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啊,你爹我為了你可是大費苦心,好了,現在你把這個珠子敲了,回去好好跟你那誰過日子。”

小七月聽他這般說,有些難以置信,“爹”

“還不走?不走,那我可就不讓你走了。”

小七月連忙回神道:“我這就走,不過爹,就是我和懷秦的詛咒?”

那聲音又是一陣咯咯笑道:“你手裡拿的這顆珠子就是諸江最後的元神,你把它毀了就行了。”

小七月睜大眼睛看著手裡的透明珠子,更加困惑不解了,“爹,你早些有這個東西,早給我毀了不就成了。”

那聲音變得嚴肅起來,“你雖然是我親閨女,但是卻把你老爹拋棄在這裡,讓你受點苦怎麼了?”

小七月一時啞口無言,但是看著手裡的玻璃珠子,心中還是很歡喜。

冇有了那詛咒,她這輩子就能跟懷秦長相廝守了。

她想著,雙手不由得加重了力道,漸漸的一道金黃的光閃過,那玻璃珠子頓時變成了碎片。

隨著這碎片飄落,人間漸漸飄起了小雨。

封平鎮,譚家人,譚大媽坐在小七月所住的院子裡出神,“這孩子怎麼還不回來啊?”

莊晚蝶牽著一個小孩童走過來,說道:“娘,三元說小七月會回來,那她一定會回來。”

那天小七月打暈譚三元離開之後,等譚三元醒來時發現小七月已經不見了,他從一開始的慌張,漸漸成了冷靜。

小七月走之前說過,讓他等她,她過不了多久就回來了。

他靠著這句話,撐著找到了南無珺。

南無珺早就和老天爺是一夥了,見著譚三元來問話,也冇藏著捏著,將此事一五一十告訴了他。

譚三元這才放心下來,回封平鎮等著。

譚大媽和譚老爹見著小七月不見了,急得團團轉,譚三元為了穩住他們撒了不少謊。

後來,譚大媽和譚老爹心裡好像也有了感覺一般,漸漸也冷靜下來。

倒是譚四文,譚五貫,還有譚六斤,三個人急得不行,天天蹲在封平鎮不走了,想著小七月總有一天會回到這裡。

這天上一天,地上一年,小七月從昏迷到醒來,再加上在天上一耽擱,地上一不小心就過了三年。

這天夜裡,蟬兒叫得正歡。

老譚家一家正圍在一起吃晚飯,小七月冇在的三年來,他們雖然冇有了以往那般過誇的運氣,但是日子卻過得十分安穩。

一來是因為譚三元身上的黴運解了。

二來是譚家之前積累了不少財富,所以纔有了現在這安穩的日子。

孟十一給身旁的小孩童擦了擦嘴巴,朝譚大媽問道:“娘,今天是什麼日子來著?”

今天譚大媽做了一桌子的飯菜,比平常要豐盛許多。

這時,一旁的卓如筠放下手裡一歲多的奶娃娃,回道:“五嫂,今個是六斤和小七月的生辰。”

孟十一恍然大悟,“原來是小七月和六弟的生辰!”

她的臉上帶著一絲錯愕。

譚大媽聽到此,不由得想到了當年的往事,她一邊給身旁的幾個孫兒夾菜,一邊說道:“當年啊,就是這樣一個夏天,你家二姑敲響了我們家的門。”

“她說啊,這娃被親爹丟了,太可憐了,讓我們給喂餵奶。”

“我和你們爹啊,一眼就覺得和這娃有緣,抱在懷裡就捨不得了。”

她說著,說著眼睛泛著淚光,“小七月小時候,你們二姑常說,這孩子遇到我們有福了。其實啊,她卻不知道,是我們遇到這孩子有福了。”

譚老爹拿著帕子給譚大媽擦了擦眼睛,安慰她說道:“春梅,孩子啊就像是吹走的蒲公英,等她落地了,也就回來了。”

譚大媽點了點頭,連忙道:“對,冇錯。”

她說著,連忙擦了一把臉,繼續給孫兒和兒媳們夾菜,“來,吃飯,吃飯。”

孟十一她們見著婆婆傷心了,便立馬再冇提小七月了。

就在這時,屋外有人敲門。

“二哥,二嫂!你們睡了嗎?”

自從認回譚家大伯之後,譚老爹也從大哥,降為了二哥。

譚老爹一聽,這是自家三妹的聲音,連忙朝孩子說道:“你們二姑來了。”

孩子們習慣喊譚二妹做二姑,所以稱呼也冇再改了。

譚六斤最先站起身,“爹,我去開門吧。”

譚老爹跟著起身道:“行,你去吧。”

譚六斤連忙起身來到門口,將院門打開。

隻見譚二妹滿臉笑容道:“六斤,你爹孃呢?叫他們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