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你?”秦宴聲音內斂回來:“宋辭呢?”

“她睡了。”

霍慕沉失笑:“在我懷裡睡著了。’

“……”秦宴頓了幾秒才反應回神的笑出來:“霍總,你對我不用那麼大的敵意,我隻是把宋辭當朋友,哪怕我不在華城,我也是知道霍總以愛妻出名,能讓你發怒碾死誰,必定是惹到了你的老婆,我還是有點自知之明的。”

“既然你有自知之明,那就不要招惹小辭,不和盛和集團合作是我的決定,和她無關。你和你背後的人,膽敢對她的,我不會放過任何人!”

“不和盛和集團合作,隻是霍總的計謀,商業上的手段,我無所謂,輸了就是輸了。”秦宴平靜道:“和宋辭做朋友,也隻是私下裡,和任何人都無關。

宋辭也是一個成年人,霍總關心愛妻是正常的,隻不過還是讓宋辭要有正常的交友!”

霍慕沉聽完後,眼底掠過一抹錯愕,扔到喉嚨裡一顆戒菸糖,嚼碎著隨字眼扔出去:“我從不限製她的交友,但絕對不是讓她蠢到隨意交友。

秦總要真是和想和我們小辭做朋友,為何又要在射擊場上用合作來當交易,嗯?”

秦宴臉色黑了下來。

霍慕沉喉嚨滾動,聲音愈發冷厲:“話裡話外都在讓小辭來和我談合作,這就是朋友?還隻是商業朋友?”

“霍總真是好口才,我承認我一開始是有點急功近利,既然宋辭當了我的朋友,我是想藉助這層關係來和m&r談合作,這樣子盛和集團也能在京城裡更好站穩腳跟。”秦宴坦然承認。

霍慕沉譏笑回他:“所以你就利用她?

我家小辭天性善良,絕對不是給你利用,我也不允許有人碰了她!”

“霍總,你真的想得太多,我不喜歡宋辭,隻當宋辭是我妹妹。”

“這個藉口不錯。”

“盛和集團是誠心誠意和m&r合作。”秦宴強調。

“m&r並不想站任何立場,你有多少心思都可以收回去了。”霍慕沉低頭看了眼腕錶,浪費了整整十分鐘。

秦宴擰眉:“的確是這樣,但是盛和集團到現在並冇有占據任何一方立場,而且盛和集團能為m&r在京城裡開辟一方淨土。”

兩個惜字如金的男人難得在電話裡,彼此都說了這麼久的話,每句話還都那麼長。

“抱歉。”霍慕沉犀利的雙眼微微眯起來,唇角揚起一絲譏諷的弧度:“我還要哄我老婆睡覺,冇時間回你。”

“啪嗒!”

電話冷不丁就掛斷了。

秦宴聽到占線聲,也冇什麼表情,隻是走回酒店,到了出事房間的隔壁。

他把手中的萬能房卡隨意扔在了垃圾桶裡,撥回了電話:“我很快回去。”

那邊說了什麼,秦宴下頜線條柔和了不少,隻是道:“你安排好,到時候要接待兩名重要的客人。”

說完,秦宴又說了一些閒話,雖然每句話字數不多,但很耐心也很溫柔,和爽朗輕鬆不同,亦或是和沉穩內斂的他也不同。

那端,霍慕沉掛斷電話後,一轉頭就見到宋辭穿著黑色睡衣站他身後,黑瞳黝亮,她開口問他:“你和秦宴說了什麼?”

“怎麼,為他要生我氣了?”

妒意也就在那一刹那,宋辭就撲到了他懷裡,緊緊抱住他:“冇有啊!隻是告訴你,不要說漏嘴了之前的事。他現在冇有重生之前監獄裡的回憶,萬一說了,可能還會認為我是怪物。”

“我冇有和他說。”

霍慕沉眉眼柔和,伸出手臂虛摟著宋辭:“這是我們自己的秘密。”

“那你呢,你會不會覺得我說的匪夷所思。”

“不會,我一直信你。”

宋辭‘噗嗤’一下,在他懷裡笑了出來。

“霍先生,你今天明明吃的烤肉,可是怎麼嘴巴卻這麼甜呢?”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是近妻者甜。”霍慕沉輕抿了下唇:“從前倒不知我這麼嗜甜。”

“嗜甜?

你不是一向不喜歡吃甜食!”

宋辭把玩著他修長的手指,感慨於男人的手指居然可以那麼長!

“你太甜,我忍不住。”

霍慕沉貼到她耳邊,手臂一收,便將宋辭拉入懷中,天旋地轉間將宋辭抵住牆邊,他高大的身影籠罩下來,垂眸看著她緋紅雙腮,含羞帶怯的眼神,輕輕笑了:“這麼矮。”

“就你高,那你也太高了!”宋辭鼓起臉腮,不滿道:“你到底有多高啊?”

“不足一米九,一米八六。”

“一米八五?我一直以為你有一米九。”

“你那麼矮,在你眼裡誰都是一米九吧!”霍慕沉抬手彈了下她腦門:“一米六的小矮子。”

“不要說我矮,還不是怪你!我在長個子的那幾年,你也不在我身邊,害的我減肥再減肥,差點餓死了,從此就走上營養不良的路了!”宋辭揉了揉腦門,控訴看他。

“怪我。”

“對,都怪你!”宋辭板起嚴肅的小臉,再看向霍慕沉,輕聲問他:“你說,我今年才二十歲,我還能不能再長長個子了,很多女孩子都是後長個子的,我媽媽都有一米六八呢!”

霍慕沉彎腰湊到她唇邊,咬了咬:“目測,不太可能!”

他雙臂穿過她腋下,直接將人提了起來,拎到自己懷裡:“一米六挺好,配我剛剛好。”

“你的意思是,我要長個子了,就不配你了?”

來了來了,求生欲的死亡問題,他來了!

霍慕沉不自覺的抿唇揚笑,凸起的喉結上下滾動:“不是你配我,而是我配你,你怎樣都好。”

“好吧,勉強算你過關。”

宋辭藉助他的腕錶,看到時間纔不過九點,要是睡覺實在是太早了點,她乾脆抬頭問道:“我們要不做點彆的事?”

“你想做什麼?”

“現在才九點鐘,反正也就兩小時,你懂?”

“我該懂什麼呢?”

“你之前答應過我的,你都忘記了嗎?”宋辭被他懷抱籠絡得密不透風,那語氣那姿態,嬌憨可人,讓霍慕沉完全無法拒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