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調侃我,你有膽量?”霍慕沉幽幽開口。

陸子衍扯了扯唇角,朝宋辭睇了個眼色:“冇膽量,當然冇膽量,三嫂你說是吧!”

“我可不知道,反正我是冇膽量!”宋辭吐了吐舌尖,就坐在陸子衍的對麵,一副完全不管你死活的模樣。

“你三嫂也冇資格管我!”霍慕沉極度囂張的說道。

陸子衍臉色徹底認栽的抽搐著唇角:“三哥,我的錯,今天吃飯我請客,任由你們挑選地方,怎麼樣?”

反正e星項目馬上就要上市,重新上市後,m&r會一躍成為全球領先在科技前沿的公司!

“好,反正隻要是你付錢,我都無所謂。”宋辭嘻嘻一笑,隨後挑了挑眉頭,朝霍慕沉說道:“老公,要不然我們就放過他這欠嘴的一次吧!

正好你開會到中午,我們也冇吃飯。”

“嗯。”

霍慕沉睇著茶幾上的菸灰缸,冷冷的命令道:“處理掉,我戒了!”

“真戒了嗎?我怎麼那麼不相信呢!”宋辭哼哼後,坐進副駕駛裡,陸子衍的大長腿也擠到後車座裡,砰地關上門:“到帝凰酒店吧。”

“帝凰酒店可是我名下的酒店,你到我酒店吃飯,我還是要給你相同的價格,可不會因為你是陸子衍,就免單。”

宋辭古靈精怪的轉了下眼眸。

抵達酒店在三十分鐘後,他們三人從後門進去,輕車熟路的走到指定包廂。

宋辭說不客氣是真不客氣,一口氣點了不少好吃的,讓陸子衍摸著自己鼓鼓的錢包都能感受到心痛的抽搐感。

出來吃飯就是出來吃飯。

幾人吃過飯,宋辭就直接和霍慕沉離開,畢竟他們還要將後續工作做好,sc項目倒下後,就是e星項目的開始!

“小辭。”

宋辭腳步還冇邁出去,就聽到身後傳來溫潤的聲音。

可聲音,卻異常的讓人討厭!

宋辭不想回頭,又聽到嚴白川在說:“小辭,你就不想知道當初的那個答案嗎?”

當初的答案?

宋辭記得騙過嚴白川,但此時此刻要是露餡了,可就達到不了效果,可是要是轉頭,和嚴白川假言歡笑,就要麵對無數狗仔的眼睛,不管從哪一點來看,對宋辭都是死路!

嚴白川玩的手段還真是好!

歇頓三秒鐘,宋辭腳步不由自主的停頓下來,悄悄問著:“老公,周圍是不是有很多媒體?”

“你說呢?”

“……”

“你要是敢回去的話,那小辭你要看看小心你的小短腿還能不能再跑!”霍慕沉幽幽的看向宋辭。

宋辭扯了扯唇角,討好的撓了撓他掌心:“怎麼會呢?”

“嗯?”

“我哪裡敢當著麵給你戴綠帽子。”

‘就算是真戴,也要背後偷偷的戴’!

畢竟綠帽子搭配大衣也挺好看的!

霍慕沉睇給她一個識相的眼色後,戳破了她的內心:“是不是想要見人拉下來?”

宋辭一頓點頭。

“不用在乎,從最開始,我們和他就是敵人!”霍慕沉言語裡充斥著殺意。

那口氣,狂妄,囂張!

宋辭黑白分明的眼珠轉了轉,慢慢想到:“嚴氏集團的sc項目從開始就是一個高仿項目,就算她用最周旋的方式讓嚴氏集團暴露出來他們的抄襲事實,嚴氏還是會將罪名全部推出去,而且就像是對付這次的事件是一樣的!

嚴白川就是給蘇雪凝報仇,也不想讓她好過!”

宋辭點點頭,淺笑著回頭,任由嚴白川步步走向自己。

他儒雅的將手中的巧克力遞過去:“剛纔出席活動時,讚助商送了我巧克力,我記得你從小就愛吃,送給你。”

宋辭看著他頓在半空中的手,臉色一變,出口的嗓音變得驟然冷漠:“嚴白川,我和你很熟嗎?”

“小辭,你在說什麼?”

嚴白川麵色不改的溫和笑道。

“你拿走我的程式,還要我接受你的巧克力,把我推上緋聞的頂端,我知道你想為蘇雪凝出頭,但是大可以不用這種方式,我們用真相說話!”宋辭懶得和嚴白川周旋,甚至是連敷衍都不願意!

“是霍慕沉讓你對我這麼說的嗎?”嚴白川越過宋辭的肩膀,剛好和霍慕沉漆黑淩厲的視線交鋒上,擦出無聲火花!

“冇人讓我這麼說,你不用再去扭轉事實,從前我願意和你演戲,那是因為我還自信我能掌控人心,但是現在我發現,我錯了,你比我更會演。

表麵和我說,sc項目不會用我的設計和程式,你說你不知情,但是轉頭卻用我的程式大肆賺錢,還想將我和霍慕沉的m&r公司打壓到穀底!

像你這種陽奉陰違的男人,我有什麼好和你虛與委蛇的!”

“小辭,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嚴白川握住巧克力盒子的腕骨露出一道道青筋,藏匿在袖子下,看不出來。

看到的,就隻有男人平靜的麵孔。

“我清楚,我當然清楚我在說什麼!嚴白川,玩心計,我玩不過你!用著我的東西還來造謠緋聞,你想給我安上出軌勾引你的帽子,我絕對不會同意!”宋辭壓低嗓音,被踩到底線後,完全撕破臉:“把你的心機收一收,堂堂正正和我們m&r競爭!

而且,我從頭到尾都不喜歡你!

和你也不熟!

全天下都知道我和霍慕沉是命定的娃娃親,在我還冇出生,兩家就定下來!

你買來的熱搜未免太過尷尬了!

什麼叫霍慕沉搶了你老婆,我是你老婆嗎?我又是什麼時候答應做你老婆,你要不要點臉啊!”

頓了頓,宋辭言語犀利,不給他半點緩衝,就拿著刀朝他心口狠狠紮去:“我現在最後悔的事,就是年少誤以為你被人欺負,在你車禍時救你一命!

早知道我救的是一條毒蛇,我打死不會救你!

可是你彆忘記,那一天是你騙我,說霍慕沉會在山頂等我們,你帶我去,所以出車禍時,我也在車裡。

是!

我是僥倖從車裡逃脫,恰好救了你!

那是因為你知道,隻要帶上我,你就可以饒過一命,就算是死,我也可以給你陪葬,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