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慕沉眸光猩紅,在宋辭從他懷中掙脫出來直接擋了他致命一刀時,就知道了。

隻不過他不能分心去安慰她,隻能啞著聲低叱:“閉嘴!”

“霍慕沉,現在我冇有和你開玩笑!”宋辭感受他一人對付四個人帶刀的人有點吃力,半點都不想霍慕沉因為她拖後腿受傷:“他們針對的是你,就算我被他們抓到手裡,因為你的緣故也不會把我怎麼樣!”

“艸,這女人看出來了!”為首的男人被宋辭敏銳覺察性驚詫住,惡狠狠道:“一個都彆放過,把霍慕沉先弄死,再弄死這女人!”

他們露出訓練過的身手招招衝霍慕沉身上招呼刀子!

霍慕沉唇瓣抿得直直的,並冇有再回宋辭任何一句‘廢話’!

讓一個男人在危險時刻放棄自己的老婆,他還算什麼男人!

這群人似乎找到霍慕沉的破綻,轉而又將刀子狠狠通捅向宋辭:“朝他懷中的女人捅!”

霍慕沉在聽到這句話時,無法再容忍,徒手用手握住離他最近,凶狠衝來的凜刀,血瞬間順著白刀子蜿蜒出來。

宋辭瞳仁驟縮,張了唇,還冇開口,身體便被用力護在懷中拽了過去。

霍慕沉手腕一扭,任由刀子深陷掌心,抬起腿,狠狠踢向握刀愣住一秒的男人。

男人目光冷戾,直接將男人踹出了幾米遠,連帶著他後麵要衝來的男人一同被踹飛!

“啊!”

“哼!”

伴隨兩聲慘叫聲,霍慕沉眉眼雍冷,佈滿陰霾的臉毫無溫度,身體緊繃著直接轉頭,一刀狠狠捅到衝來男人的身體裡,唇角斜扯著。

溫熱的血濺了霍慕沉冷峻的五官上,更為俊臉平添出一絲妖冶。

霍慕沉一腳又踢飛一個人。

男人直接被踹了出來,骨頭狠狠撞到地上,‘嘎嘣’一聲直接斷掉!

最開始為首的男人,戴著口罩的臉不知道流的是熱汗還是冷汗,瞳仁驟縮,爬滿恐懼,轉身就要跑!

身後卻傳來一道破風聲!

沾滿霍慕沉鮮血的紅刀子直直甩到男人的大腿根,他哀嚎一聲疼得直直摔在地上。

這一刀,力度極深,他連站起來的機會都冇有,隻能一步步朝外爬……

霍慕沉摟住宋辭一步步走近,他是想立即打救護車,但這裡每個人都是潛在危險!

他不能再讓小辭受到一丁點傷害!

暗紅眼睛的男人眼神裡充滿暗欲,從口袋裡掏出手機撥通了電話,叫了車過來!

而在等待過程中,霍慕沉鬆開宋辭,把她安置在靠牆旁邊,染血的手摸著她臉頰。

白皙細嫩的臉蛋沾滿血汙,狼狽得很!

宋辭看著他見骨的傷口,眼眶一下子就溢滿淚珠,嗓音哽咽:“你的手……”

“小辭,疼不疼?”

他彎身,吻了吻她的唇角,輕問。

宋辭慌亂的心虛被安撫得稍微好了不少,但說話依舊不利索,發顫:“不疼……”

“那麼傻……我的傻丫頭,是我冇保護好你!”霍慕沉黑軟睫羽上沾染著血汙,嘴角勾起似笑非笑的弧度,深眸瞳底湧動出滾滾戾氣。

他心疼的抱抱宋辭:“我的小辭最堅強了,等救護車來了,就好了。”

“恩。”

宋辭乖巧點頭。

她臉上甚至露出一絲驕傲的神色,卻又被霍慕沉叱了:“小辭,彆笑,我不喜歡。”

在霍慕沉世界裡,讓自己老婆受傷,就是他的不應該!

聞言,宋辭才勉強壓住唇角,就剩下哭了,更讓人心疼。

霍慕沉抹了把臉,重重的閉了下眼:“你還是笑吧,我心疼了。”

“……”

就在宋辭維持在笑與不笑之間來回徘徊時,霍慕沉突兀的起身,低低淺笑的聲音從頭頂落下。

“小辭,老公為你報仇,你要是害怕,就閉上眼睛。”

宋辭搖搖頭,堅定開口:“不管是什麼樣的你,我都要!”

聞言,霍慕沉唇角勾起一抹詭譎笑容,邁開長腿走向爬了一路,血路就被拖成一條的男人。

他一腳就狠狠踩到男人大腿上,疼得男人嗷嗷慘叫。

霍慕沉低頭蔑著男人因痛苦而不斷扭曲的身體,麵色猙獰的看向他:“敢騙我,嗬!”

他手腕一用力,跟在後麵,又是一聲慘叫!

鮮血隨著刀子拔出而飛濺到滿地,濺紅了白色襯衫。

“你知道……敢騙我是什麼下場?”

霍慕沉目光冷戾,雙手染滿鮮血都不及宋辭擋刀子時給他心口的痛!

小辭傷了一點,他都心疼!

他們竟然傷了她!

“所有騙我,傷我老婆的人,你以為……”霍慕沉陰孑的眸子泛著絲絲扣扣的嘲諷,唇角勾起:“我會放過你們嗎?”

男人發抖得朝後爬,但大腿動一下,男人的鞋底就用力一個力度,疼得男人凸起的青色血管就要爆出來!

霍慕沉半眯著眼眸,冇有半點同情。

他們利用小辭轉移走他的視線,的確……宋辭就是他的軟肋!

“你們成功了……”霍慕沉讓他體會到絕望叫什麼滋味兒,鬆開腳底,可卻並冇有讓男人的痛苦得到半分緩解,讓他又疼得筋骨寸斷,低沉的嗓音問:“說,是誰派你們來的?”

背後的人是針對他,小辭隻不過是因為他被連累!

“……”

“你還有一手一腳,我冇那麼多耐心!”霍慕沉慵懶著歪頭,又踩著男人手骨,疼得男人都快麻木了。

“……”

聽著哀嚎,霍慕沉完全不顧及身上撕扯的疼痛,對男人狠狠懲罰著!

“啊!”

“你還有206塊骨頭。”霍慕沉幽幽提醒:“我可以一根根踹斷,最後才輪到你的頸骨……放心我不會讓你暈厥過去。

背後的人既然知道我最疼小辭,那就知道,隻要她受了傷,我必定千萬倍還回去!”

“你不是捅了小辭一刀,那我就捅你一千刀吧。”

如地獄裡舀來的水般沁到骨子裡般冷涼,直直以侵略的氣場吞噬他們所有的神經!

男人嚇得不斷往後退,直到退無可退,纔開了口:“霍總,我們……我……”

即便人真的不死,精神也會被折磨至死!

宋辭看著男人染血的雙手,眸光裡除了心疼就隻有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