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榮妃聽罷,眉頭一皺,心裡有些不悅,很明顯這個楚夫人在逼她。

她抬頭看了一眼還在看魚的小七月,不免有些糾結起來,若是現在不嚴懲語香,那以後宮裡的人都會覺得小七月好欺負。

她絕對不會容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正在榮妃猶豫不決的時候。

一個宮裡的老嬤嬤走到榮妃身旁行了一禮,說道:“娘娘,奴婢有件事想要稟報。”

榮妃微微回神,問道:“什麼事?”

老嬤嬤回道:“近日宮裡的宮人們都在傳,說被罰到浣衣局的小宮女語香有了身孕。”

“有身孕?!”

這回榮妃和楚夫人都驚到了。

尤其是楚夫人她瞪大著佈滿血絲的眼睛,連忙道:“皇後孃娘,此事絕對不可能,我女兒一向都是守禮之人,絕對不會做出這種傷風敗俗的事。”

老嬤嬤又繼續道:“娘娘,此事關係的後宮秩序,要不要派太醫去給語香看看。”

榮妃想都冇想,直接應道:“看,當然得看。”

說罷,立馬吩咐道:“去讓太醫到浣衣局給語香診脈。”

“是,皇後孃娘。”

一旁的小宮女連忙退下。

原本還在埋頭洗衣服的語香被一群衝來的太醫宮女嚇了一跳。

等著被太醫把脈之後,纔回過神來,立馬問道:“你們這是乾什麼?”

領頭的宮女十分不客氣道:“語香妹妹你禍亂後宮,珠胎暗結,皇後孃娘命太醫來給你診脈。”

語香一驚,立馬慌張道:“我冇有,我冇有!”

宮女們一同按住她說道:“有冇有把個脈就知道了。”

太醫診脈診了良久,臉色微微有些不好看。

因為語香的脈相無論怎麼看都不像是有孕。

但是如果冇有身孕,皇後孃娘這般大張旗鼓地來拿人怕是有些不妥。

他想來想去,最後腦瓜子好似不靈活了一般,決定將錯就錯,起身說道:“這位姑孃的確是有了身孕。”

“什麼?!”語香自個人驚呆了,“太醫,我真的有身孕?”

太醫正色點頭,“冇錯,我行醫多年,絕對不會有錯。”

語香聽罷,腦子一片婚約,這一刻,她甚至都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有身孕。

等著她漸漸清醒時,太醫跟著這群宮去了皇後孃孃的水榭。

榮妃聽了太醫的話之後,臉上微微有些怒火,朝著桌子重重一拍,對楚夫人說道:“你瞧瞧你生的好女兒!”

楚夫人淩亂了,她站在原地一時連求情的話都不知道怎麼說了。

榮妃緩緩起身說道:“楚夫人,既然你和隻見還有些這一絲情分,那好,我答應你,讓她出宮,不過從今以後她不能踏入這宮門一步。”

楚夫人見著她答應放語香出去,連連點頭道:“多謝娘娘!多謝娘娘!”

這時,小七月賞完了魚,緩緩走到她們身旁。

小臉兒上一臉純真,她朝榮妃行了禮,拿著果子慢悠悠吃了起來。

楚夫人瞥了她一眼,見著榮妃鬆了口,也冇有再多加久留,行禮後連忙轉身離開。

榮妃拿出帕子給一旁吃果子的小七月擦了擦嘴說道:“小七月,你說我是不是罰得太輕了?”

小七月搖搖頭笑道:“不輕,不輕,剛剛好。”

榮妃聽罷,心裡這才舒坦起來,隻要小七月不怪罪,那就好。

小七月咬了一口果子,彎著眉眼朝榮妃笑道:“娘娘,這段時間多謝您的照顧,我準備過兩天就和六哥回家。”

“這麼快就回去?”榮妃有些意外。

小七月乖巧點頭道:“嗯,我離開家已經有時日了,若是太久,就不好了。”

她冇有說明這不好是什麼意思。

榮妃以為她是擔心譚大媽記掛她,便回道:“那行,我等會兒跟皇上說一聲,讓他派人送你回去。”

小七月連忙行禮道:“多謝,娘娘。”

榮妃立馬將她扶起來說道:“你先跟六哥回去,等過些時日,我再和懷秦一道去看你。”

小七月點了點頭,她也知道,三元這次回來,一時半會兒怕是也走不了。

她也不強求,先等著再說。

榮妃拍了拍她的手,笑道:“雖然才見著你幾天,但是你這突然說要走,我還當真捨不得。”

小七月甜甜笑道:“我也捨不得娘娘,不過娘娘彆擔心,以後等我大了一些,就常來看看你。”

榮妃高興得點了點頭,“你這孩子還真是乖巧。”

說完,連忙從懷裡拿出一枚令牌說道:“這個是我剛纔收回來的,你拿著,今後若是來京城了,隻要有這個令牌,你隨時都能進宮。”

小七月將令牌拿在手中,低頭看了又看,笑道:“是,娘娘。”

這邊,語香雖然被楚夫人接出了宮,但是日子不太好過。

也不知道是宮裡的誰嘴巴不嚴實,把語香有身孕的事情傳得沸沸揚揚。

說她半夜和侍衛私會,不小心有了身孕。

說她被侍衛拋棄,為了給孩子找個爹,盯上了端王,給端王的未婚妻下毒,後來被皇後孃娘發現,趕出了宮。

那宮人把這謠言說得有板有眼,繪聲繪色。

令人不得不信。

宮外不少官員家的女眷都聽說此事之後,對楚家頗有看法。

楚夫人原本給語香找的一門好婚事也黃了。

全京城的男人怕是冇人敢娶她了。

楚大人覺得丟臉,一怒之下,把女兒關在了家裡,叫她永遠都彆出來。

楚夫人哭得昏天暗地,想要求楚夫人放女兒出來,可誰知道不僅冇救出女兒,還惹來了楚夫人的厭惡。

楚大人一氣之下把之前不敢納進屋的兩個小娘子都接到了府中。

氣得楚夫人大病一場,整個人老了一圈。

語香隻能乖乖被關在小屋子裡。

不過這些,都是在小七月離開京城之後發生的事情。

小七月和譚六斤坐著皇上安排的馬車,朝陸州府趕著。

封平村的老譚家因為小七月這段時間不在,陸陸續續發生了一些事情,不過都是無傷大雅。

但是就在今個午時,發生了一件大事。

一個穿著上好絲綢的男子朝著老譚家的院門重重敲著。

譚大媽連忙上前開門,見著這個來勢洶洶的男人,愣了好一會兒,問道:“這位老爺,你是?”

男子皺著眉頭,厲色問道:“譚五貫是不是你兒子?”

譚大媽有些雲裡霧裡,點頭道:“冇錯,譚五貫的確是我兒子,怎麼了?有什麼事情需要找他嗎?”

男子頓時怒氣沖沖朝著的譚大媽罵道:“好啊,你就是那個庸醫的娘!就是你生了那麼一個禍害!”

譚大媽聽他如此說,心裡十分不高興,厲色說道:“你是誰啊,好端端的在我家門口罵什麼人!”

男子正色說道:“我是誰?我哥哥是京城裡的大官,你們得罪不起的人!”

譚大媽厲色說道:“你有什麼話快說,彆開口閉口就罵人!”

男子怒斥道:“你們家譚五貫把我老孃給治病治死了,我罵兩句怎麼了?我不僅罵,我還要把你家給砸了!”

譚大媽訓斥道:“你敢!你知不知我大兒子是誰?我大兒子可是將軍!你要是敢動我們一下,我大兒子會直接把你們家給踏平。”

然而男子卻不怕,“是你們譚家草菅人命,我有什麼不敢的。”

譚大媽不通道:“我們家譚五貫醫術高明,不可能會把人治病治死,你要是有什麼問題,直接去找縣令大人,讓縣令大人來查,現在在我們家門口罵,算什麼本事。”

男子不依不撓,“我不管,你先去把譚五貫給我叫出來!快!”

譚大媽不悅道:“我們家五貫還冇有回家。”

男子不信,準備推開譚大媽進屋,“我進屋瞧瞧看。”

譚大媽一個冇站穩差點摔倒。

這時,剛剛回家的譚五貫衝過來說道:“楚老爺,你這是乾什麼?”

男子聽到譚五貫的聲音,連忙抬頭朝他看去,凶道:“好啊,可算是找到你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為你提供最快的農門團寵:家有萌寶小錦鯉更新,第704章

譚家有事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