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步言調侃著讓霍慕沉先不要著急動手。

頓了頓,步言又道:“三哥,嚴白川在我醫院裡有自己的醫療團隊,就說明,嚴白川身體不星,我們等一等,我們身體好,讓他死在我們前麵,還不是遲早的事嗎?”

這話雖然說得不地道,但是卻很正確啊!

步言作為一個職業醫生,說實話,覺得心虛。

霍慕沉壓抑的抬起眼簾,微微挑眉:“你有辦法?”

“不不不,我冇有辦法!”

步言可不敢給嚴白川下藥,哪怕他們是敵人,但這是一個醫生的素養,無論對哪個病人都會認真負責。

霍慕沉忍不住扯唇:“所以,你想做主?”

“我隻是不想讓三哥你衝動,嚴白川遲早會因為sc項目而倒閉,何須要提前動手?你這些天將三嫂時時刻刻都帶在身邊,你要是怕看幫助,我親自去給你們買情侶手銬,但就是不要提前動手。

忍都忍三年過來,現在還差這麼點時間嗎?”

步言打開了話匣子,孜孜不倦的勸著霍慕沉。

可,不出三秒鐘……

霍慕沉黑色長睫動了動,抬頭看向講到興奮處的步言,連一絲的陰厲都不願意再隱藏,冷厲甩去幾個嘴刀:“閉嘴!”

“!”

“你吵到我老婆了。”霍慕沉麵色冷得不含任何溫度,問:“她現在能不能吃東西?”

“可以吃,但隻是不要吃太油膩,需要養一養胃。

三哥,你知道三嫂是你嬌寵起來的,垃圾食品還有油膩膩的東西吃不了太多。”

步言專業道。

宋辭,那可真是在霍慕沉的蜜糖罐子裡養大的,從小到大,宋辭的吃食都是霍慕沉手把手,就算離開國的那幾年也用各種辦法將人捧起來,嬌養上天!

宋辭現在吃不了那麼多東西,就更加理所當然!

“海鮮。”

他吐出兩個字,簡單明瞭。

對比步言每次的滔滔不絕,霍慕沉簡直是惜字如金。

“海鮮,不會有太大問題,隻需要清淡點就可以,而且三哥,你嬌養的人,你怕什麼啊,我都不怕我那兔子吃什麼,她吃什麼,我吃什麼。”

步言一對比宋辭的嬌氣,頓時覺得何言簡直好到爆炸!

大概就是情人眼裡出西施吧!

“我今晚準備帶你三嫂出門。”霍慕沉唇角微勾:“她撒嬌和我鬨著出去。”

酸了酸了!

兔子不會撒嬌,但是很懂事聽話,如果帶兔子出去,會不會能好一點?

步言提議:“要不然,我把兔子帶去和你們一起?”

“不帶。”

霍慕沉義正言辭拒絕。

步言扯了扯唇角:“三哥,就多帶兩張嘴去吃飯。你要是嫌棄我吃得太多,我拿錢,我出錢請客吃飯,還不行?”

霍慕沉深眸緊斂,冷凝了眼步言期待的眼神,半點麵子都不給:“不行。

步言,你找時間給小辭加固記憶,我不希望她再想起記憶裡不開心的事!”

“好吧,不過再次加固記憶,她就不能想起從前和三哥那些小時候的美好記憶,而且我也不能保證,在這種刺激下,會不會再複發,恢複記憶,這一切都無法控製!”

步言醜化說在前。

霍慕沉想過,頓了頓,又道:“她當年的美好,我會一點點帶她再做一次,讓她的記憶裡至始至終都隻有我一個人。”

“……”

檸檬精誕生了!

步言怎麼就冇有想過要這麼做,頓時亮起佩服的眼神:“三哥,分享一下你養老婆的經驗!”

“冇有!”

霍慕沉低頭看一眼腕錶,繞過步言,到隔壁休息室,撥通電話:“調查嚴家所有的行業,再查嚴家和霍家二房的所有合作。

我說的,是所有。”

對麵似乎說了什麼,霍慕沉輕抿了抿潤澤的薄唇,黑眸卷著暗湧在腕錶上,驀地周麼,嗓音極其沉悶:“霍家還剩下多少產業?”

“……”

對麵在說,霍慕沉眉心摺痕越來越深,好半晌,才道:“我知道了。

想辦法留下證據,大麵積收購霍氏產業,以你的名義,等壓到最低價進行收購產業,剩下的產業由著他們隨意折騰!”

“……”

“嗯,可以。”

霍慕沉說完,掛斷電話。

步言緊張的問:“三哥,又發生什麼事?”

“二房在把產業偷偷轉移出去,我可以藉機收購霍家。”

“那你將來不是白花錢!”步言不解。

霍慕沉修長的身姿朝後桌椅靠,薄唇微微一牽:“當然要讓他全吐出來!”

“三哥,又有計策,現在你收購霍家,將來即便霍家破產,霍家那些親戚也冇有辦法再讓你去養,而且還要被你收購!

那過些日子……”

步言擔心,如果視頻被放出來,豈不是二房很快就會倒台,屆時還冇有收購成功霍家,那龐大的霍家不是還要霍慕沉來養,那簡直是太不好了!

“隻是收購產業。”

霍慕沉陰森的目光盤旋在步言臉上,驀地直起脊背,朝外走。

步言又不解:“三哥,你要去哪裡?”

“去陪你三嫂休息。”

霍慕沉丟一句話後,將工作全都拋給陸子衍。

步言無語到抽一抽唇角,是真的完全想象不到霍慕沉居然有一天會丟下工作,來陪老婆休息!

……

霍慕沉回到病房後,脫掉了外套和皮鞋,翻身上床,隔著被子將宋辭抱在懷裡,蹭了蹭她的額頭:“小東西!”

宋辭似乎被打擾到了,不滿的轉身,埋頭在他華麗,哼唧唧兩聲,繼續睡過去。

霍慕沉手臂收緊了點:“乖,我哄你。”

不想打擾宋辭,霍慕沉僵住手臂,一動不動的抱住宋辭,另外一隻手又拍在她肩膀上。

宋辭這才慢悠悠的睡了過去。

這一覺,睡到天昏地暗。

她隱約聽到身側有悉率的說話聲:“她身體怎麼樣?”

“紅腫部分暫時還不會消,但是隻要塗抹藥膏,好得也許會快點。”醫生說:“戴口罩吧,並冇有太大問題。”

“嗯。”

“……”

冇有太多聲音,宋辭卻迷迷糊糊的掀開一道眼縫,小聲且慵懶道:“霍慕沉,是要可以出去嗎?”

“嗯,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