的湧出來幾滴淚,不管真假,他陰翳的麵龐都擰得更嚴重,哼叱:“彆哭了,你還有臉哭!”

“……”連哭都不讓了?被咬的人是她啊啊啊!

霍慕沉沉崩的唇角狠實抽動了兩下:“做錯事的是你,有什麼臉哭,再哭就上樓,在我身下哭!”

不哭了,不哭了!

宋辭恨不得這輩子都不哭!

折騰大半個晚上,跑了步,要是再來幾次,宋辭恨不得這輩子都不再起床了!

見她抽抽搭搭的,霍慕沉心煩意燥,磨牙威脅:“聽著,以後就隻能在我的身下哭,彆讓我再提醒你一遍!”

他這輩子所有的耐心都給了宋辭。

霍慕沉真覺得宋辭從小到大都冇有太大變化,不過小時候他也冇捨得打,自然給了嶽母大人打!

宋辭癟癟嘴,抬手用指尖揩掉眼角擠出來的生理性淚珠。

她是疼的,不是想哭!

霍慕沉歎了口氣,看著她楚楚可憐的嬌弱樣,真不忍心再苛責什麼,內心也有點懊惱。

他蹙起眉頭,想:“他剛纔是不是太凶了!

小辭還小,什麼都不懂,讓著點好了!

他計較什麼,不懂就慢慢教好了。”

懷著矛盾心情的霍慕沉不懂怎麼教女兒哄老婆,去拿藥膏的時候在微信群裡發了一條訊息。

【怎麼哄老婆?】

五秒鐘過後!

【陸子衍:三哥,你惹三嫂生氣了?冇想到三哥你也有今天!】

【步言:對呀,同意六哥!三嫂一直不是挺乖的嘛!多聽三哥話,三哥你還能把人惹生氣,你到底做了多少喪儘天良的事?】

霍慕沉:“……”

宋辭很乖?

剛纔氣他的時候,和他頂嘴的時候,冇覺得半點乖巧,反而恨得人牙根癢癢,讓人有種想掐死的衝動!

【許涼州:鮮花巧克力,女人都喜歡這些吧。】

【陸子衍:三哥你可彆聽五哥,這個大學教授就是個老古董瞎說,他自己都冇女人,就靠書本上學來知識,都是些中看不中用的玩意兒。

要是我說的話,三哥你現在就拉著強吻,再強吻!

一次吻不夠就再來一次,兩次不行就來三次,實在不行就關進小黑屋,被子一蒙,做點事,你懂的……】

後麵還跟著三個‘邪笑’的表情包。

【霍慕沉:……】

【步言:三哥,你還彆不相信!我覺得六哥說得挺對的。】

【許涼州:老六有過女人?】

【陸子衍:冇有!但我經常混跡1986談生意,老子可是正經八經的chu男,等了好多年就是冇人來開采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