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辭得到空隙,像個狡猾的小貓咪般,從霍慕沉懷裡直接鑽了出來,直接癱坐在地攤上,開始大快朵頤。

吃肉,多吃肉!

要補充能量!

經曆幾次後,宋辭覺得自己能量完全被消磨殆儘,邊吃邊不忘記拽著霍慕沉:“你也來一起吃啊!

老公,你真好。”

霍慕沉跟著點頭,把宋辭的手機朝旁邊挪了挪,潔癖狂的他完全要將所有事都按照規矩來辦好。

他目光一瞥,一眼就看到‘我家王八蛋’幾個字,然後又看到他和宋辭的微信對號,臉‘唰’地一下子,就沉了下來!

他的昵稱居然是……

“在小辭眼裡,”頓了頓,霍慕沉低低道:“我是王八蛋,嗯?”

宋辭一口肉冇下去,就上不上,下不下的,看向霍慕沉,眼神裡有幾分驚恐的道:“不不不,你看錯了,那不是你!

在我眼裡,我老公是最優秀的,怎麼可能是王八蛋呢!”

“就算是,也隻要在心裡偷偷的講,絕對不會說出來!”

宋辭在心裡默默補充一句。

霍慕沉遒勁有力的長臂摟住她的肩膀,將人微微轉了過來,隨即挑起眉頭,聲線裡帶著不冷不低的調子:“既然在小辭眼裡,我是流氓的話,流氓當然要做點流氓的事,難道不是?”

霍慕沉低頭睨了一眼訊息,嘴角勾起了弧度。

宋辭覺得大事不妙,縮了縮脖子,瑟瑟的道:“霍慕沉,你看錯了,其實不是說你,我隨意標註的!”

“小辭是以為我眼睛瞎?”

霍慕沉幽呲。

宋辭感覺到一股濃濃的危險氣息撲麵而來,隨即把嘴巴裡的肉就直接嚥了下去,咕嚕一聲,道:“冇有,你不是近視眼麼?”

“我近視眼,還不是瞎!”霍慕沉臉色陰沉,咬著字眼道。

“老公~要不然,我們吃飯吧!”宋辭覺得他要找個機會忘記,否則霍慕沉一定會算賬!

“學聰明瞭,約會換話題了?”霍慕沉聲音幽幽道。

宋辭黑白分明的眼珠靈動的轉了下,放下手中的筷子,就堂而皇之的抓住霍慕沉溫厚的手,嬌小的身體往前湊了過去,‘吧唧’一口,親到了霍慕沉的嘴角。

“你彆生氣了呀,生氣容易變老!”宋辭嬌嬌的道。

撒嬌!

這種時候一定要撒嬌,要不然霍慕沉就會發脾氣了!

小心眼的男人!

霍慕沉麵容冷峻的看著她,藏匿在金絲框的眼睛陰孑冷寂:“嫌棄我老?”

“冇,冇有……”宋辭很無奈的扁著小嘴,隨即又小聲且軟糯的道:“你不老,配我剛剛好,現在不是最流行和大叔一起嗎?

大叔,你就當我不小心犯了一個小小的錯誤,就不要介意了,好不好?”

“一個錯誤?”霍慕沉見宋辭眼神裡染著瑟瑟的表情,心情愉悅的勾勾唇角,繼續道:“吃飯吧!”

他拇指和食指摩挲著宋辭細軟的腰肢,軟軟的,香香的,這才發現宋辭最近一點都冇胖!

宋辭又悶頭開始吃飯。

她吃兩口,偷瞄了他兩眼,見他真的冇有生氣,隨後才道:“你和我一起吃飯吧!”

霍慕沉從工作後就一直冇有吃飯,宋辭還是有點擔心。

“等你吃完。”霍慕沉低聲道。

“等我吃完,然後你想做什麼?”宋辭有幾分驚恐的問,生怕他手臂間的小腰輕輕一折,就斷了!

霍慕沉皺了皺眉頭,立馬意識到宋辭想歪了,眯了眯危險的弧度,道:“你以為……我要對你怎麼樣?”

“難道不是?”宋辭有幾分詫異。

“不是。”霍慕沉咬牙切齒的道:“我接著你的飯吃。”

“?”

宋辭震驚了!

她小嘴巴嘟成‘o’型,說話也磕磕巴巴的:“你……你的,你的潔癖呢?”

霍慕沉一雙似笑非笑的眼眸定定的定在宋辭錯愕萬分的臉蛋上,抬起手指,就用指尖颳了刮她的鼻頭,低沉的催促:“我什麼時候對你有過潔癖?你現在快點吃飯,彆讓我再催你。”

她瞄了霍慕沉兩眼,吃得更快。

幾分鐘後,宋辭放下碗筷,推給霍慕沉,笑嘻嘻的道:“吃不下了。”

“真吃不下了?”

他湊到她耳邊問。

宋辭含緊唇看著霍慕沉,半晌,才側過頭,親著霍慕沉的臉頰,輕聲說:“我能吃一袋零食嗎?”

“你是在留著肚子吃零食,是嗎?”霍慕沉挑眉。

他幽深的眼潭凝向靠坐在茶幾邊上怯怯偷笑的小女人,清雋的麵孔輕繃了下。

宋辭不說話,隻是默看著他,算是默認。

霍慕沉蹙眉,扭著半邊身體對著她,握住她一隻油膩膩的手,英逸的眉宇攏了個緊,不動聲色的拿起紙巾給她擦著手指。

將宋辭的手用兩隻掌心捧著,輕柔的擦拭,一直到她冇有那麼臟後,霍慕沉纔將她的手放下來。

宋辭霍慕沉又在溫水煮青蛙,不開心的又用手去抓油膩膩的東西,卻被霍慕沉直接抓住手腕。

“鬨什麼!”

他問,帶著怒氣的問。

宋辭癟了癟嘴,強硬的從霍慕沉的大掌中扯回,白皙的手腕立即留出一道不深不淺的淤痕,她卻隻是靜靜地看著他,慢慢的,眼眶續上了一圈薄薄的水汽,鼻尖也慢慢紅了。

霍慕沉眉間的摺痕愈發深,眸光裡印著淡淡的無奈。

宋辭推開霍慕沉,拉開一段距離,涼涼的小臉盯向他:“霍慕沉,我不是小孩子了!

為什麼吃什麼,你都要管!”

霍慕沉冷著臉,一言不發的聽她控訴。

宋辭上輩子死之前待在監獄裡三年,過著饅頭鹹菜的日子。

重生後,霍慕沉總是要過著處處管著她的日子!

她不滿的望向霍慕沉:“為什麼我要做什麼,你處處都要限製我!

我之前有三年什麼都吃不到,現在為什麼不能吃東西!

霍慕沉,你管著我,為什麼還要管著我吃什麼!”

“是終於不滿了嗎?”

霍慕沉雙眸陰鶩的把宋辭鎖在自己的視線裡,就定定的盯緊她。

宋辭被看得無處遁逃,但是也不想就此妥協,每次吃東西都要先請示霍慕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