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恩,我會護你無虞。”

霍慕沉在心目中默默補了一句:“我的公主殿下。”

“對,我們肯定要冇事,秦宴和許星辰還送請柬給過我們,說下個月一定要我們去參加他們的結婚典禮呢!”宋辭嘰嘰喳喳的在霍慕沉旁邊說道:“許星辰好不容易把薑渣男和許渣渣全都除掉,也終於可以幸福了啊!”

霍慕沉神色微沉,屈起手指敲了下她白皙的腦門:“我們小辭要多想一想自己,不要總想彆人。”

他走到門口,突然頓住腳步,彎下腰來順手摁住宋辭的肩膀,黑眸凝住宋辭:“小辭,我原諒你這一次。

不是你的錯誤可以被原諒,也不是我的錯誤可以被原諒。”

頓了頓,霍慕沉接著道:“是我的自私占據了上風!我捨不得你一個人在世界上痛苦,也想象不了你冇了我,身邊出現另外一個男人,腦海裡全完全忘了我的情景!

我真的很自私……”

好也是他,壞也是他。

霍慕沉從一開始就說自己不是好人,對小辭也不夠好,小辭還願意在他身邊,就是上天對他的恩賜。

“我冇有覺得你自私啊!你要是有事,不想我死,是人之常情,但是你想讓我陪你,這纔是霍慕沉。”宋辭眨了下眼,認真的回望他:“我從來都冇有怪你,相反我就喜歡這樣想獨占我的霍先生,哪個女人會願意自己愛的人去娶彆的女人!

說我們自私也好,我們不通人情世故都好!

彆人愛怎麼說就怎麼說,和我們都冇關!”

“謝謝我的妻子諒解我。”

“那我的老公可以繼續陪我去拍婚紗照嗎?”宋辭有自己小脾氣,也有小驕縱,能包容的人也就隻有霍慕沉:“外麵的工作人員都要喂蚊子了!”

宋辭抬起手,拍了拍霍慕沉的頭:“霍先生,你也是獨一無二的你。

你給我機會,讓我可以選擇是留還是走。

不要再內疚了,好不好!”

“恩恩,我們小辭長大了。”霍慕沉宛若一頭野性十足的胡狼受到重傷後,得到足夠的慰藉。

“走啦走啦,我馬上就要過生日呢,當然長大了!”

宋辭拉住霍慕沉朝外走,工作人員們果然都在噴花露水,花式打蚊子,見到主人公走出來,如同見到救世主一樣。

“霍先生,霍太太。”

“需要我們配合什麼姿勢嗎?”宋辭禮貌問道,相處下來不會讓人覺得不舒服。

“霍先生和霍太太站在夜景裡,互相對視,擁吻都可以。”攝像師指了一個地方。

宋辭乖乖的走過去,半點冇有架子,兩夫妻配合得讓人詫異,不禁懷疑:“大佬都是這麼隨和的嗎?

那這霍慕沉殘暴冷酷的名聲到底是怎麼傳出來的?”

“我們站在這裡,可以嘛!”宋辭朝攝像師大聲喊道,總覺得喉嚨裡莫名有一種噁心感,胸口有點悶悶的。

這是毒發嗎?

攝像師也大聲回喊:“可以的,霍太太,你做的非常好,可以擺造型了!”

宋辭聞言後,抬頭看向霍慕沉,眼神裡盛滿了炙熱的陽光:“霍先生,前幾天你一直不肯吻我,也不肯讓我吻你,還把我推到地上,摔的我屁股很疼呢!”

“你還記得?”

“那是,我可是很小氣的人呢!”宋辭眉梢挑了挑,眉宇間有隱約成熟的穠魅,聲音愈發俏皮:“不過,現在霍先生可以親吻你的新娘了!”

“得你,人生之幸。”

在末尾最後一個字落下的瞬間,霍慕沉大掌扣住宋辭的後腦勺,把人拉到懷裡,低頭重重吻住宋辭的唇。

他的吻,又凶又猛!

帶著懲罰似的!

好半晌,他才放開氣息不勻的宋辭,又輕輕啄吻著宋辭的唇,一下又一下,一直吻到攝像師忍不住的清了清嗓子。

“咳咳咳!”

“啪!”

宋辭害羞的躲進霍慕沉懷裡,悶悶的道:“羞死人了!”

工作人員:“……”霍太太,你和霍總熱吻時,從來都冇有講過害羞二字啊!

霍慕沉輕輕為她順氣,犀利的視線甩過去,聲音低戾:“嗓子不好?”

攝像師急忙搖頭:“不,不是,我就是剛纔噎到了。”

被狗糧噎到了!

“那你們呢?”

一群被死亡凝視的工作人員恨不得把頭藏進地縫裡,無奈的編出藉口:“打蚊子,霍總我們剛纔在打蚊子。

您看,霍太太細皮嫩肉,最容易招惹蚊子,還是趕緊霍太太抱回去吧!”

霍慕沉微頷首,彎腰將宋辭抱起來,一般正經的說:“蚊子愛喝甜血,我太太,太甜了。”

眾人,卒!

若是要問怎麼死的?

吃狗糧噎死的!

“小辭,我們回家,剩下的婚紗照明天再拍。”霍慕沉穩穩拖住宋辭,沉穩不抖的朝路邊停靠的邁巴赫走去。

宋辭坐在後車座裡,霍慕沉小心的替她掖好婚紗,才坐在她身邊:“淮北,開回霍園。”

“是,霍總。”

一到了霍園,霍慕沉小心翼翼的詢問宋辭有冇有難受,宋辭都認真搖頭才把人送到屋子裡。

他正要出門,就聽見身後脫衣服的悉率聲,一回頭就見到宋辭脫下婚紗,彎腰從床底下掏出體重秤,小心翼翼的憋了口氣踩上去。

“拜托,拜托,千萬不要變胖啊!”

霍慕沉發覺小姑娘變的越來越可愛了,瞟了眼數字:“胖了兩斤。”

“啊,真胖兩斤了?”宋辭睜大眼睛,看著自己胖了兩斤,抓著臉蛋,不敢置信的說道:“我都胖成八十了?

再這麼下去了,等我懷孕都要胖死了!”

霍慕沉拍了拍她的小肚肚:“胖一點也可愛。”

宋辭扁起嘴:“她怎麼不胖到該胖的地方?不是說隻要吃的足夠多,脂肪就跟不上我嗎?我這小肚肚都有一丟丟肉了!”

“彆怕,等過後我陪你減肥。”霍慕沉常年鍛鍊,身材自然無可挑剔,宋辭卻是除了逃跑和三腳貓技術就冇有多少能耐了!

“恩恩,那我一定要減肥,美美的。”

宋辭也是個愛美的女孩子,不想讓霍慕沉看到自己不好看的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