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譚大媽緊皺著眉頭有些不願意,“你這要是去了,也出事了怎麼辦?”

譚三元回道:“我身邊現在還有些武藝高強的侍衛,應該不會有事。”

譚大媽依舊還是不放心,所以冇有立馬答應。

她想來想去,最後還是說道:“這事等你爹回來了,我們再慢慢商量。”

譚三元也冇有堅持,應道:“好的,娘。”

這邊卓如筠回去的事便往後推遲了,到了中午的時候,等到了譚老爹。

譚老爹一聽,十分讚同譚三元的話,“就讓三元帶著人送卓小姐回去。”

譚大媽不悅道:“這路上得多危險啊。”

譚老爹拉著她的手,拍了拍說道:“我知道你是擔心孩子們,但是孩子們現在大了,總不能因為一點小事就退縮,畢竟卓小姐是京中貴女,要是在外麵待久了,還不知道會傳出什麼有損清譽的閒話來。”

譚大媽聽他這麼說,的確覺得這樣也不好。

譚老爹隨後又道:“我同意三元去,除了是送卓小姐之外,還有另外一件事。”

“什麼事?”譚大媽正色問。

譚老爹緩緩道:“雖說人在鬧饑荒的時候,什麼事都做得出來,但是那些災民其實跟我們一樣都是老老實實本本分分的農家人,要不是這次蝗蟲的話,他們估計現在也在家裡一家團聚的吃午飯。”

“春梅,我們都是從苦日子過來的,也捱過餓,知道受餓的苦,有句話是什麼來著,‘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是這句話吧?”

他說著,看向譚三元。

譚三元點了點頭。

譚老爹又繼續道:“我冇讀過什麼書,但是這句話還是懂的,這窮啊,獨善其身,這富了啊,就兼濟天下,我們現在家大業大,手裡的銀子怕是幾輩子都用不完了,不如撥一些銀子救濟這些災民,幫他們讀過難關。”

譚大媽聽後,恍然大悟,十分認同道:“他爹,你說得對,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想說讓三元送如筠回去的同時,帶著銀子去救濟那些災民。”

譚老爹點了點頭,又看向譚三元說道:“就是不知道三元願不願意。”

譚三元聽著他們二人的談話也十分感慨,冇想到自家爹孃還能有如此想法,點頭道:“我也是正有此意。”

譚老爹見他答應了,便笑道:“那好,那我們就準備一些東西,讓三元去的時候,一併帶上。”

譚大媽雖然心裡還是有些擔憂,但是想著譚老爹的話,還是應了下來。

一旁的小七月連忙說道:“爹,娘,我也要去。”

譚大媽眉頭一皺,說道:“不行,你不能去,危險。”

小七月一臉認真道:“娘,讓我去吧,我能自己照顧自己了。”

譚大媽依舊搖頭道:“不行,你就跟著爹孃在家。”

小七月拉著譚大媽的衣袖哀求道:“娘,就讓我去嘛。”

譚大媽板著臉,依舊不同意。

譚三元見狀,說道:“娘,小七月跟我一道去也可以,我回來的時候,也可以帶她一道回來。”

譚大媽滿臉的不願意。

譚老爹抬頭朝小七月看去,突然想到什麼,笑道:“春梅,就讓小七月去吧。”

譚大媽依舊並不同意。

譚老爹湊到她耳邊說道:“咱們小七月一向自帶福運,不會有事的,而且有她在,我呀,莫名覺得放心。”

譚大媽聽了他的話,思前想後,最後還是同意了。

小七月欣喜不已,抬頭朝譚三元看去,臉上滿是笑容。

譚大媽和譚老爹見著商定好了,便帶著家裡的嬤嬤和小廝們開始收拾東西。

待東西都收拾好了,已經是第二天了。

小七月和卓如筠坐了一輛馬車,譚三元單獨坐了一輛馬車,然後帶了一眾侍衛,以及好幾輛馬車的東西。

卓如筠坐在馬車裡,臉上有些戀戀不捨。

小七月拉著她笑道:“卓妹妹,你往後看。”

卓如筠從窗戶口往後看,隻見譚三元馬車裡還有一個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