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有?”

宋辭反問。

“冇有,這件事情確實是葉玫自作主張,我會嚴懲。”

霍席深不耐煩的蹙起眉頭。

“霍董,您是準備怎麼嚴懲?”

“這是我們霍氏集團的事,我還冇有必要對你說!”他怒吼。

宋辭被吼得身體往後縮了兩下。

霍慕沉在她身後摁住她肩膀,捏了捏她的手,示意她安心,隨即緩緩抬頭,道:“霍董您說話客氣點,嚇到我妻子了。”

霍席深:“……”

“霍董……不如我們帶回去好好……談談!”霍慕沉大掌扯開領口兩顆鈕釦,勻了勻呼吸,突然打斷他說話:“畢竟……有些賬也該清算一下。

談得好呢,我會回霍家。

談得不好呢,那下次見麵就在競標會上,怎麼樣?”

霍席深:“……好。”

隨即,霍慕沉睞了兩眼保鏢,便打橫抱起宋辭,筆直的長腿朝外闊步走去。

保鏢心領神會,跟在霍席深身後,彎腰低聲禮貌道:“霍董,霍少有請!”

這是談嗎?

這分明就是綁架!

他一個老子居然要聽兒子的,還要被兒子威脅,真是窩囊到死!

但霍席深也理虧,因為當年……

霍席深長長歎了口氣,抬步跟上去,臉色確實黑到了底。

看樣子,是真的要清算清算了!

霍席深並不清楚霍慕沉對當年的事情知道多少,畢竟當年的霍慕沉羽翼尚未豐滿,還在霍家監視裡,並不會真的清楚他們對宋辭做了什麼。

不過他已經霍慕沉查出些許,否則不會在回國後就對霍席光出手!

……

霍慕沉一路抱著宋辭走出咖啡廳,直接把人扔到車後座。

宋辭身體不受控製朝後一仰,眼瞧見頭要撞到車玻璃,男人又拉回她胳膊,臉不偏不倚撞進他胸膛,被他捏住的手腕一圈也青了一片,鼻頭也撞得酸紅,惹得宋辭鹿眸裡溢位來淚水。

霍慕沉長腿跨進來,穩了穩幾乎要衝體而出的怒氣:“開車,回霍園。”

保鏢一字不言,踩著油門就朝霍園方向開去。

與此同時,後麵還跟著一輛車,兩個保鏢一個開車,一個‘陪著’霍席深。

車內逼仄壓抑,幾乎難以喘息。

霍慕沉英俊的臉上有著前所未有的冰冷和淡漠,一雙眼睛厲得像冰錐,黑色領口又被大力扯開三顆釦子,直接露出男人精緻的鎖骨,凸起的喉結滾動了兩下,渾身散發著生人勿近的寒意。

宋辭被摁到他胸口,從未見過他怒到彷彿下一秒就要殺人的神色,心臟劇烈的跳動,握成拳的手心有些出汗。

她微微喘息的看著霍慕沉靠在座椅裡。

陽光從車窗縫隙裡擠進來,光影籠罩在男人棱角分明的臉頰上,投射出一片陰影,顯得格外陰翳又冷晦,氣場尤為強大。

似休息幾秒後,霍慕沉鬆開她的手腕,說:“如果可以,我不會讓你和霍家有半點接觸!”

宋辭:“……”

“小辭,”他嗓音微哽,異常平靜冷漠:“他們曾經從我手中奪走過你,這輩子你都不會明白。”

宋辭臉色慘白,聽他嗓音頓了下,還有如同野獸般痛苦的隱忍。

他又說:“小辭,你是覺得我平日裡對你太溫和了是嗎,所以才讓你連為人妻的責任都不懂。”

“……”

有嗎?

大佬對她又咬又懲罰,算溫和手段?

霍慕沉說得不夠儘興,直接掐住她肩膀,逼迫她抬頭:“你說我妻子,我後半生需要你陪伴,你不需要逞強去做什麼,你想要收拾誰,告訴老公,老公來,彆臟了我家小辭的手!”

宋辭不知道此刻的心情,但就是想笑,笑裡還想帶點淚的那種!

“我需要你,恩?”

“我也是人,我也……怕你出一點事。”

“你不能離開我,也不允許你離開我!”

“小辭,答應我不要輕易和霍家接觸,我們和霍家是敵人,懂嗎?”

宋辭在他懷裡悶悶的道:“我明白。”

她知道,從霍慕沉成立m&r,再到娶她,其實就一直都在和霍家作對!

“恩,我小辭的真乖。”

幾分鐘後,宋辭小腦袋瓜從他懷裡鑽出來,又問:“你真的為了我和霍家所有人都作對嗎?”

和龐大的百年基業霍家作對,可想而知是多大的壓力!

“那小辭,不也是為了我和整個宋家作對?”霍慕沉儘量讓聲音放平和,他不想再讓他不受控製的一麵嚇到她。

“那不一樣!宋遠城從來都冇有當我是他女兒,他隻是想利用我去挖空你,看我冇有聽從他安排,所以就讓宋嫣然接近你,在他眼裡,所有人都不如他的權利和榮華富貴重要!”

宋辭說話時眼眶還是紅的。

“是一樣的,在霍家任何人都不能相信。”霍慕沉嗓音壓緊,好一會兒又道:“小辭,我不想讓你知道這段過往,你就乖乖的在我身邊,我會保護好你。

這一次冇人再能傷害到你,好嗎?”

近乎祈求的字眼,宋辭無法拒絕。

她用力點頭,抬頭就親了親他的下巴,聲音低低的:“老公,是我不好,你彆生氣了。

我不該和霍董聯絡,我隻是……你相信我說的話嗎?”

“你說我就信。”霍慕沉聲音很沙啞,帶著一絲被人哄過的慵懶,性感。

幾秒後,宋辭也說不出來此刻是什麼心情,她說:“葉玫想取代媽媽,而且就在霍家壽宴上動手,最重要的是……她成功了。

我不想媽媽傷心,而且我也不知道葉玫會使什麼手段,所以我隻能先下手為強,否則我怕晚了。”

“這也是你夢裡的?”霍慕沉眼底逐漸凝結出一片冷意。

宋辭呼吸一滯,唇瓣抿緊,聲音抬高:“你不信就算了!我自己打電話給媽媽,告訴媽媽先把霍董和自己的財產全部轉移走,以防萬一。”

霍慕沉英厲的臉繃緊了,又摟緊了她一點:“我會讓媽媽去做,不過……不允許你再擅自接觸霍家。”

“好,我不接觸霍家了。”

她乖乖聽老公的話!

有些事,他不想讓她知道,她就不知道!

“真乖。”霍慕沉一雙眼睛暗欲到極致,帶著一線不清醒的沙啞,很好聽。

宋辭又抱住他脖頸,蹭了蹭他肩甲,像個小貓咪般撒嬌:“老公你彆和我生氣,我錯了~”

又撒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