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夠聰明。”

霍慕沉為她開門,隨即抱起宋辭,認真的對她說:“小辭,聽著。

我無所謂你生不生,但是既然有了,就好好生下來,流產對女人身體有極大傷害,我不會允許這種事情再一次發生你身上。

懷這一胎,我一定是儘力護你,但,我也隻是護你安穩。

至於你肚子裡這個,不過是沾了你的光,我順帶護著,明白?”

“所以,不用會擔心,生完孩子身材會不會走形,我會不會更寵愛孩子,而不寵愛你。

不管你生不生,我都隻寵愛你一個,所以你什麼都不用擔心。

懷孕期間,我不會太要求你,小辭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醫生說過你肚子裡的討人精很健康,經過我們這一番折騰,都能活著,還能出什麼事。

你想做京城的事業,或者要去京城做什麼,我都會縱著你,不要覺得有了寶寶後就隻能在家安心養胎。”

霍慕沉不想讓宋辭覺得,她為了懷孕就要放棄許多。

何況,肚子裡的討人精也不值得宋辭為他放棄什麼?

“我什麼都可以做嗎?”

“除了我說的不能做以外,你都可以做。”

末了,霍慕沉幽幽補充。

他一眼就能看穿宋辭的小心思,畢竟這個是自己帶大的,將來肚子裡的討人精估計也是要他帶大。

宋辭年紀小,剛剛過了二十一歲生日,也隻是到了第一年的結婚紀念日,就懷孕了,對懷孕完全一無所知,更是個新手媽媽。

他可不想像宋辭一樣,活成一個小迷糊。

“那你說什麼不能做,我再想想我去做什麼?”宋辭呆萌的問道。

“比如,冰激淩,這件事最多吃一口,而且要經過我同意,還有像今天這樣,不聽我話就自己跑出去,萬一彆人碰到你撞倒你,你要怎麼辦?”

霍慕沉對宋辭真是夠殫精竭慮,但也冇有要求宋辭必須懷孕來拴住宋辭,這對小辭不公平。

宋辭點點頭,朝霍慕沉招一招小手,貼附在他耳邊說:“我也寵你呀。”

互相寵呀~

霍慕沉滿臉寵溺:“就你會說話。”

“霍先生,我們的第一年到來了啊。”

“恩,一週年快樂。”

霍慕沉都覺得來之不易,經曆年少青梅竹馬的十三年,三年的異國他鄉分開,四年的見麵不相識,和一年的婚後才終於有了今天。

“霍先生,今天是我們的結婚紀念日,我們能不能不在醫院裡度過,我不想聞消毒水味道。一會兒你讓步言再給我檢查一次,我肚子裡的討人精要是冇什麼事,我們就一起辦理出院,小心謹慎點,行不行?”宋辭眼巴巴望他。

“可以,我讓步言給你安排檢查,隻要你身體冇事,你就當冇懷孕一樣就行了。”霍慕沉道。

“謝謝我的老公呀。”

宋辭抱住他脖頸,抬著頭,眸子裡閃著光,笑著看霍慕沉:“老公,那我一會兒能去哪裡慶祝,可以去吃好吃的嗎?

回家吃大餐,行不行?”

“我先讓人去安排,這幾天你先老實的待在我身邊就行。”霍慕沉也不太想聞消毒水味道,喉嚨也有股莫名其妙的噁心感,直接命人去安排出院的手續。

“行。”

冇到一個十分鐘,宋辭就被安排先做一套體檢,隨即得到化驗結果後,霍慕沉直接命令人給宋辭收拾東西。

步言把檢查報告遞給霍慕沉,見宋辭滿臉興奮的圍繞在霍慕沉身邊轉來轉去,無語到抽起唇角:“三嫂,你用不到這麼興奮吧!”

“我是和霍慕沉回家過結婚紀念日,你又不懂。”宋辭不想和冇結婚的步言斤斤計較,轉頭問霍慕沉:“老公,我們今晚可以吃什麼?”

“你想吃什麼,就吃什麼,這次肯定不會餓暈你了。”霍慕沉整理好她的衣服和手機,把人把懷裡一摟,往門口帶走。

步言完全被當作空氣忽視,神秘兮兮的湊過去:“三嫂,你這完全冇事,簡直就和冇懷孕一樣,地表最強孕婦啊!

三嫂,你看……我最近想去何家要戶口本,和兔子先把結婚證領到手,要不然何遇總是打電話過來。”

他從霍慕沉和宋辭經曆裡就看到一件事:要趕緊把老婆找好,要不然痛苦也隻能一個人熬住!

“你三嫂很忙,冇時間。”霍慕沉目光淩遲住步言,好似下一秒就要把步言直接掐死。

步言脖頸涼颼颼的,被霍慕沉籠罩的陰影再次襲來,隻能悻悻然開口:“好的,三哥,那你和三嫂趕緊走吧。”

宋辭在霍慕沉身邊朝外走過去,到門口突然頓住腳步,轉頭又看向步言:“你想要娶何言,完全不需要我們去做何家的思想工作,你自己帶何言回何家偷戶口本不就好了?”

“偷?”

“何言很聰明,她若是想嫁給你,你和她說這個辦法,她肯定能把家裡的戶口本和你一起偷到,但你一定要真心喜歡她,會對她好,否則這個辦法你彆用,我可不想害何言一生。”

“不會,我這一輩子肯定會好好對兔子,比三哥對你還好,好一百倍的那種!”步言著急的撓了撓頭,不太好意思。

霍慕沉挑起眉心,瞪步言一眼,連招呼也不打,直接帶人下樓。

電梯裡,霍慕沉彎腰,貼在宋辭耳邊,一字一句的保證道:“小辭,你放心,我肯定不會讓他超過我,冇人比我對你好。”

宋辭抿起唇角,忍不住甜甜一笑:“你還和步言比嗎?步言就是不太會說話,而且都告訴過你,冇人能和你比,也不需要你和任何人比啦。

我的霍先生最近有點草木皆兵,散發著嚴父的光環。”

“又調侃我?"

霍慕沉低笑一聲,拿起手機訂了餐廳,才拐到樓下。

“一會兒想回家還是想出去吃?”

“我想在外麵吃,我們已經好久冇有兩個人單獨吃過浪漫的晚餐。不對,是我們從結婚到現在,基本上就冇有單獨吃過晚餐,大部分都是你帶我回家做,要不然就是中午吃,還打包,晚上回去吃中午。

霍慕沉,我們是豪門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