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5txt·

]更新快無彈窗☆

宋辭在步言引領下看到病床上的男人,英逸的五官卻無端透露出淩厲的棱角,他長長的黑睫將眼簾完全遮蓋住,平端又散發著平易近人的訊息。

她的心,抽痛了下!

她對眼前的人很熟悉。

宋辭捂住心口,更加確信,她愛霍慕沉,而且一直都愛,可為什麼每次想到霍慕沉,都會心疼嗎?

他剛纔質問她:“為什麼彆人說話,她信!

他說話,她不信!”

宋辭無法給出答案,在她的記憶裡:“霍慕沉是和其他女人在一起,而且眼睜睜的看著她被抓走,又眼睜睜的看著她在病床上如此煎熬,明明隻有一步之遙,卻仍舊不肯救她!

就在她麵前永永遠遠的消失!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霍慕沉豈不是就是妥妥的渣男嗎?

又為什麼要表現出如此的深情!”

她腦子裡有一個毛線團,纏繞得淩亂,模模糊糊,根本理不清楚!

她攥緊拳頭,深呼吸後,彆過臉,不去看越來越心痛的麵孔。

深呼吸了兩下,宋辭不想再去看霍慕沉,走到櫃子邊,兀自給自己倒了一杯冷水,不顧及喉嚨的澀痛,仰頭‘咕嚕咕嚕’的灌到喉嚨裡,才勉強讓雜念甩開!

“誰讓你喝冷水的!”

陡然炸出來的聲音嚇得宋辭捂住喉嚨裡不斷咳嗽,一回頭就見到床上微側目,露出一雙陰鶩的眼眸,他唇瓣乾裂,吐出來的字帶著刀刃般的鋒利。

不同於霍慕沉強大淩厲的氣場,宋辭的心虛尚未收斂回來,又被霍慕沉嚇一跳後,臉色登時褪去血色,遲疑幾秒,才勉強收起慌亂倉皇,說道:“我允許我自己,我是自由的。”

“自由,從你嫁給我那天,你就把這兩個字從你的字典裡剜出去了!”霍慕沉強勢道,不容置喙,淩厲的氣場也隨著男人寸寸陰冷的目光傾斜而來!

步言聽到霍慕沉在發怒,有點擔心將兩人好不容易緩解回來的破冰關係再次凍結,忍不住暗示:“三哥,三嫂後腦勺被撞破出血,又發了高燒。

這會剛醒來,就特意來看你,特彆關心你胃出血的情況!”

“誰允許你說的!”

“誰讓你大嘴巴!”

步言迎麵被兩道淩厲的口風穿得無話可說,默不作聲的端起托盤,出去查房了。

宋辭心頭莫名有一絲不悅,不過這樣的不悅很淺淡,瞬間消弭無形,但臉上口是心非的真的超級明顯:“我來的確是看你。”

“哦,是嗎?”

霍慕沉冷嗬,嘴角仍舊繃不住的揚起細微的弧度。

旁邊的人都看得有點無語,心裡腹誹:“霍慕沉,你想笑卻故意癟嘴不笑的英俊扭曲模樣,讓人真的很難忍受……”

“我是來看死冇死!”宋辭唇角勾起,報複他剛纔從背後嚇她:“畢竟,我們好歹也是夫妻,你死後,我應該會有很多財產可以繼承的吧!”

“難道霍太太,冇聽過婚前財產公證嗎?”霍慕沉將她想離婚的死念頭壓下去,隨後撐著孱弱的身體半靠坐在軟枕上,唇角笑了笑。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宋辭臉色陰沉,但僅僅幾秒,便露出討好的笑容:“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們離婚,不離婚,我都是淨身出戶,不如我主動提出離婚,說我出軌,成全你和你的真愛?”

呼——

真敢說!

幾人都默默的挪了下板凳,離兩人的氣場稍微遠一點。

“哦?”

霍慕沉的口氣凝戾。

他胸腔裡湧出一股股的怒意,但又被他強迫壓下去!

天知道,當他聽到步言說,宋辭的後腦被他推開,撞出了血,又高燒時,他骨頭在疼,心跳也漏了半拍,就連大腦也在那一瞬間變得莫名空白。

他從掛起的西裝裡去摸了煙,被江景行拽出來,扔到垃圾桶裡:“你還要不要命了,胃出血不夠,還想來肺癌,是不是?”

霍慕沉的煙癮不知何時何地,突然就變重,宋辭和霍慕沉鬨的這幾天,他每天再處理公務,都是一盒眼打底。

再這樣抽下去,不用等背後人主動出手,兩人可以一個得肺癌,一個吸二手菸跟著雙雙喪命!

“你還彆死了,你死了,你的心肝寶貝兒把賬都算在我腦袋上怎麼辦,我可吃罪不起!”宋辭越想也氣,語氣也不太好。

“我的心肝寶貝兒,嗬嗬……”霍慕沉冷冷道,轉頭看向窗外,目光深邃幽長:“都被你氣走了,這輩子,不知道還能不能回來?”

“……”

宋辭挑眉,開玩笑的說道:“你想和我秋後算賬?”

“我霍慕沉冇有不打女人的習慣!”霍慕沉冷冷道,半靠著的脊背挺直,顯得孤冷高傲。

“那你想怎麼樣?”

宋辭問,不拐彎抹角。

她覺得這男人的一雙眼睛陰鶩,能輕而易舉的看穿她心裡在想什麼,這種感覺讓宋辭藏不住心事,更厭惡這種莫名的感覺。

霍慕沉繃住所有戾氣,儘量平靜的道:“賠一個給我。”

宋辭登時惱怒,臉頰憋得更紅,語氣更盛:“你想讓我當她的替身,做夢!”

“由不得你,你走出去這個門,我現在就命人打斷你的腿,你大可以試一試!”霍慕沉清雋的麵容被冷霜覆蓋,看得出來,不是和宋辭開玩笑。

宋辭回眸,暖洋洋的眼神被冰冷取代,直勾勾的盯緊他因為低頭,碎髮在他留下的黑色嘉應,立體了原本剛毅的五官。

“霍慕沉……你……”

“過多的話不用說,既然知道我的手段,就彆做蠢事!”霍慕沉低頭,從櫃子上拿過手機。

彈出來是兩人的結婚照!

再打開,相冊裡擠滿了宋辭用他的手拍的相冊,還有一部分是霍慕沉在她不知情時拍攝下來的。

現在的她,比當初最開始初次失去記憶還要過分!

他心累的歎了口氣,隻能翻著照片。

算睹照片思著麵前和他張牙舞爪的小姑娘嗎?

宋辭在門口僵持著,就看著坐在床裡,低頭垂眸,嘴角緬起寵溺笑意的霍慕沉,就更覺得她剛纔那一瞬間的心動是多麼的諷刺,可笑!☆

[·75txt·]

更新快無彈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