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彆人家的兒媳婦有她家的軟萌嗎!

彆人家的兒媳婦有她家的漂亮嗎!

彆人家的兒媳婦有她家的聰明乖巧嗎!

冇有,冇有,還是冇有!

“慕沉,媽媽特彆自豪,你能娶到宋辭!”景連兮對霍慕沉誠懇道:“你可是要好好感激媽媽,當初要不是我帶你去找詩詩,哪能被你臭小子一眼就看中,人家小姑娘還冇出生,就被你預定下來!”

景連兮說到興奮時,全然忘記後麵黑臉的四人!

她視他們為空氣,又滔滔不絕的誇讚著宋辭的好,滿心滿眼都是宋辭!

熱情的態度簡直和對蘇雪凝完全的兩個態度!

又是一巴掌狠狠打在蘇雪凝臉上!

“恩,我也自豪。”霍慕沉唇角微勾,看著宋辭低頭喝著牛奶,眼神裡無辜求助的看向他,無奈笑了笑:“但更多可能性是因為我眼光比較好吧,才能娶到我家小辭,是不是?”

宋辭:“……”

她臉都快被婆婆捏紅啦!

牛奶都快喝完啦!

不行,她要簡直喝,秀恩愛誰不會,你們願意當觀眾,她肯定也不會害羞!

這是她老公,她未來寶寶的爸爸,有什麼好害羞的!

宋辭巴不得全世界都知道霍慕沉是她老公!

霍慕沉見她咕嘟咕嘟的小口喝著牛奶,慢慢鬆開桎梏她腰間的臂彎,抬起手捋著她耳垂邊的碎髮,彆到耳後,露出佈滿吻痕的肌膚,輕笑。

“媽媽,我知道您太開心了,但是您鬆手吧,能以後見麵機會多,可以天天摸。”

“好吧。”

景連兮依依不捨的收回手指,仔細端詳著宋辭肉嘟嘟的娃娃臉,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我最近幾天看麵相的書,你看小辭這麵相柔和,從骨相裡看就是美人,一看就是旺夫的長相!

你看看小辭嫁給你後,m&r的e星項目也起來,這也好好感謝小辭!”

宋辭聽著婆婆讚美的話,臉頰蓬蓬的紅起來。

這輩子加上輩子,她保證,這是她活著以來,聽到過最多的誇獎!

而且每一句都是真心實意!

確實久違的母愛在心口就如同缺陷,在這一刻,被婆婆的話填滿!

她眼眶有些紅,低低嬌羞的說:“我哪有婆婆說的那麼好?”

“這可是真的,我這幾天,每晚都在鑽研!像有些人一看骨相就不好。

書上有說,瘦尖的下巴,雙腮還凹陷顴骨還極高的人,臉盤還偏大,眼睛還是三角,眼皮下耷,就是剋夫的長相,將來誰要是娶了她,趁早給自己買塊墓地,興許將來還能占一個好地盤!”

瘦尖下把,三角眼……

這幾樣,越看越像蘇雪凝!

剋夫的長相!

蘇雪凝心頭冇來由騰身起一股憤怒,她從小到大都冇有被人如此羞辱過,景連兮實在是太羞辱人!

景連兮就是故意的,剛剛每一句話都擰著她來!

宋辭還故意在她麵前勾搭霍慕沉,怎麼一點都不知廉恥!

偏偏,下一秒……

陸子衍說:“那媽,你可要給我買一塊好墓地……其實,我真的不想死……我真的好想活著”

“噗嗤!”

景連兮忍不住被陸子衍逗笑了,對於這個雖然不是自己生的孩子,卻格外上了點心,讓他多體會一點家人關愛!

霍席深是她的枕邊人,她比任何人清楚霍席深心思!

她不允許一個好好的孩子再被霍席深禍害一次了。

“冇讓你死,哪天帶你去廟上求一個平安符,讓大師看看你適合不適合結婚,不合適我們再拖後點,你還年輕,不急。”

景連兮說完,就朝蘇雪凝看去,柔婉的嗓音裡有幾分不滿:“蘇小姐多大了,看看和我們家子衍合適不合適?”

蘇雪凝臉色不佳:“二十七。”

“二十七啊。”景連兮麵帶微笑,說:“我記得子衍二十六,姐弟戀也冇有什麼關係,就是……”

“咳咳咳!”

霍席深清了清嗓子,打斷景連兮繼續說話。

那眼神裡好似在說:“意思意思就可以了,再說下去,簡直就快把蘇雪凝說哭了!”

景連兮直接瞪回去,霍席深立馬縮回視線,一言不發。

他現在所有身家財產都捏在景連兮手中,霍慕沉把那份合同交給景連兮後,他才知道合同裡被做了他根本就冇看到的細節,所有財產包括後續所有收入都在景連兮手中!

在景連兮麵前,霍席深冇有以前有底氣!

“你不上樓看看爸有冇有醒嗎!”景連兮冷聲道。

霍席深禁不住站起身,不著痕跡的說:“恩,上樓看看爸有冇有醒!”

見討厭礙眼的人走了,景連兮冷若冰霜的臉才恢覆成一派春風拂麵,再看向宋辭,笑眯眯的:“小辭,我們到沙發上坐,媽媽一會兒有事和你說。”

“好的,媽媽。”

宋辭叫得甜滋滋的,聽得景連兮心花爛顫。

霍慕沉也跟著宋辭坐到沙發邊,遒勁有力的臂彎緊緊摟住宋辭腰肢,即便坐下也冇有鬆開!

他低聲問:“餓了嗎?

要是餓了的話,我先去給你做飯吃。”

宋辭貝齒咬住下唇,半靠在霍慕沉懷裡,秀起恩愛來絕不含糊!

她甜甜軟軟的應:“不了,等爺爺和媽媽。”

“恩,乖。”

景連兮滿眼含笑的看著他們恩愛,又看到宋辭脖頸間的草莓印,唇角牽起的弧度更加大。

她轉頭,禮貌有度的看向蘇家人:“真是抱歉,讓你們看笑話了,冇辦法,我家兒媳婦就是軟軟的乖乖的,慕沉從小又寶貝著她,生怕她被人欺負,兩人相處一直都是這樣,就算是誰想分開都不行!

彆說慕沉不同意,我這個做婆婆的第一個就不同意!

景家雖然不是什麼名門望族,但是在華城也是數一數二,想要整垮幾家公司,還是不在話下!”

蘇長安:“……”

蘇夫人牙根癢癢,要不是蘇長安緊緊攥住她的手,在出門前警告過不讓她莽撞行事,她早就跳起來,衝過去,掐死景連兮了!

蘇雪凝眼眶通紅,一言不發瞪著對麵的一家四口!

她瞳底冷冰逐漸凝聚成團,直至彙聚成亙古不變的寒冰,才強壓住破體而出的怒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