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慕沉向來寡言少語,他肯說這麼多解釋的話,完全是對霍珩的尊重,否則輪到霍家任何一人,早就吃到他幾個眼刀子,被他說‘滾’了!

“……”霍珩從懷裡掏出極速救心丸,繃住怒火,低吼道:“繼續!”

霍慕沉頓了頓:“爺爺,您覺得我無情冷漠,對二房出手是不對……”

他笑:“我就是無情冷漠,親自收回所有屬於我的資源,二房後麵所有利用我先前資源發展的人脈,也是我吩咐行業內人誰敢給他們,我就讓人從華城徹底消失!”

狂妄,霸道!

霍珩黑著臉愣住幾秒,他以為霍慕沉會說:“這一切都是二房先出手,他這麼做不過是反擊,而之前在網上說他對自家人動手也都是誤會,他隻是收回自己的資源,卻被外麵不知情的人說出殘暴無情。”

更重要的是,霍珩以為能從霍慕沉嘴巴裡聽到“他心裡還是有霍家,是個霍家人。”

可惜什麼都冇有,內心終究是讓他失望了。

霍慕沉凜眸看穿他的想法,就那麼直勾勾的盯著他:“爺爺,是霍家先讓我失望。”

他承認:“他和小辭被霍家欺負那麼久,真的會蠢到再主動投誠?

還給霍家資源?

從始至終,霍慕沉都冇有想過要放過霍家,m&r成立後,霍席深來找他要資源和項目,鞏固他的執行董事長地位時,霍慕沉就已經佈局了。

他羽翼不豐滿沒關係,可以忍,但絕對不會讓宋辭再受一丁點委屈!

一直等到宋辭二十歲結婚後,他把人從宋家戶口本上摘到自己戶口本上,就連監護人也一併簽到他自己手裡後,他纔開始慢慢收回這幾年潛在霍氏集團所有的資源。

隻是找了個契機,就將所有資源全都收回來,打霍氏一個措手不及,就連當初霍氏利用他的資源賺的錢也全都隨著上次的五個家族全都流回m&r!

至於二房利用他的資源,受到的反噬就會更大。

時候冇到,他留著二房還有用,用來平衡霍家的勢力。”

要不是看在小辭對爺爺孝順,他也從心底敬重爺爺,今天的霍家就是修羅戰場!

“還有多少!上一次趙家對宋辭出手,你說趙家也是二房的幫凶,是不是!”霍珩惱怒了,冇想到時隔七年,他們還是不死心,到現在還想要對付宋辭!

“您怎麼想,就怎麼是。”

霍慕沉斂了笑,替霍珩收拾好棋盤,放在他經常用的地方。

他修長的身姿就靠在保險櫃前的櫃子前,淡淡冷冷的說:“您不如把照片給我,或許我還可以晚點動手。”

“就冇有任何補償辦法?”

虎毒不食子,霍珩無奈的問著希望渺茫的問題。

霍慕沉長長的指尖挑開櫃門,露出一個精緻的盒子,溫柔的指腹撫摸過冰冷的盒子表麵,唇角掛起的弧度越發加大,音調也提高一度:“爺爺,您想給我們什麼補償辦法,能補償宋辭身上所有遭受的痛苦!

不如您讓他們承受一遍對宋辭做過的所有事,怎麼樣!”

“霍家,在我百年之後都是你和宋辭的。”霍珩嗓音沙沙的道。

“爺爺,您覺得我和小辭還不夠慘,對嗎?霍氏內憂外患,它縱然在華城再一手遮天,可始終都冇有跨入到海外市場,我接到手,是要接受這個爛攤子,是麼!”

在偌大的華城裡,恐怕也隻有霍慕沉對霍家最高決策人的位置完全不屑!

霍珩也有無奈,咬咬牙才道:“密碼是宋辭生日,你打開吧。”

“趙家有冇有聽二房指使對宋辭下毒手,我調查過後會給你一個交代!”霍珩這麼說,就是不肯放過趙家。

霍慕沉斂了笑,眸光裡漆黑幽深,止不住嘲弄朝外散發著冷息,道:“謝謝爺爺為我們做主!”

他想:“趙家果然是一顆不錯的棋子。

他隻是暗中掏空趙家所有的資源,再大方施捨一個項目,就已經動搖了霍席光對趙家的信任。

小辭更是要了霍席光想要討好爺爺的棋盤,讓多疑的霍席光對自己的臂膀徹底不信任!

“你還用我給你做主!

你自己一個人就能對付了整個霍家,敢在霍家運行時抽走資源和項目,也多虧是霍家對你冇有大力度報複。”霍珩冷哼,反問:“要是霍家當時對m&r反抗出手,你覺得你能怎麼辦?

而且,你之前也得罪了嚴家,霍家現在有和嚴家合作,要是我們兩大家族聯起手來,m&r要怎麼辦!

你彆以為我不知道,m&r是你為宋辭創立的,為的就是有一天能夠全身而退的離開霍家,如果m&r冇了,你看看你要怎麼保護宋辭!”

“爺爺,您又多慮了。”霍慕沉道:“m&r不會全身而退,更何況,您不會允許霍家聯合嚴家對付我,這無疑不就是在告訴華城所有人m&r徹底脫離霍家,將來我隻會更容易霍家!

您不會允許,三房也不會允許!”

頓了頓,霍慕沉又道:“嚴家和霍家也還是死對頭,兩大家族能合作,您比誰都清楚是誰的主意,您不拒絕恐怕另有打算,至於是什麼,我並不太感興趣。”

霍珩氣得臉色漲紅,不再說話。

他這個孫子,真和當初不一樣了!

年少時,除了對宋辭,剩下對任何人都一副冷酷,言語裡也儘是狂妄,霸道,做事也會有衝動!

但如今快而立之年的他,沉穩陰翳,運籌帷幄,凡事都在他股掌之中,如同一柄劍刃,出手見血!

“你……真是拿你冇辦法,彆讓我看見你動手,要是看見了,我還是會阻止,另外留他們一條命,就當賣我這個做爺爺的麵子吧!”

霍珩說。

“可以,小辭對您也很孝敬,我不會讓她知道,您還是個好爺爺。”霍慕沉跟著說。

霍珩就更加愧疚。

他不是一個好爺爺,在得知自己孫媳婦因為財產和勢力而被自己的兒子傷到遍體鱗傷的程度,他冇有出頭,而隻是選擇了息事寧人!

“誒……”霍珩眼眶泛紅,轉移話題道:“m&r的核心真是宋辭那丫頭?

如果不是,你彆把宋辭放上去!

現在m&r樹大招風,保護人就把人牢牢保護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