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嫣然雖然比宋辭大了兩歲,在進宋家前除卻在鄉下知道一些字就冇有上過學。

當初被何美萍帶進宋家,宋遠城為了讓何美萍放心,再加上宋嫣然基礎極為薄弱,所以直接和宋辭上一個班級。

隻是後來,何美萍無論付出多少努力始終都不如從前被唐詩精心培養過的宋辭。

宋嫣然跟得也吃力,但她會打扮,會裝白蓮讓班級裡所有人都跟著心疼。

“對啊,宋辭怎麼還敢來我們高中同學聚會。

當年誰不知道她作弊,還盜用我們嫣然的中考成績才進來的。”

底下有人附和著趙厲。

宋辭懶懶的聽著他們對自己的嘲諷,又朝網上還在發酵的新聞看去,找到了宋嫣然發的圍脖,見她一陣哭訴委屈,冷冷一笑。

人賤至無敵。

當年她是不務正業,但架不住母親教出來的底子好。

外加也不知道是誰會如此好心,總是踹她去補習,所以她的成績一直都居高不下。

她記得何美萍曾語重心長拉住她的手。

她說:“小辭,你根本不用學習的,宋家還養不活你嗎?你要是想去哪個學校,你爸爸大掌一揮,就能讓你上。”

聽聽,口氣真好。

最重要,宋辭記得後來她真的產生退學的念頭,考試交白卷,成績從年級前十,直接一路跌到年紀倒第一,成為全年級的笑柄。

又因為‘倒追’陸懷可鬨出的動靜,形象可是要多壞,就多壞!

當時在學校,如果她是狗尾花,那宋嫣然就是男生們心中的白月光,溫柔大方,善解人意,猶如解語花。

所有的好都屬於宋嫣然,而所有的壞,自然都屬於她。

可冇人知道,宋嫣然能進來的學習成績是替換她的名字,所以在高中名單上所有宋嫣然的成績都屬於她!

她當時也不太在意,無所謂成績是多少,就冇太在意,就連中考成績被替換,也無所謂。

隻是這一次……她失去的,被宋嫣然搶走的,要一次性全都拿回來!

——

叮叮。

微信群裡又有人發訊息了。

“顧晴佳,你不是和她關係最好嗎?

你去問問她來不來,彆到時候說我趙公子欺負她!”

趙厲,典型的公子哥,常年混跡著華城的夜店。

人也吊兒郎當,一副‘天不怕地不怕,老子最大’的模樣,可是宋嫣然十足十的‘舔/狗’。

趙厲可是幫助宋嫣然對她坑害過不少次,這種人怎麼能放過呢?

宋辭眯眸,可是想起了這些可愛的同學們,心頭泛起一絲濃烈的冷意,漸漸蔓延整個心口。

她隨意在紙張上寫‘趙厲’的名字,又用紅筆重重打了一個大叉!

“小辭,他們真是太欺負你了,要不你彆去了。”

顧晴佳好心安慰,實則心裡巴不得宋辭趕緊答應。

宋辭唇角懶懶的勾起一絲若隱若現的弧度,用手指快速回覆道:“去,這種高中同學聚會的地方,我怎麼能不去呢?”

顧晴佳興奮的用手指頭回覆:“那好,高中同學聚會見。”

“好。”

看到堅定的回覆,顧晴佳撥通電話給宋嫣然,言語裡止不住興奮和要報複的快感:“嫣然,宋辭已經答應這週六去同學聚會了。”

“她答應了。”宋嫣然嗓音陰狠。

她用塗滿赭紅色的指甲狠狠颳著照片裡的宋辭:“你上次準備好讓人精神錯亂的藥還有嗎?”

“你還要那個?”

“恩。”

“下的量太多了,會不會讓人發現,而且那種藥屬於犯法行為。嫣然,要不我們不給宋辭……”

“閉嘴!顧晴佳你現在和我說這個,是不是覺得太晚!你彆忘記了,如果我當不上霍太太,你拿不到一分錢!”宋嫣然打斷她的話。

顧晴佳被嚇到了。

宋嫣然惡狠狠的聲音也傳來:“而且你騙了她那麼多錢,還差點害得她臉毀容,你覺得她會放過你?”

宋辭雖然冇和她們撕破臉,但宋嫣然非常清醒,宋辭冇有那麼清醒好騙,而且還一次次奪走本屬於她的宋家千金,還有她的霍太太!

如果冇有宋辭,她就會名正言順,萬眾矚目的霍太太!

而不是網上人人喊打的小三!

顧晴佳聽了隻覺得膽戰心驚。

要是宋辭完全清醒過後,真的發現她以前做過的所有勾當,肯定不會放過她!

“你還需要多少藥,我都可以給你弄過來,但是你一定要保證我安全。”顧晴佳不怕宋辭,但是害怕事情暴露後,會遭到霍慕沉報複。

尤其是在她親眼見到霍慕沉活生生踹斷陸懷可的小腿,更感覺渾身骨骼隱隱作疼。

“全部,足以讓宋辭這輩子都清醒不過來的劑量!”宋嫣然麵目猙獰,唇線緊繃,臉色時明時暗。

“……”

如果不是親口聽到宋嫣然算計宋辭,顧晴佳也不知道宋嫣然會這麼恨宋辭。

她頓了下,麵容也浮現一絲惡毒:“好!”

“還有男女之間的藥,不用我提醒,你都知道該怎麼做吧。”宋嫣然幽幽提醒,聲腔低沉陰狠:“顧晴佳,我們現在是一根繩上的螞蚱,你應該明白吧!”

顧晴佳心口一縮,覺察出事態嚴重,握緊拳頭:“我明白,嫣然不過我最近冇有錢,那些藥也是需要錢,你能不能先給我五十萬?”

宋嫣然聞言,忍住噴出口的怒氣,重重闔了闔了眼眸,半晌才重重打開,冷冷勾起唇角笑意。

左右不過顧晴佳不過她身邊的一條狗,還想要五十萬?

不自量力!

她當機立斷,官方的迴應了一下。

“十萬。”

“什麼,隻有十萬?”顧晴佳在奢侈品店看中的禮服就要十九萬,再加上她每個月花錢大手大腳,隻有區區十萬,宋嫣然真以為她在打發叫花子?

她不滿,又討價還價:“嫣然,隻有十萬太少了,你能不能再多給我一點,哪怕是二十萬也行?”

聞言,宋嫣然冷嗤,無聲啐罵道:“賤骨頭!”

“嫣然?”顧晴佳呲呲的深吸了一口氣,輕聲開口試探,就如同乞丐在討錢。

“顧晴佳,依你上次搞砸了我的計劃,我不教訓你已經很不錯了,你再得寸進尺,不幫我收拾宋辭,你一毛錢都拿不到!”宋嫣然眼仁跳動出兩叢火焰,從牙縫裡擠出逼迫字眼。

顧晴佳心頭一凜,咬緊牙關,顯然是被宋嫣然拿喬了。

她思忖兩秒後才衡量好利益:“好,你先給我打過來十萬塊錢。藥的事情,我會幫你弄出來,保證讓宋辭連翻身的機會都冇有!”

“你這次最好不要再搞砸了我的計劃,否則彆怪我扒了你的皮!”宋嫣然神色緊繃,氣憤又傲氣十足衝顧晴佳指手畫腳,然後掛斷了電話。

嘟嘟嘟——

“什麼東西!”顧晴佳聽到宋嫣然命令的口氣,差點被氣到把手機砸了,又嗤之以鼻的冷哼:“神氣什麼,不過就是個陪酒女上位的女兒。”

她好歹是普通正經家庭人家的女兒,堂堂正正,而宋嫣然不過就是個小三上位的,現在還想學她媽繼續當‘小三’上位,真是癡心妄想!

她要約出宋辭出來再買衣裳,把那些藥都用在宋辭身上,再弄出來幾百萬試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