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唔……”

宋辭被堵住雙唇,又凶又猛的吻似懲罰。

半晌,宋辭才被鬆開,氣喘喘的枕在霍慕沉掌心裡,“啊啊啊,你怎麼吻我?”

“霍太太,我不能吻你?”

霍慕沉指腹溫柔摩挲著她紅豔欲滴的嘴唇,眸光深了些許,出口的嗓腔要比往常都冷都厲。

“我……你說過今天是最後一次吻我的。”

所以她纔敢吃甜食的。

宋辭很委屈的說。

“霍太太,我是昨天二十三點五十九分和你說的。”

霍慕沉麵色嚴肅,很嚴謹的提醒宋辭。

宋辭小臉一垮,看著他凸起的喉結滾動兩下,臉頰窘紅高了幾十度,語氣無辜:“可是我……我吃甜食了啊。”

霍慕沉捏著她後頸,掐住她腰,摁到軟毯裡,薄唇吻著她耳尖,聲音裡有幾分不滿:“吃了多少?”

“不……不多。”宋辭攤開白嫩的小手,露出一個小巴掌。

倏地,霍慕沉捏撚著她耳垂,危險的啞嗓:“是故意知道我不親你,揹著我偷吃東西?

小辭,看來你最近不聽話的次數越來越多了。”

宋辭心肝兒一顫,小腰一抖,心裡默默道:“如果她要是說她還要揹著霍慕沉,偷偷代言,會不會更加惹怒大佬?”

她還是不要說好了!

“小心肝兒,千萬彆做出來更不聽話的事,否則……”他慢條斯理的說:“下次就不是這個懲罰了,懂?”

“那下次會是什麼懲罰?”宋辭撲到他懷裡問。

“你覺得呢?”霍慕沉冷眸幽幽的瞥著她,不動聲色轉著話題:“剛纔看我,怎麼不進來?”

“看你睡得熟……”

等等!

宋辭眼神一亮,燃起小火苗!

尼瑪,又套路!

套路好深!

霍慕沉在無時無刻,何時何地套路老婆的路上肆意橫行!

好狠一老公!

他知道她剛纔進去看她,所以……“你從什麼時候醒來的?”

“你離開我懷抱我就醒了。”霍慕沉把人從懷裡拎出來,看著她亂飛的眼神,便知曉她又有話在隱瞞。

從喉嚨裡哼了聲,霍慕沉麵色浮著初醒的慵懶:“忘了是誰讓我抱著她才能睡,這麼快就忘了?”

宋辭心口顫了下,總覺得她吃的甜食都不及霍慕沉幾個字甜,低低恩兩聲:“我是看你工作太累,不忍心打攪你。不過我有幫你帶早飯回來。”

霍慕沉看著她,過了會兒,道:“小辭是在討好我?”

宋辭:“……”

關心下老公,有錯嗎!

不過宋辭的的確確是很少主動伺候霍慕沉,都是霍慕沉事無钜細伺候她,導致宋辭在生活技能上都快成為一個廢人!

好淒慘!

霍慕沉看著她頃刻間垮掉的明媚小臉,出口的嗓音不自覺放緩柔和了許:“不許再光腳不穿鞋在地上,還有不許再吃零食……從明天開始,員工食堂會取消對霍太太開放的所有甜點!而且你不許去餐廳,早午晚飯,我會親自帶你去吃!”

宋辭瞬間炸毛!

這……“你,霍慕沉,你不公平!你不能區彆待遇!”

“你是我老婆,有必要區彆待遇!”霍慕沉慢條斯理打開餐盒,正常早餐,幸好冇有給他帶甜品,否則他不介意直接吃宋辭。

畢竟……宋辭比甜品,甜,不是嗎?

“霍慕沉,你你……”

她‘你’了半天,居然找不到一個字去反駁!

當霍慕沉老婆,確實要區彆待遇!

宋辭說不過乾脆不說,氣鼓鼓的坐回沙發裡,冷著臉低頭畫圖,又在霍慕沉臉上畫了幾筆泄憤!

霍慕沉心情愉悅的欣賞著炸毛的宋辭,薄唇上卷,黑眸裡清光流溢,心窩的位置溢位來絲絲扣扣的溫柔疼惜。

等霍慕沉用過早餐後,挑著眉峰,坐回到宋辭身邊,捏起她的設計稿,冷冷道:“我的形象在你眼裡就是一頭狼……”

“你還我設計稿!”

宋辭好氣!

“委屈了?”霍慕沉修長的手指挑起她下巴:“不過小辭說得很對,我的確是一頭狼……不如再填幾筆,怎麼樣?”

他彎著脊背,貼到她耳側,一隻手貼著她指骨在紙張上畫畫,然後就看到他隨意勾勒了幾筆,一頭活靈活現的胡狼躍然紙上。

“你不要再畫了。”

宋辭在他懷裡掙紮著,忽然覺得室內的空氣都不那麼順暢了。

所以說,不能隨意調侃霍慕沉。

比如現在,霍慕沉似乎並冇有放棄逗弄宋辭的心思,而是提起素描筆在宋辭頭頂畫出貓耳朵還有小貓尾巴。

這讓宋辭瞬間想到他生日當天晚上,被撕碎的貓女郎睡衣!

宋辭掙著他左手:“霍慕沉,我不要……你不許毀壞我的畫作!”

“你畫它做什麼?”

“我畫來自己欣賞,不成?”

宋辭剛叫了一聲,所有聲音都卡在了喉嚨裡。

霍慕沉雙眸散發著狼性掠過獵物的精光,正鎖死她。

他說:“想欣賞我,不如直接看我,任你看,恩?”

宋辭貝齒咬唇,啪地把筆摔了:“不畫了,把手機給我,我下樓去工作。”

“今天在樓上工作,溫習霍家族譜!”霍慕沉不急不慢起身,走到檀木桌旁,從中抽取一厚遝檔案扔到茶幾上。

宋辭不情不願翻開一頁後,霍家錯綜複雜關係映入眼簾。

“這麼一本都是你們霍家族譜?”

宋辭鹿眸瞪大,好不無辜的眨巴眨巴,表示‘臣妾做不到啊!’

“恩,包括他們名下所有產業。”霍慕沉低聲解釋。

“還有五天時間,我還有程式冇寫完,你彆指望我能背下來族譜!”

她智商有限!

“冇指望你,隻需要簡單大概瞭解。”霍慕沉冷冷的道。

宋辭皺了皺眉頭,掛起兩行委屈淚。

一入豪門深似海!

“不背行不行?”宋辭豎起四根手指放到耳邊:“我發誓,到霍家就隻聽你的,剩下誰和我說話,我都不聽也不看!就乖乖在你身邊,守著你!”

“真的?”

霍慕沉挑眉。

“真的。”宋辭鹿眸散發著真誠不說謊的光芒:“我保證你去哪裡我去哪裡,就連你上廁所,我也寸步不離的跟著,總可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