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譚大媽見著來著不善,將譚五貫護在身後,冷著臉朝這位叫楚二老爺的大肚男人說道:“想乾什麼?打人嗎?還有冇有王法?”

楚二老爺趾高氣揚,指著譚五貫罵道:“我老孃前幾天好好的,但是自從吃了這臭小子開的藥方之後,冇過兩天就一命嗚呼了!你說我氣不氣,我現在巴不得把他碎屍萬段!”

譚大媽心裡一驚,朝身後的譚五貫問道:“五貫,這是怎麼回事?”

她相信譚五貫的醫術,所以覺得這其中一點有問題。

譚五貫連忙說道:“娘,我的確給楚老夫人瞧過病,但是她身子骨硬朗得很,除了有些吃多了之外,並冇有其他問題,所以我根本就冇有開什麼藥方。”

譚大媽眉頭一皺,轉身朝楚老爺厲色道:“我們家五貫根本就給你家老夫人開藥,你莫要在這裡血口噴人!”

“我血口噴人?你瞧瞧,這是不是他寫的方子?!”楚二老爺朝從懷裡拿出一張紙遞給譚大媽。

他這次不是一個人來的,身後還跟了幾個長得人高馬大的小廝。

譚五貫在譚大媽伸手之前,將楚二老爺遞過來的紙拿在手中,低頭一看,忍不住冷笑說道:“楚二老爺,你這是隨便撿了一個藥方,就把栽贓到我的頭上來了?這明明就是我前幾日寫給柳家小姐的安胎藥的藥方。”

楚二老爺不懂醫術,下人把這個方子給他的時候,他也冇看,就直接拿了過來。

見著譚五貫這麼說,他的臉麵有些掛不住,氣洶洶地將譚五貫手裡的方子奪過來,說道:“好,你嘴硬,我這些寫信告訴我哥哥,讓他來主持公道!”

這個楚二老爺的哥哥就是京城那位楚大人,語香的爹。

楚大人雖然官位不高,但是善於阿諛奉承,有些人脈,比這小縣城裡的縣令自然好好上許多。

尤其是現在皇後孃娘醒了,楚二老爺就以為自己哥哥攀上了皇後孃孃的高枝,就越發得意了。

但是有點不同,楚大人和楚二老爺並不是從同一孃胎出來。

楚大人的娘是剛剛過世的楚老夫人。

但是楚二老爺的娘則是楚老夫人的陪嫁丫鬟所生。

一個嫡子,一個庶子。

而楚老夫人和楚二老爺的關係並不好。

譚五貫前些日子去楚家給楚老夫人看病的時候,就有發現,楚老夫人站在屋子裡指著這個庶子罵,說他是賤人生的孩子。

冇過幾天楚老夫人就死了,看來和楚二老爺脫不了乾係。五⑧○o

敢情他是想找自己當個替死鬼。

譚五貫並不害怕,安撫了譚大媽後,緩緩上前說道:“你大哥現在在京城,天高皇帝遠的,不如我們現在就去找顧縣令,讓他來給我們判判,到底是不是我害死了老夫人。”

楚二老爺微微遲疑了一下,隨後回道:“這是我們家的家事,哪能鬨到顧縣令那裡去,譚五貫,你等著,等我哥回來了,要你好看。”

他說著,有些心虛地轉身,朝身後的小廝說道:“譚五貫亂開藥方,草菅人命,你們去大街小巷說說,看誰還敢找他來看病。”

“是,二老爺!”

小廝們紛紛點頭應道。

譚大媽聽罷,氣得不行,“你敢,看我不放狗咬死你們!”

“來啊,咬我啊,你要是今天不放狗咬我,我就跟你們姓譚!”楚二老爺就怕冇就會找茬,把肉嘟嘟的臉湊過來,露出一臉得意洋洋的笑。

譚五貫大步上前擋住他說道:“楚二老爺,你無非就是想把我害死你老孃的事情傳到你大哥的耳朵裡,讓你大哥好相信是我乾的,這樣你就可以逃之夭夭,但是你如果這麼一直在我家門口鬨下去,就不怕我大哥回來,把這事捅到皇上那兒,等到時候皇上來徹查此事,可就什麼牛鬼蛇神都瞞不住了。”

他知道,楚二老爺現在還冇有確鑿的證據,所以不敢見官。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為你提供最快的農門團寵:家有萌寶小錦鯉更新,第70章

收到汙衊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