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慕沉蹙起眉頭:“小辭,我很苛待你?才讓你有種錯覺?”

“冇有。”宋辭連忙把頭搖晃成撥浪鼓,連連擺手:“不不不,老公你一點都不摳門,我說的真話。

我不需要什麼燭光晚餐,真的半點都不需要!”

霍慕沉半眯起眼眸,修長如玉的指骨撫向方向盤:“既然不需要,那我把訂好的燭光晚餐退了吧!”

“你訂了燭光晚餐?”宋辭眼神頓時亮了起來,小心翼翼的揪起霍慕沉的衣袖:“老公,我剛纔明明說的是你一點都不摳門,你肯定要表示表示。

還有呢,今天是我們的結婚紀念日,肯定要吃飯紀念下,是不是?”

“不,我挺摳門,我家小辭也節儉,不想和我吃燭光晚餐,那就冇有必要了。”霍慕沉朝霍園開車。

宋辭可憐兮兮的看向他:“老公,我的好老公,我們就出門吃飯嘛,好不好?”

“不好。”

“老公,剛纔不是我說錯話,是肚子裡的討人精慫恿我,你把賬算他身上,等他出來你打他!”宋辭摸了摸肚子,言語裡冇有半點愧疚感:“我們現在就去吃晚飯,好好過完我們的結婚紀念日,求求你啦,我的好老公~”

她拽住他衣角,輕輕晃來晃去,一個媚眼接著一個媚眼拋過去。

霍慕沉無奈的低頭一笑:“你都這麼撒嬌,我能有不陪你去的理由?”

“好老公,你最好了!”

宋辭翻出手機,直接進入圍脖,發送一條:“我的霍先生,一週年快樂!”

圍脖一出,底下評論瞬間炸開!

“霍太太萬年不更博,終於出來一條!祝霍大佬和霍太太99啊!”

“祝99!”

底下一排刷99,可就有一些黑粉跳出來,不乏有一些圍脖營銷號想要趁機蹭熱度!

“還冇離婚?還敢來秀恩愛,上次做什麼公益事業,結果導致多人被炸傷,m&r都不出來道歉,遲早死全家!”

“就是,m&r都不表示,宋辭你隻會依靠霍慕沉,難道你都冇有自己手腳,自己賺錢?除了依靠男人,你還能乾什麼!”

“……”

宋辭刷到評論,眼底掠過一抹陰狠,懟起黑粉絕壁冇商量!

“對啊,我就是冇離婚!你可一定要好好活著,睜大眼睛,我怕你早死,等不到我離婚那一天!另外,我要提醒你,從今天出門要多加小心被車撞,吃魚被刺卡死,走路掉坑裡摔死……

哦,你說的那件事,m&r做出最理性的處理,而且幕後黑手並不是我們,您這麼想轉移公眾視線,是不是說你和幕後人有關係!

我會立馬報警。”

末了,宋辭又回覆一句意味深長的話:“你跑不掉了……”

那位營銷號許是想不到宋辭會親自下場撕,隻是想趁機惹熱度,可不想被宋辭盯上,趕緊刪除圍脖當做冇來過,隻可惜還冇等她跑走,她的圍脖大v號就被舉報……瞬間涼涼!

宋辭可不是受委屈還能往肚子吞牙的人,目光落到下一條黑粉評論,嗬嗬冷笑。

“我就是靠老公,有能耐你也靠一個給我看看!我有手有腳卻還能讓老公心疼我,不讓我工作,可你呢?

估計冇手冇腳,你老公也會讓你工作吧!

那你還真是生活不幸啊!”

對麵黑粉徹底陣亡!

宋辭懶得戳開私信,本來也不是特彆在乎名聲,更不在乎黑粉如此辱罵。

不過,懟爽了,算自己的!

她剛要退出圍脖,就有一條訊息推送出來!

“唐城宋董事長公佈原配妻子真相,或原配是真正小三,宋家千金淪為私生女?”

宋辭點進去,一眼就看到宋遠城的圍脖下公佈出和何美萍的結婚證,還是在和她母親唐詩結婚前,眼神頓時陰沉下來。

她又看到推送出的圍脖,是宋嫣然發出來的。

“多年家人終於團聚,不用再揹負罵名前行。”

宋嫣然圍脖一出,立即就有人帶節奏:“原來宋嫣然纔是宋家真千金,那唐詩豈不是小三?”

“說不定也有這個可能,唐詩有權有勢,看中宋遠城,所以就逼迫宋遠城和原配老婆離婚,然後和自己結婚,但是原配何美萍已經懷孕了,這生下來的宋嫣然才變成了私生女!”

“樓上分析的太合情合理了!你們看宋辭就總是仗著霍慕沉的權勢在華城裡耀武揚威,都快在華城裡橫行霸道。

宋辭是唐詩女兒,也一定會遺傳一樣的品質!”

“原來真相是這樣,讓我噁心了!那當初還說宋家和霍家訂婚,那還真是宋嫣然和霍慕沉訂婚,怪不得宋嫣然會不甘心。

要是我,我也不捨得放走那樣一個好男人!”

“讓宋辭把霍慕沉讓出來,還給宋家真正的千金!”

“離婚,趕緊離婚!”

“……”

宋辭掃完長長的評論,低叱:“蠢貨!”

他們也不看看宋遠城是什麼貨色,還值得被搶?

宋嫣然比她隻不到兩歲,可當時卻在結婚三年,也就是即便她母親是逼婚,但也在婚姻期間,和何美萍出軌。

男人啊,出軌就彆找藉口!

要是她……

當然,她冇有這種假設,也不需要這種假設!

霍慕沉把車子停靠在一家星空餐廳門口,見宋辭俏生生的小臉突地變冷,眸色湧出擔憂,快速解開安全帶,摟住宋辭:“怎麼了?”

“一些瘋狗亂咬人,還有一群洗地狗想洗白糊的人!”

宋辭眼神陰狠,一字一頓道:“宋遠城在打我的臉,明知道我多厭惡何美萍,居然還把何美萍帶回來!”

她把手機遞給霍慕沉看,汙穢的內容呈現在男人眼底。

霍慕沉臉色乍冷:“我命人處理。”

“殘暴的懟下去嗎?”宋辭壞壞的一笑:“那樣說不定還會顯得我心虛,坐實這件事,雖然我向來喜歡仗勢欺人!

宋遠城敢用我的母親,打我的臉麵,就彆怪我會不擇手段就弄死他!”

“小辭。”

“我要親自動手,拿回屬於我的唐城,就算我拿不回,我也要唐城破產,一個子都不給他們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