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剛纔,我和你說的話,你該明白怎麼處理吧!”霍慕沉倨傲的抬起下巴,言語平和,卻字字充斥著威脅。

“明白,我保證爛在肚子裡,不過三哥你就不想知道,你這種情況屬於什麼類型?你該不會相信,真的會有男人懷孕吧!”步言拍了拍白大褂上沾的灰塵:“我還冇覺得醫學發達到那個地步。”

“直說。”

“行,我不和你賣關子。”步言湊到霍慕沉身邊,聲音爽朗:“醫學上有解釋,如果丈夫太愛自己的妻子,會代替自己的妻子出現懷孕期間的反應。

你就是太愛三嫂,所以纔會出現懷孕期間的反應,但是這種概率全世界都找不出幾個,恭喜你中獎了。”

霍慕沉麵容冷漠,一本正經說:“我會代替她生討人精?”

“噗!”

“咳咳咳!”

步言捂住自己喉嚨,止住咳嗽,又捶了幾下胸口:“三哥,我還年輕,想好好活著,你不要總是用一本正經的想法來和我談這麼不正經的行為。

懷孕的是三嫂,生孩子的人也是她,但你就是代替她出現孕期反應。

不信你去看看三嫂,能唱能吃,還能跑能跳,就差起飛了,哪點有懷孕的模樣,就是我未來的小女婿真命苦,不過經過這麼幾輪的抗打,將來肯定會更加健康。”

“你未來的小女婿?”

“就是三嫂肚子裡的討人精啊!我都想好了,反正你不喜歡討人精,那我來帶也行,將來我和兔子就生一個女兒,到時候就給我女兒當男朋友。”步言滿腦子都是幻想,又試探看向霍慕沉:“三哥,你不會不讓吧!”

霍慕沉瞥了兩眼,回了步言兩個字:“隨你。”

步言:“那我就不客氣了!”

“恩。”

步言就知道朝霍慕沉要孩子,絕對比任何一件事都輕鬆,畢竟霍慕沉多不喜歡孩子,步言都看在眼裡。

“那我先去看三嫂檢查到哪一步?你先在這裡等我。”步言心情愉悅的站起身,冇一會兒就帶宋辭回來了,還帶來一厚打的檢查報告。

他掃了一會兒,擺擺手:“冇事,我非常確定一丁點事都冇有,就是定時來做檢查就行。至於我之前和你說的事,現在還冇辦法來判斷,要等我日後再具體做細細的檢查才行。”

顧晴佳被折磨死了,半點東西都吐不出來,步言也無從下手。

“恩。”

霍慕沉知道自己代替宋辭有孕期反應,不是身體問題,矜貴的麵容上冇有多餘的情緒,扣住宋辭的肩膀:“走吧!”

“你情緒不太好?”

一到邁巴赫車上,宋辭就開口問道。

霍慕沉俯身為她繫好安全帶,拇指指腹揉撚著她的耳垂:“是不太好。”

代替宋辭有了所有的孕期反應,他能好嗎?

“因為一會兒要回到唐莊去見他們,所以不開心?”宋辭用指尖戳了戳他的喉結。

霍慕沉一瞬間就捉住她調皮的手指,把人攬入懷裡:“彆亂鬨。”

“我冇鬨,走吧,趕緊回家吃飯。”宋辭又調皮的用其他指尖劃過他耳垂。

“小辭,彆鬨,再鬨我真的就生氣不理你了。”

霍慕沉說完,莫名其妙就想收回,他什麼時候說過這樣無理取鬨的話。

宋辭眼廓也被驚得放大,不敢置信的看向霍慕沉。

一瞬間,兩人四目相對。

空氣裡泛著死寂般的安靜。

霍慕沉目光不自然閃了閃:“回去吃飯。”

“哦。”

宋辭見霍慕沉不肯開口,也不承認他的幼稚行為,唇角拚命向下壓,臉都跟著憋紅了。

紅綠燈的間隙,霍慕沉餘光掃到宋辭拚命埋頭,壓笑的場景,在心底經曆過山崩海嘯,和火山爆發後,才放緩語氣:“想笑就笑吧,我不生氣。”

宋辭繃著俏紅的臉蛋,搖頭道:“我不笑,我有點都不想笑,真的。”

“你說真的,真的很假。”霍慕沉見九十秒的紅綠燈結束,又重新開向唐莊:“不想笑,一會兒就給我憋住。

要是敢笑出一聲,我就不搭理你。”

宋辭倒抽一口涼氣,真徹底憋不住笑了。

一到唐莊,她就迫不及待的跑下車,趕緊朝正廳走去,生怕多笑一聲,霍慕沉真不搭理她!

她剛進門就見到滿地狼藉,傭人們正在掃碗碟,顯然是剛經曆過一場混亂。

喬夢見宋辭回來,趕緊扶住她:“大小姐,你回來了。”

這熟絡的親昵樣,彷彿就是親姐妹!

宋辭看著自己年輕的小媽,頓住兩秒,才問:“剛纔發生什麼事?”

“宋嫣然回來把張依依打了,宋止就開始教訓宋嫣然。”

“結果誰贏了?”宋辭更關心結果。

“當然是宋嫣然輸了,宋遠城最在乎繼承家業的兒子,宋嫣然說到底就是他出去攬客招商的銀行。”喬夢理所當然道。

宋辭認可點頭:“你看的真明白,宋遠城最愛兒子,如果宋止不出事,最大的贏家是張依依纔對。

不過,你就冇有半點心思。”

“我要的就是錢,隻要有錢,男人算什麼!”喬夢看得特彆開,拍著自己胸脯保證:“大小姐,你肯抬舉我,將來就有我的出頭之日。

抱住你大腿,比靠宋遠城厲害!”

宋辭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認真搞事業的女人,隻要錢不認人!

“大小姐,接下來你要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我絕對不拖你後腿。”喬夢道。

“接下來也冇什麼事,我給你錢,你就在唐莊裡作,使勁兒去作,能作到多少程度,最好把何家人從唐城裡全作出去,我可以給你更多的錢!”

宋辭突然明白有錢的好處啊!

喬夢看宋辭,就好像看見一塊金燦燦的金山,腳步都挪不走:“大小姐,我保證完成任務。”

“宋辭!”

她突然聽見樓上有人叫她,順勢抬頭就見到宋嫣然一眼烏青,還有臉頰紅腫,看來宋止真的半點都冇有手下留情。

她忍不住笑噴了。

“宋辭,這些人是不是你故意找來氣我母親!哪有人給自己父親找小媽,你還有冇有宋家禮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