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太醫喚了幾聲冇有人迴應,又繼續喚道:“來人,快,幫我把藥拿來!”

屋外的小藥童聽到聲音,小跑進來問:“高大人,您怎麼了?”

高太醫抬起頭說道:“快,快把治瘟疫的藥給我吃,快!”

小藥童眉頭一皺,走到他身邊,一臉無奈說道:“高大人,這藥一共就隻有十幾副,都餵給病人們吃了。”

高太醫抬起手朝外一指說道:“去,去找譚五貫,他有藥!他有藥!”

小藥童立馬明白了,低下頭小聲說道:“高大人,您這次頂了他的功勞,他可不一定會給藥您!”

“咳咳!”高太醫捂著胸口劇烈咳嗽著,氣勢洶洶道:“我姑母是寧妃,他敢不給藥我!你派人去給他傳話,讓他現在就把藥送來,不送的話,我讓他好看。”

小藥童嚇了一跳,連忙彎下腰,說道:“是,大人,小的這就去。”

高太醫顫抖著手,抓著桌上的杯子就朝小藥童砸去。

小藥童跑得快躲過了一劫,走的時候,聽到身後傳來的杯子破碎的聲音,整人被嚇了一跳,小臉兒變得慘白。

他一路小跑,找到了丹長縣的縣令,給譚五貫寫了一封信,說是想要在他那兒求幾服藥,語氣自然比高太醫的要好許多。

這封信在一天之後送到了阮大夫府上。

因為譚五貫回了封平村,所以阮大夫有派人將信送到了老譚家。

十分不巧的是,老譚家這天都去了果園,一家人幫著把最後一批柑橘都摘了。

送信人敲了敲院門,見著冇人應,便直接將這份信塞進了門縫裡。

屋子裡留著看家的小黑見著從門縫裡塞來的信,立馬咬住,隨後幾口幾口把信給撕碎了。

它搖著尾巴,揚著頭,一副得意的模樣。

果園內。

小七月坐在樹上,一邊摘著柑橘一邊吃著,“娘,這柑橘可真甜。”

譚大媽接過她摘下來的柑橘,放在籃子裡,笑道:“你若是喜歡吃,等明年開春,再讓你爹種一些。”

小七月將手裡的一瓣柑橘放在嘴裡,嚼了嚼,“好呀,再多種一些。”

同樣是在樹上摘柑橘的譚五貫連忙探頭說道:“娘,這柑橘真的可以多種一些,這次鳳陽縣和丹長縣的瘟疫,多虧了這柑橘皮入藥。”

譚大媽笑盈盈道:“行,多種一些,多種一些。”

她連連應了幾句啊,笑得合不攏嘴。

譚四文將一籮筐裝好的柑橘,放在一旁說道:“五貫,這柑橘皮入藥是好事,但是等春天來了,怕是不容易儲存。”

站在小七月樹下的譚三元連忙道:“不如就將這柑橘皮都曬乾,就跟橙皮一樣,然後拿罐子密封做好,也方便配藥。”

譚五貫抬手摘了兩個果子,笑著說道:“我正巧打算這麼做。”

小七月聽後,將方纔吃過的柑橘皮全部用自己的裙襬兜起來,抬頭彎著眉眼笑道:“五哥,你瞧瞧,這些有用冇?”

譚五貫低頭看去,點了點頭,“有用,有用,咱們吃完剝下來的皮,都可以入藥。”

小七月欣喜不已,坐直身子,準備從樹上跳下來。

譚三元連忙上前扶著她,“小心一點。”

小七月大大咧咧,握著他的手,直接往下跳。

雖然跳得猛,但是樹不高,所以也冇事。

小七月鬆開譚三元將自己裙兜裡的柑橘皮放在了一旁的空簍子裡,拍了拍手說道:“有了這個,不管啥瘟疫,都不怕。”

一旁的譚大媽和譚老爹都隻當她說的是玩笑話,笑了笑,冇放在心上。

而譚五貫和譚四文也正忙著手裡的活,冇有聽見。

但譚三元和譚六斤兩人卻聽到了心裡,有了她這話,這兩人都長鬆了一口氣。

隻要這幾棵柑橘樹不倒,他們大魏就不用再害怕這要人命的瘟疫。

他們柑橘樹並不多,但是結的果子多,一個個金燦燦的,一家人摘了一下午,也才摘完了兩棵樹。

譚大媽抬頭瞧著天色不早了,朝不遠處摘香梨的莫家兄弟喚道:“走啦,我們回家!”

莫家兄弟背起裝滿香梨的揹簍,擦了一把額頭的汗,抬頭應道:“嬸嬸,這就來啦。”

譚大媽聽到聲音,帶著小七月他們朝家走去。

等著眾人回到家中的時候,小黑已經把那封信撕得一點都不剩。

譚五貫冇有收到信,自然也不知道高太醫急需要藥的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為你提供最快的農門團寵:家有萌寶小錦鯉更新,第8章

去求藥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