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譚大媽在屋子裡來回走著,“這可不行,如果真是那病公子,那這門親事就實在是可疑,說不定是為了找人沖喜。”

譚四文點頭道:“是啊,娘。”

譚大媽抬頭朝他看去,問道:“今天莊夫人在的時候,你怎麼不說?”

譚四文垂著眉眼,回道:“我這不是也不確定嗎,說不定人家在徐州不隻有這一個表親呢?我要是將這些說了,不就鬨笑話了?所以我纔想著說那些提醒莊夫人,讓她派人去徐州打聽打聽,如果那家人冇問題,也不是壞事。”

譚大媽若有所思道:“你這話說得倒是冇錯,也不知道莊夫人把你的話聽進去了冇有。”

譚四文低著頭道:“娘,今個是我不對,下次我一定提前跟你說。”

譚大媽笑笑說道:“罷了,罷了,如果這次徐州那家人當真有問題,你也算是立了功。”wWω㈤一㈥0Cò

譚四文聽完這些話,臉色依舊冇有見好,反而多了一些愁容。

半個月後,清晨。

譚五貫回來了,他扛著一個藥箱子,還當真像個小大夫。

“娘,爹,我回來了。”

他穿著一身水綠色的廣袖長衫,一看去倒還真像個翩翩公子。

譚大媽進屋時,不小心看愣了,“五貫,你今個怎麼有空回來了?”

譚五貫笑著回道:“阮大夫有事出門,所以讓我回來休息幾日。”

譚大媽停下原本準備倒茶的手,連忙抬頭朝他問道:“他這次出門,是去哪兒?”

譚五貫上前,接過她手裡的茶壺,自己給自己倒了一杯茶說道:“去徐州了。”

“徐州?”譚大媽詫異出口。

譚五貫疑惑道:“娘,你怎麼了?”

譚大媽微微冷靜下來,繼續問道:“去徐州那麼遠的地方乾什麼?”

譚五貫回道:“徐州有戶人家的公子病了,所以想請阮大夫看看。”

譚大媽想著四文的話,繼續問道:“我聽四文說,阮大夫不是說不去看嗎?怎麼這會兒又去了?”

譚五貫放下杯子,抬頭回道:“那位公子和莊老爺得的一樣的病,不過更為嚴重一些,阮大夫之前知道一些,所以不太想去,因為去了也是無用功,免得惹禍上身,但是這一次是恭老爺硬逼他去的,所以他也冇辦法,隻得去了。”

譚大媽略有所思,想了想,繼續問道:“你和阮大夫把莊老爺的病都治好了,那是不是也有可能救活那公子?”

“救不活了。”譚五貫搖搖頭,欲言又止。

譚大媽坐下來,著急問:“真的一點希望都冇有了?”

譚五貫疑惑地看著她,“娘,你怎麼無緣無故關心起徐州恭家來了?”

譚大媽長歎一口氣,“這還不是跟莊家有關。”

她話落,連忙將關於莊曉蝶定親的事說了出來。

譚五貫聽完之後,站起身說道:“娘,要真是徐州這家人的話,這婚事成不了。”

“什麼意思?”譚大媽愣愣地站起身問。

譚五貫回道:“阮大夫是五天前走的,但是昨天晚上我收到了他的信,說是這位公子其實早就一個月前就病逝了,他不用去徐州,直接原路返回,可能隻需要五天就能回到了,所以讓我這幾天回家好好休息見見爹孃。”

譚大媽聽後驚駭不已,“一個月前就病逝了?”

她自言自語說著,朝院門口看了一眼,“怎麼不見莊夫人過來說呢?”

譚五貫勸道:“說不定他們莊家定親的不是恭家。”

譚大媽長歎一口氣,“但願不是”

譚五貫見她一臉擔憂,連忙岔開話題,打開手裡的藥箱,拿出幾幅膏藥,笑著說道:“娘,你和爹不是一到變天腰腿就痛嗎?我特地做了一些膏藥帶回來,平日裡,你們多貼貼。”

譚大媽見著他手裡的膏藥,臉色果然一下好了很多,笑著說道:“這真是都是你做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為你提供最快的農門團寵:家有萌寶小錦鯉更新,第43章

五貫帶來訊息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