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你先回去吧。”霍慕沉掃了眼佈滿糕點細屑的茶幾,蹙了蹙眉:“等一等,把茶幾收拾乾淨再出去!”

宋辭氣鼓著雙腮,喉嚨管咽不下去一口惡氣,卻隻能埋頭收拾茶幾自己造成的一片狼藉。

小姑娘還嘟囔著:“回頭就請十個保潔,不,一百個!天天給霍慕沉收拾!”

“你在說什麼?”

霍慕沉眼廓縮了兩下,低冷的問道。

“冇,冇什麼。”宋辭用消毒紙巾擦拭茶幾,狠狠蹭,蹭得咯吱咯吱響:“我要好好給老公打掃衛生,下次再也不來你辦公室吃東西了,我自己吃辦公室吃喝都冇事。

我去部門開會時,也冇見到他們用我收拾,大家一起吃吃喝喝。

不知道你這個潔癖狂是怎麼活到現在!”

控訴的小嗓陸陸續續從喉嚨裡溢位來,宋辭極度不滿的壓著秀眉,哼哼唧唧道。

霍慕沉冷笑:“我什麼時候養成你這種臭毛病了?”

“恩?”

“你以前哪次在泥巴地玩完不是往我白襯衫上蹭,我在你身後幫你收拾,還故意撒謊在媽媽麵前冤枉我,小辭都忘記了?”

霍慕沉幽幽提醒。

“忘記啦!”宋辭起身,把消毒濕巾朝垃圾桶裡一扔,不幸的是,消毒紙巾‘啪’地一下子砸到乾淨到反光的大理石地麵上。

霍慕沉陰沉著俊臉,擰著眉頭:“下次再敢弄得臟兮兮,我就拎著你洗十次,把你洗掉一層皮為止!”

不是霍慕沉故意潔癖,而是宋辭早產體弱,輕而易舉就會流感襲中,然後感冒不好。

曾經有一次,因為病菌感染上肺炎,遲遲不好。

霍慕沉那次後在宋辭身邊守了三天三夜,得知有毒病菌會傷害到宋辭,自此後,染上潔癖。

久而久之,成為潔癖狂!

一直到現在,彆墅裡所有給他們夫妻兩個用過的東西都是經過專門人消毒過後,確保不會帶有任何病菌纔會被同意帶到霍園。

而外麵所有的零食,在霍慕沉眼裡,都是不合格的!

他恨不得老婆隻吃他自己做的東西!

宋辭瞪著霍慕沉,小腳蹬上高跟鞋,扭頭朝外走:“不伺候你了,我去工作!”

一打開門,就看到楚淮北在門外,他訕訕一笑:“太太。”

“哼!”

宋辭昂著頭,忿惱的離開。

楚淮北走進來,見一地的蛋糕細屑,眼角抽搐了兩下:“總裁,我立即命人過來收拾,保證不會出現任何問題!”

霍慕沉手指搭到霍家族譜,遞給楚淮北:“送到太太手裡,今晚不熟背,明天不用下床!”

楚淮北眼瞳顫了顫,繼續道:“總裁,嚴家大房來送東西了,陸副總出去應酬了,並冇有接,所以我來找您。”

“送了什麼?”霍慕沉完全不屑,漫不經心的仰躺在座椅裡。

“隻是幾家雞肋公司,而且裡麵夾帶著上次我們送過去的兩家公司的一部分產業。”楚淮北拿出十二分的精英精神,公事公辦道。

霍慕沉骨節分明的手指把轉著鋼筆,邪氣極了:“我更想要霍園附近的產業,如果不作為交換的話,我不介意讓嚴家換一個最高執行董事。”

“那不就是讓嚴白川做到最高執行董事了?”楚淮北本來沉擰的眉毛在聽到霍慕沉決定後擰得可以夾死蒼蠅。

霍慕沉淡淡掀開眼簾,伴隨而來是辦公室上方氣壓驟冷,絞斷著所有呼吸。

他說:“嚴家遲早都會換,就當我送他們提前一程去賠罪,不是更好?”

楚淮北完全不理解霍慕沉在算計什麼,隻是聽從霍慕沉吩咐後便下去做事,順便把霍家族譜交到宋辭手中。

當他把霍慕沉吩咐傳到宋辭手中時,宋辭臉色要多黑就多黑,怨憤的盯著楚淮北:“他讓你送就送,我也是領導,你怎麼不聽我吩咐,把族譜送回給他!”

楚淮北難為情的道:“太太,按照m&r規定,實際上你還是我的下屬。”

宋辭:“……”

尼瑪,無話可說!

背就背,誰怕誰!

她把霍氏族譜背下來,等到回霍家時,誰敢挑她刺,她就用他們把柄懟回去!

同樣,楚淮北原封不動把話遞給嚴家。

……

在嚴家大房嚴立程接到霍慕沉給回來的條件時,氣得差點把電腦砸碎。

“霍慕沉是什麼意思?是不幫我們麼?”嚴大夫人蹙起眉頭,緊張問道。

“我們被霍慕沉和嚴白川算計了!”嚴立程咬牙切齒的翻出霍園附近的地皮產業,最後定格所屬權在‘嚴白川’三個字,牙根一緊:“居然是嚴白川的產業!”

“什麼?”

“霍慕沉要那片地!”嚴立程眸子一狠:“真不該聽你的婦人之仁,當初就應該讓他和他父母一起去死,不應該讓去陪老爺子!”

“我當初也冇想到一個十幾歲的孩子現在會回來對我們出手,我也冇想到老爺子有生之年還會回來啊。”嚴大夫人說著,眼淚啪嗒啪嗒委屈的掉下來,嚶嚶的哭著:“當時我也是在你同意之下才和老爺子這麼商量,也可以體現我們的仁善之心,誰想到……”

嚴大夫人盯著電腦螢幕角落裡的名字,緊張握住嚴立程的手臂,慌亂問道:“那現在怎麼辦!

老爺子已經讓嚴白川做代理執行董事了!

下一步就要取代我們,我們不是讓他得逞啊!

鶴兒將來還要繼承我們的位置啊!”

“你以為我想讓他取代我嗎!”嚴立程對於女人哭哭啼啼最心煩,反手把她甩出去,坐回到深褐色工作轉椅裡:“為今之計就隻能把那塊地爭取下來!

聽說上次嚴白川拉著宋辭那賤丫頭去算計霍慕沉,霍慕沉這纔對我們出手!”

“那抵製公司……”

“閉嘴!”嚴立程怒意難平,額筋狠狠跳動著,想起來上次的事:“嚴白川回來後的確儘心儘力伺候老爺子,不爭不搶,還出謀劃策。

他也確實急功近利,想要在老爺子麵前展現,防止其他幾房蠢蠢欲動。

而且嚴白川無父無母,連根基都冇有,更不會取代他們,所以才放鬆警惕,聽從他的建議,聯名五家公司抵製霍慕沉又去和ak秘密合作。

誰知道嚴白川一方麵暗中又算計宋辭,惹得霍慕沉大怒,他們會遭到霍慕沉如此大的反擊!”

失策,真是失策!

就不該相信嚴白川一個忘恩負義的白眼狼!

當初就該直接送他和他父母一起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