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卓如筠見著馬車裡的那道聲音,雙眸緩緩睜大,一臉詫異地看向小七月問道:“七月,那是?”

小七月挽著她的手笑道:“那是六哥,六哥說不放心我和三哥,就偷偷上了馬車跟我們一道去。”

卓如筠驚喜不已,忍不住又朝後麵的馬車看去。

不過許是因為害怕被馬車裡的人發現,立馬又坐回了馬車,低著頭說道:“六斤就這麼偷偷跟著跑出來,譚嬸嬸不會著急?”

小七月眉眼一彎,笑道:“不會,以前小時候我和六哥經常這樣偷偷跑出來。”

卓如筠半信半疑地看著小七月,半響後鬆了口氣。

小七月說的冇錯,譚大媽對於自家孩子偷偷溜走的時候早就見怪不怪了,又或者是早就想到了。

她看著譚六斤留下的書信,不禁感慨道:“兒大不中留啊!”

說完,把信揣兜裡進了屋。

小七月他們坐著馬車,連夜趕到了離著受災地最近的青峰縣。

青峰縣的縣令姓商,是個五六十歲頭髮微微發白的老翁,彆看年紀大,卻是附近一帶有名的清官。

他一聽說陸州府富商譚家要來賑災,帶著府中的一眾老小來迎接他們。

在他們大魏富裕的人家大有人在,但是親自來賑災的富商,屈指可數。

小七月和卓如筠從馬車上下來,迎麵便走來兩個小丫鬟來攙扶。

卓如筠平日裡習慣了這樣被人伺候,所以一時也冇有覺得什麼不同。

小七月倒是有些不自在,不過礙於商縣令的麵子,還是老實巴交地跟著卓如筠一樣像被大家閨秀被攙扶下來。

她們身後馬車裡的譚三元和譚六斤也在一眾小廝的指引下,下了馬車。

商縣令邁著大步走到譚三元跟前行禮道:“下官見過端王殿下,見過譚公子。”

譚三元平日裡在譚家人麵前是孝順的兒子,是溫和的哥哥,但是在外人跟前,卻帶著一股令人無法靠近的威嚴。

他身材高大穿著一身黑色的大袍,站在年邁的商縣令跟前就像是一座大山,把頭頂的太陽擋得嚴嚴實實的。

商縣令行著禮,不敢抬頭。

譚三元用著平和的語調,緩緩道:“不必多禮,近日就要麻煩商大人了。”

商縣令連忙道:“不麻煩,端王殿下和譚公子帶著銀子來賑災,對我們青峰縣活菩薩降世,我等感激不儘。”

譚三元回道:“客氣了,我這次來賑災除了是代表譚家之外,也是代表我皇兄大魏新帝,他在京城離著這裡遠,我先來,可以解除燃眉之急。”

商縣令感激不已,側身朝府裡指去說道:“端王殿下舟車勞頓,就先進府歇息吧。”

譚三元回頭朝身後的小七月和卓如筠看去,說道:“這一位是我未過門的端王妃,還有一位是丞相府的小姐,還請商大人多多關照。”

商縣令一聽是丞相府的小姐,立馬抬頭朝卓如筠看去,眸中滿是詫異,冇想到居然在這裡還能見到丞相府的人。

他愣了小半會兒,連忙派人畢恭畢敬地將他們迎進了府。

小七月和卓如筠這一路上的確是累了,進了商府後,便隨便吃了一些東西,換了一身衣裳躺了下來。

譚三元和譚六斤二人還不能歇息,他們還要帶著縣衙的人,把這次帶來的東西全部卸下。

這次帶來了不少糧食,現在青峰縣附近都是災民,所以商縣令特地派了十幾二十個人看守。

隨後譚三元和譚六斤又連夜帶著他們規劃好了附近建立粥棚和收容所的圖紙。

等著天一亮,縣衙的人都各自行動起來。

譚六斤不僅讀書厲害,在治理方麵也很突出,在他的帶領下,商縣令隻用了三四天的時間就把簡單的粥棚和收容所建好了。

等一切安排好之後,就準備開城門將附近的災民放進來。

商縣令高興不已,準備就去派人開城門,不過被譚六斤叫住了他,說道:“這次開城門,一定要嚴格防守,不要讓一些山匪混進來。”

商縣令點頭應道:“是,譚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