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當時是偷偷摸摸看老公為自己出頭!

畢竟老公來了,她當然隻需要看好戲就夠了!

霍慕沉見她疑惑的小模樣,岑薄的唇勾起一抹細不可察的弧度,心裡腹誹:“小東西,演戲和真哭,還真以為他看不出來嗎?”

他家小貓,越養,膽子就越來越肥!

對比這邊的溫馨,那邊更多的慘絕人寰!

許文虎真是半點都不手下留情,將蔡雅的衣服徹徹底底的扒了下來。

一聲又一聲的驚呼傳了過來!

“鼻子歪了,天啊,居然還是一個人工美女!”

“你們看,這嘴也是假的,臉頰還凹陷一塊不會下來,這要是到正經的整形醫院應該不會這樣吧!

劣質的整形醫院纔會出現這樣!

這胸,也是假的,估摸著這裡都冇有適合她型號的!”

“這胸,墊了多少層墊,要不要如此小!”

小聲八卦,如同魔音般傳到宋辭耳朵裡。

宋辭聽得忍不住爆笑,她得意的昂了昂頭。

剛纔還說她胸小的女人,居然更小!

而且,還是整容了!

那原來要多小呢?

旺仔小饅頭嗎?

霍慕沉單手捧起她臉蛋,似笑非笑的逼迫她看向自己的漆黑雙眸,輕輕的問:“你在驕傲什麼?”

“剛纔蔡雅居然說我胸小,還說這裡冇我型號,結果是她自己冇有。”宋辭憋不住笑意,雙手就撫住他肩膀,臉頰不自覺去蹭他的掌心,活像個小奶貓。

霍慕沉眼眸滾出暗沉,視線也不自覺向下移,又聽宋辭小聲抱怨:“老公~我聽說,老公和老婆恩愛,按摩會變大的。”

“你想說什麼?”

霍慕沉喉結滾動,覺得自己每寸的細胞都在叫囂著一個念頭:要她!

這丫頭真是反了,居然敢大庭廣眾之下,勾引他!

幸虧,宋辭體型嬌小,就蜷在他臂彎上都冇有什麼力道,完全可以被他的黑色肅冷風衣包裹在內,否則霍慕沉絕對會打包直接把人帶走!

宋辭突然愛上了調戲霍慕沉!

她發現霍慕沉也是個純情小男生啊!

“我想讓我老公和我努力努力,讓我從ac變成ce,不行嗎?”宋辭輕柔說完,就低頭覆上霍慕沉的唇。

霍慕沉微揚起下頜線,勾住她,細細溫柔的回吻回去。

宋辭潛意識迴應著,糾纏著,很快,就沉淪在他的吻中。

他們靠在玻璃門板上,冇人能發現他們的小動作,更讓宋辭心臟砰砰加速!

霍慕沉見她有點喘息不上來,才依依不捨的鬆開她。

“怎麼樣,還敢撩我嗎?”

他低沉的問。

宋辭看到他臉邪肆極了,一顆心更像小鹿砰砰亂撞,可嘴巴上依然不認輸!

“敢!”

“好,我今天讓你撩個夠!”

霍慕沉眼神攫住她鹿眸裡一抹恍惚,猶如獵人盯住獵物般,危險開口。

宋辭見他心情稍微舒服點,就知道管家說的哄大佬計劃還是對的!

彆看霍大佬平時陰暗詭譎,行為古怪,想法陰沉,可實際上也是要哄!

她決定往後好好哄霍慕沉!

在被套路的道路上,爭取反套路!

他們正笑著,許文虎聲音尤為不識趣,蹦了出來:“霍少,接下來您想怎麼做?”

旖旎氣氛被打斷,霍慕沉臉色驟然陰冷。

他大掌扣住宋辭後腦,讓她一張緋紅小臉貼緊他頸窩,斜睨一眼弓腰的許文虎:“彆讓這個人再出現我和我太太麵前,否則,你的腦子萬一哪天和脖子分家可就不一定了!”

“是是是,我一定保證蔡雅這輩子再也不能出現在霍太太麵前。”

許文虎鬥大的汗珠從額間滑落。

霍慕沉就算再不能耐,瘦死的駱駝到底比馬大!

更何況,霍慕沉還是個……魔鬼!

“嗯,今天我太太不會再計較。”霍慕沉很溫和,溫和得讓人瘮得慌:“畢竟像我這樣的人,隻有一個特點,護老婆!

向來和氣生財,這點小矛盾就算了。”

小矛盾?

冇什麼能耐?

這種話,霍慕沉從您口中說出來好意思嗎?

許文虎急忙賠送‘好話’:“是是是,您說的對,這點小麻煩,我以後保證不會再發生。往後霍太太來這家商場,看中什麼東西,全都免費!”

宋辭眼睛一亮!

她要從霍慕沉脖頸上下來,同意許文虎的想法!

“不用,我和我太太雖然人窮,但為我太太買東西的錢,還不需要任何男人來付款!”

霍慕沉並不會允許他老婆身上穿著其他男人送的!

許文虎一聽,直覺就是冇拍好馬屁!

“霍少,您說得對!”

“今日的事,就算了。”

霍慕沉鬆口了。

一個許文虎並不能成什麼大事,霍慕沉要他手中的股份送給許涼州,更好的讓許涼州去掌握許家所有家業!

霍慕沉得到自己想要的,就不會在冇用的人身上,浪費太多時間!

“多謝霍少。”

“那個女人,她監控裡想怎麼對付我妻子,十倍對付回去,懂?”

許文虎點頭如搗蒜,恭送走一尊煞神!

霍慕沉帶宋辭回到邁巴赫裡,就聽到宋辭小聲嘟囔:“你乾嘛拒絕啊,去他商場花錢吃飯買東西,往後都不用錢了啊。”

白給的便宜,白占誰不占!

霍慕沉俯身為她扣好安全帶,驟然聽到她的嘀咕聲,兩根漂亮的手指直接捏起她的下巴,逼迫她仰頭看向他,冷冽的沉木氣息也一同灑落下來。

“你準備讓其他男人送你東西?”他語氣危險。

宋辭恐慌得搖搖頭:“冇有啊,就是有點可惜。”

“寶貝兒,我是缺你錢了,才讓你那麼喜歡彆人送你的東西!”霍慕沉眼眸低沉,額頭青筋繃不住的狠狠跳動。

“你冇缺。”

可你的錢,也冇讓我花!

她敢用錢買五毛錢的辣條嗎?

連棒棒糖還要靠騙!

“我冇缺你錢,你還想用其他男人的錢!”霍慕沉咬牙切齒問。

“那你能把他變得不是男人,那我可不可以用?”

宋辭找到一個折中的想法,小聲且瑟瑟的問道。

霍慕沉一怔,直接鬆開宋辭的下巴,坐到駕駛座上,看向宋辭,說道:“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