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腦子混沌著,說不出來一個字,腰間就被一條遒勁有力的手臂捲走。

嚴白川對其他幾位夫人,鄭重其事的說道:“各位,我和小辭結婚,會發請柬給各位。”

“你哪裡來的人?”

幾位夫人剛看好宋辭當她們的兒媳婦兒或者進他們家的門,可是半路殺出來一個‘程咬金’就來搶人,他們當然個個麵色都不好!

“她會是嚴氏集團的未來夫人,這個名頭要比你們給她得更強!”

嚴氏?

還能有哪個嚴氏?

無非就是勢頭凶猛,擠掉霍氏和m&r集團進入華國排行榜前十的企業,而且是由一個年僅二十五歲不到的男人帶領的團隊,研發出來的sc項目,以最強爭議和最強手段打敗e星項目!

當然,都是偷的!

從設計圖,再到程式,全都是偷宋辭的!

宋辭尚且處於夢境給她的震撼中,冇有回神時就數著錢被人賣了。

“小辭,我們走。”

嚴白川溫柔的摟住她,走的氣場卻半點都不溫和,淩厲強勢的將人帶走。

一直回到商場,宋辭才從木訥中恍然大悟,問:“你是誰?”

“我是小辭心目中想的人。”

嚴白川回。

“我當初答應嫁給你,但又因為什麼原因,冇有能夠嫁給你,是不是?”

宋辭問出這話時,渾身都在發抖。

嚴白川笑了,渾身舒暢到每個毛孔都在舒張開:“你想起來了,你果然想起來了。”

不知為什麼,到現在,嚴白川竟然有種想哭的衝動,但他還是生生忍受住了,繼續道:“小辭你想起來了,我知道你一定會想起來的。

你答應會嫁給我的,所以你還是我最好的小辭,我……咳咳咳!”

他因為太過激動,喉嚨裡湧出一股腥甜,到最後隻能將抱起來的宋辭慢慢放下去:“太激動了。”

“你身體怎麼樣?”

她擔心的問,心裡已經有**成把握,知道夢境裡的人就是嚴白川!

“冇事,小辭你不用擔心我的病。”嚴白川麵不改色,抬手摸了摸她的臉,言語掩飾不住興奮,道:“當初,你就是擔心我病,纔不和結婚的,是嗎?”

嚴白川自顧自認為,卻直接將宋辭誤導,她驚愕:“原來當初不和嚴白川結婚,是因為擔心嚴白川身上的病情。

夢境裡,那個男人也對她說過,如果和他非要在一起的話,會讓他死!

那有病的人是嚴白川,那這個她一直心心念唸的人是嚴白川?”

她瑟瑟的啟開薄唇:“你……你的病情,是不是因為我?”

“不是。”

嚴白川笑容勉起,摩挲著她臉頰的指腹越發憐惜,溫柔起來:“怎麼會是因為小辭呢?

能娶到小辭,是我人生長最開心幸運的事,就算讓我死,我也會心甘情願的!”

“不許你這麼說!”

宋辭心中有點恐慌,可……不知道為什麼,她在麵對嚴白川時總缺少那種心臟砰砰亂跳的衝動。

她疑惑的擰起眉頭,但最後也冇有說什麼。

嚴白川卻笑了:“你能關心我,我真的非常開心,不枉我等了你幾年。

你不用擔心和我在一起會影響我的病,我會慢慢痊癒起來的。”

他一定會治好自己的病情,陪在小辭身邊,一直到白頭偕老。

他想:“從生到死,他最大的成就就是能讓至寶失而複得。”

“你等了我幾年?”

宋辭又怔,對嚴白川相信又加深了一分,他說的話都是和夢境裡一模一樣。

“嗯,不過雨過天晴,即便我等你幾年,我也終於等到你了。”嚴白川是真的很開心,發自內心的笑了,連周圍的空氣都感染到了。

他帶著宋辭朝外走,突然到門口,忍不住將她反手扣到牆壁上,低頭,溫和笑道:“小辭,嫁給我吧!

這一次,我不會將你放任到彆人懷裡。”

“……”

宋辭太驚訝,又有點不知所措。

她還不確定自己的內心,也不確定夢境裡的人到底是不是嚴白川,隻能扶住他肩膀支撐住她搖搖欲墜的身體,將兩人拉開一個安全的距離,語氣平靜又聽不出任何異樣:“你……我忘記了,我失憶了,我甚至連你的名字都忘記了。

你要給我時間慢慢想起來,而且我現在嫁過人,你不會嫌棄我嗎?”

“不會,怎麼會?”

嚴白川能夠親耳聽到宋辭答應嫁給自己,並且像現在這樣,老老實實的待在自己懷裡,就已經非常開心高興了。

被霍慕沉算計嫁給他,也不是小辭的錯!

“我愛的人始終都是你,原本我回國時,看到你已經嫁給霍慕沉,我不想打擾你平靜的生活,但是當我得知他當初欺騙你娶你,就是為達到自己的目的,我無法再容忍,我捨不得算計欺騙一下的女孩被人如此欺負!

我得知你是因為擔心我的病情纔不嫁給我,我更加堅信,我要娶你!

把你重新迎娶回來!

你不用擔心我現在對抗不了霍慕沉,現在嚴氏集團要比m&r更厲害,足以讓我保護好你!”

嚴白川一長串話讓宋辭無法再淡定。

她抿了抿唇,抬頭,對上嚴白川漆黑堅定的眼神,眼淚也逐漸落了下來:“所以……霍慕沉娶我,真的是為了利用我?”

“是。”

“嗬嗬……”

宋辭心口抽痛,這種感覺要比她找出來夢境裡要守護的男人遠遠強烈,甚至更加濃烈於得知,霍慕沉根本不愛她,完全就是為了那個‘她’!

還想讓她去做‘她’的替身!

見宋辭臉色逐漸慘白,嚴白川擔心的捧起她的臉蛋,殷切問道:“小辭,你怎麼了?

你不要嚇唬我!”

“冇什麼,”宋辭被拉回神來,抬頭望向嚴白川擔憂的眉色,就更加難過:“我隻是忽然找到自己原本的軌跡,有一點開心和不知所措而已。”

“原來是這樣,你有點嚇到我了!”嚴白川凝睇著她嬌嫩的麵孔,喉嚨忍不住滾動了兩下,眼底幽幽暗暗的火苗也開始隨著眼色沉諳而加大,他沙啞道:“我喜歡你,我從小就喜歡你。

從你在車禍現場救我出來,我就愛你,一直到現在。

所以我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