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子衍嗤了一聲:“什麼不告訴彆人,就是不知道吧,就嘴巴說得好聽。”

霍慕沉看著宋辭皺起的小臉,薄唇輕抿,深邃的眼眸漾起一抹淺淺的笑紋。

微風劃過,吹起宋辭的黑髮。

宋辭唇角微勾,酒窩勾起。

男人餘光掃到不少人用驚豔的目光看著她老婆,一條長臂不動聲色的延展到宋辭身後,側身擋住媒體拍照。

他深深盯著宋辭越來越紅的臉,恨不得把人揉入骨髓裡。

霍慕沉目光微微收緊,迅速轉身,把人打橫抱起,腳步走向電梯,壓低喉嚨聲腔就隻有兩人能聽見。

“霍太太,這是勾引我?”

媒體霍少就這麼直接把人帶走,還想挖點猛料,這時陸子衍緩步走了出來。

“各位媒體新聞釋出會的時間到了,如何寫報道,相信各位媒體人心中都有數。”陸子衍可比霍慕沉張揚,他看不慣誰都直接說,但整死你也不可商量。

這威脅……赤果果。

陸子衍回頭的時候已經看不見霍慕沉的身影,嘴角抽搐著,邁著步伐上樓,順道在小分群裡發了個訊息。

【快看華城今日新聞,三哥帶老婆要亮瞎你們的狗眼了。】

宋辭被霍慕沉帶進電梯,脊背貼著男人的掌心,大眼水潤水潤的與他對視,衝他心無城府的笑:“那請問霍先生,被我勾引到了嗎?”

霍慕沉微弓著背,宋辭大半個身體都被他包籠在陰影內,兩張臉近得,能夠數清楚宋辭根根分明的黑長睫羽。

“你說呢?”霍慕沉淡淡勾唇。

“我說的話,那肯定是被我勾引到了啊,畢竟霍先生可是霍太太的青梅竹馬,還兩情相悅。”

宋辭把閃亮亮的鑽戒如同獻寶似的他亮了亮。

“宋辭,你變得真不像你了。”

他抬了抬頭,挺拔的鼻梁靠近宋辭,溫柔蹭了蹭她的鼻尖。

望著驟然在眼前放大的俊美麵龐,宋辭清潤的眼神裡閃過一絲迷離,她其實有些緊張,擔心她變化得太快會引起霍慕沉懷疑,讓他討厭。

宋辭在心底歎了口氣,仰頭嬌憨似的笑起來:“那我像誰呢?”

“我本來就不是宋辭,而是霍先生的霍太太。

霍先生對霍太太一往情深,我要是代替霍太太好好愛霍先生,爭取把霍先生牢牢栓起來。”

“嗬,霍太太嘴巴不錯。”

“那是當然,我可是學過法律的,倒背如流。”宋辭學輔修的專業其中就有法律,她雖然吊兒郎當,但學的課真是多,也不知道當初學校怎麼安排的。

霍慕沉伸手提起她的細腰,將她正麵半掛在他身上,如同抱孩子般。

他扯唇,不吝親昵,在她耳邊低低說:“我說你下麵那張小嘴不錯。”

“霍慕沉!”

流氓啊!

警察叔叔,這裡有流氓!

叮咚!

突然電梯門開了,宋嫣然站在電梯正中央,見到宋辭掛在霍慕沉身上,兩條腿勾在男人勁壯的腰間,而男人的手正拖住她的pp,無比親密。

一瞬間眼眸深處翻湧出憤怒,她深吸幾口氣,強迫隱忍。

半晌才找回自己的聲音,道:“小辭,妹夫。”

聲音傳來的刹那,男人眼眸陡然陰詭冷漠,拘謹緊繃得和電梯裡判若兩人。

清冷禁慾和邪肆撩人在霍慕沉身上體現得淋漓儘致。

宋嫣然有些怔住。

電梯是霍氏的總裁專用電梯,平常人進不去的。

所以她是先做了電梯,又踩著高跟鞋爬了兩層樓,想著要單獨和霍慕沉相處解釋,冇想到他們在電梯裡……

肯定是宋辭勾引他。

她盯著宋辭那張清澈明媚的臉,又氣又恨,明明都是一個父親生的,可樣貌完全不像。

宋辭遺傳了唐詩年輕時所有的美貌,眉眼生得靈動,純素顏也讓人覺得自然。她則是遺傳何美萍,姿色隻能算是中上乘,如果冇有精緻的妝容,卸了妝的她和宋辭哪站吹彈可破的小臉不能比。

她見宋辭冇骨頭的貼在他身上,暗暗啐罵:“狐狸精。”

霍慕沉現在還對她還有興趣,不過是因為婚約,隻是想玩玩。

其實他不愛宋辭。

剛纔那一切也不過是霍家做給媒體看的臉麵,他不是真愛宋辭,遲早都要把宋辭一腳踢出門。

宋嫣然想到可能是這樣,心裡舒服了不少,否則依照霍慕沉清冷的性格,又怎麼會輕而易舉為女人紆尊降貴。

在她走神時,霍慕沉皺著眉頭,已經把宋辭抱到了休息室。

宋辭剛剛在樓下戰鬥一通,又因為感冒,身體如同吹鼓起的皮球,突然被紮破了,神色懨懨,賴在霍慕沉懷裡,一步路都不想走。

“身體不舒服?”

宋辭低低道:“就是有點累。”

她餘光掃到跟過來的女人,瞳眸動了動:“老公,宋嫣然在霍氏就職?”

“不是你把她塞到我身邊?”霍慕沉反問。

“啊?是我……我有嗎?”

她有那麼愚蠢到把小三送到老公身邊嗎?

宋辭努力回憶一下以前做過的愚蠢事,她記得宋嫣然說過她想幫她退婚,不惜犧牲自己到霍慕沉身邊,企圖幫她找到揭穿霍慕沉真麵目的證據。

“md,我這是送了個情敵了,我不想讓她在你身邊。”宋辭極為不情願道。

“不許說臟話。”霍慕沉俯身為宋辭倒了一杯熱水遞過去,見她懶洋洋就靠在他臂彎裡,眉心蹙起:“讓她進公司,看的是你的麵子,你難受什麼?”

宋辭心情很不美麗,細白的手指絞在一起,悶悶低頭。

“你若不喜歡,辭退了就行。”男人聲音很平靜,偏頭湊近:“開心了嗎?”

隨著他的靠近,一股與生俱來的威壓混雜濃重的荷爾蒙頓時灑落,宋辭心臟頓時一陣收縮,想繃住地仰頭,可最終鬼使神差露出笑容。

她的確不想宋嫣然在霍慕沉身邊。

她快死的時候,就是宋嫣然在他的身邊,她要不是煽風點火,她也不至於連霍慕沉最後一麵都冇見到!

霍慕沉深幽的目光落在她巴掌大的臉上,片刻後才轉過臉看向遠方,聲音淡淡的,不帶有任何情緒:“你乖乖在這裡,想要什麼就去打電話給淮北,累就睡一會,我會給你我”

宋辭靠在沙發裡,點點頭。

霍慕沉轉身出門的時候,宋嫣然躊躇不安的等霍慕沉出來,她想和他單獨談談。

“慕沉,我有話想和你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