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氏看著他手裡的白綾,麵容扭曲,拚命地朝後退著。

不行,不行,你不能殺我,你不能殺我,老爺,我們可是做了十幾年的夫妻啊,你怎麼能如此狠心就這麼看著我死呢!

她這纔剛剛當上曹夫人冇幾天,當真不想這麼早死,隻能想辦法先抓住曹縣令對她最後的惻隱之心。

然而,曹縣令大步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冷聲道:你不為我們曹家想,你也得為我們的女兒著想啊!你若現在不死,被抓到公堂上去,判個殺人償命,你讓我們女兒今後的臉麵往哪裡放!

林氏一聽,開始為難起來,但是跟女兒的幸福相比,她更怕死,依舊求饒道:不行,不行,老爺,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啊!你就放我走吧!

曹縣令雖然為人自私自利,但是還冇到親手殺人的地步,手裡拿著白綾遲遲冇動手。

然而,就在他們二人糾纏之時。

知府大人的人已經來了。

隻見十幾個捕快一齊衝進來,直接將林氏拿下。

林氏這回就算想跑,也跑不了了。

前些日子還端坐在屋內的曹夫人,這下卻披頭散髮地被押上了囚車。

囚車走在平陽縣的路上,圍來了很多人,紛紛朝林氏指指點點,更有人丟雞蛋,丟菜葉子。

一個謀害正妻,陷害嫡女的妾室,誰能不恨呢?

人群之外的客棧裡,曹夢霜站在窗旁靜靜看著林氏,雙眸深沉,也不知是高興得多,還是多感慨得多。

顧尤亭走到她身旁緩緩道:你放心,此次證據確鑿,她一定會罪有應得。

曹夢霜輕點頭,臉上滿是感激,多謝顧公子。wWω㈤一㈥0Cò

顧尤亭順著她的目光朝人群裡也看了一眼,良久後說道:當晚給你娘接生的人,我查到了。

誰?曹夢霜連忙抬頭看向他。

去年她娘生產的時候,她正巧去了鄰縣,回來的時候,妹妹就已經夭折了。

這次,因為林氏的事情,她意外發現,那個所謂早夭的妹妹可能根本就還冇死。

所以她讓顧尤亭偷偷去查了當時接生的產婆。

顧尤亭緩緩回道:當時給你娘接生的產婆,正是白府趙管家那位新夫人。

曹夢霜一聽,不由得想到了譚大媽和小七月,就是那譚大孃的小姑子?

顧尤亭不知道她說的是誰。

曹夢霜自個沉默半響後,突然好像明白了什麼,連忙道:這譚大孃家裡也有個和我妹妹差不多大的女孩兒,我一直瞧著她與我有些眼緣

顧尤亭正色說道:你是懷疑產婆將孩子給抱走了,送給了自己家人來撫養?

曹夢霜輕點頭,很有可能。

顧尤亭連忙道:你知道是他們家住哪裡嗎?

曹夢霜搖頭道:我隻在趙家和白家的鋪子見到過他們,當時我還把我的紅色手繩送給了那孩子。

顧尤亭聽著一驚,回道:我想我知道那孩子在哪裡了?

在哪兒?曹夢霜問。

顧尤亭回道:前些日子我去了封平村安撫村民,在一個女娃娃手上看到了你的手繩,應該就是你說的那個孩子。

曹夢霜心中一喜,封平村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為你提供最快的農門團寵:家有萌寶小錦鯉更新,第204章

大姐知道小七月是妹妹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