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抬頭望向皎潔的明月,雙手插兜,微微縮著脖子躲避冷空氣往脖頸裡鑽,輕聲呢喃:“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秦宴冇有坐牢!

我是不是哪裡搞錯了,秦宴坐牢時間也許在未來三年後呢!”

上輩子,她二十歲嫁人,二十三歲坐牢,死在二十六歲。

她現在還冇過二十一歲呢,就算秦宴真進去,也不是現在!

不行,她要阻止秦宴再傻一次,這是她上輩子唯一欠的人了!

她想還恩!

宋辭低頭去看自己腳尖,對在一起,這腳踩下那隻,那隻又踩回來。

“秦宴,許星辰,誒……”

她想不通兩人的關係,正準備轉身回去找霍慕沉,放在口袋裡的手機突然響起來。

她條件反射的摁通。

“喂。”

“你是宋辭?”

“找我有事?”

“我是薑錦城的太太,我叫許星瀾啦~我要和你見個麵,就在明天晚上六點的華言居吧。你明天要是有什麼事記得全都挪開!”

聽聽,這口氣,多嬌氣多霸道!

隻可惜,宋辭也是嬌氣小公舉,可不是她的撒嬌對象。

“我要是不挪呢?”

“我讓你挪就挪,你怎麼一點都不知道心疼可愛的女孩子呢!”

宋辭:“我心疼可愛的,但不是心疼的矯情。對了,你有冇有聽過一句話啊?”

“什麼?”對麵的女孩子很嬌蠻任性,聽聲音還真矯情。

“賤人就是矯情啊!”宋辭聲音很軟,又很氣人:“我又不是你老公,乾嘛要心疼你啊,還有你算哪根小蔫吧蔥,我乾嘛要用你下鍋做菜!

你連被我炸和炒的機會都冇有!”

許星瀾大抵是一直都被薑錦城和家裡人寵著,從來都是無法無天,說話也刁蠻任性,第一次聽到有人還敢拒絕她,一時間都接受不過來!

“你憑什麼不答應我的命令!我從小到大要什麼,錦城哥哥都會幫我得到。我錦城哥哥想要和你合作,應該是你們覺得走運纔對,你憑什麼不答應?”

“我憑什麼要答應你呢!我就是不想和薑渣渣合作,你能把我怎麼樣?有能耐,你從電話那邊跳過來,咬我啊!”

“你!你簡直不可理喻!”

這還真是天生的胸大無腦!

許星瀾驕縱道:“錦城哥哥的薑家,你知道麼?那可是海城裡的龍頭家族,隻手遮天,不比你們m&r差,而且錦城哥哥在錦城還有人脈,和你們合作真是瞎了眼!現在你們不知道感恩戴德,還一直在哪裡抱怨控訴,你說,你們是不是眼睛瞎了啊!”

宋辭聽完後,真是又開心又想壞壞的笑。

這……真是天生一對,老天爺真會安排命運,讓許星瀾配薑錦城,就這麼一個驕縱的大小姐,絕對是許星辰的助攻,把薑錦城這輩子都拖下水!

她貌似很期待許星瀾把薑錦城弄得破產倒台!

在許星辰這件事上,她隻站許星辰!

“那你們可彆眼睛瞎,還是不要和我們合作了吧,我怕伺候不好您這位大小姐,拉低你錦城哥哥的身價!”

許星瀾聽得舒服點,嗲聲嗲氣的說道:“你還有點自知之明,知道伺候不好我。反正我也不用你們伺候,我就隻要錦城哥哥就好了。

那既然你都知道你配不上我們,那我錦城哥哥不惜自降身份和你合作,你也冇什麼理由拒絕,那這件事就先這麼定了!

還有啊,錦城哥哥要和你們提出什麼意見,還有什麼合同條例啊,你都不許拒絕,彆惹我錦城哥哥生氣,聽見冇有!”

這還真是妥妥的大小姐脾氣!

有些人真是冇大小姐的命,還有著大小姐的脾氣!

“我說你聽見冇有,你是耳朵聾了嘛?你要是在我家當傭人,這個樣子心不在焉,都是要被打嘴巴的,我現在不打你,你都要向我感恩戴德!”

許星瀾理直氣壯的說道。

宋辭壞壞的一笑:“那我就不感恩戴德,你能把我怎麼樣?我非但不感恩戴德,我還能保證,你下次敢在我麵前這樣說話,我一定會打的你連你錦城哥哥都不認識!”

宋辭是真的甜,長的是真清純可愛,一挑眉,一轉眸都是靈動勁兒,但也是真的不傻,可不想某個人裝出來的嗲!

“你,你……”

“我我我,我怎麼了……呦呦呦,某個人原來是個小結巴啊,連話都說不利索,就敢來教育我,是不是有點太不自量力了呢?”宋辭微微拉長後音,十足十的嘲諷許星瀾的愚蠢。

她真不知道,許星瀾是怎麼活到這麼大的,而且薑錦城喜歡的女人居然是這一貨色!

難不成那種精於算計的男人就喜歡這種冇智商,特彆蠢的女人,才能襯托出他的絕世聰明嗎?

宋辭撇撇唇,冷笑一嗬。

她是天使的外表,惡魔的心。

“你,你你……你不講理,我要讓錦城哥哥收拾你!”許星瀾嬌哼道。

這大小姐脾氣還真是和前世被催眠後的她一毛一樣,一樣的冇腦子,蠢到死了!

宋辭冷笑:“那你讓你的錦城哥哥來嘍!”

“我現在就讓錦城哥哥來!”許星瀾快被氣哭了,轉頭就看到急匆匆歸來的薑錦城,直接朝他撲過去,哭訴道:“錦城哥哥,宋辭她嘲笑我,還罵我,你一定要幫我做主啊!”

薑錦城眯眸:“她主動欺負你?”

幫助許星辰對付他,現在還來欺負他的人,這女人真是找死!

“是的是的,你一定要幫我罵她,還要狠狠教訓她!”許星瀾嬌氣任性的嘟嘴道。

“我來接電話。”薑錦城把電話拿走,對電話那端說:“宋辭?”

“怎麼,為你的小嬌妻出頭,來找我麻煩了?”宋辭可不慣他們臭毛病,冷冷回嗆。

“你敢欺負星瀾?”

薑錦城遊走在危險邊緣。

宋辭握著手機,頓了幾秒,毫不猶豫的跑回去,直接打斷霍慕沉開會,朝他懷裡一紮,埋在裡麵就不出來,還把手機外放扔給他。

霍慕沉遒勁有力的長臂穩穩摟住她纖腰,又一隻手準確無誤的抓住手機,剛好聽到薑錦城說:“你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