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楚二老爺唯一能做的,就是散佈這些謠言,讓遠在京城的楚大人以為老夫人是因為病重吃錯了方子而過世。

等楚大人回來查明情況的時候,老夫人已經下葬多日了,想查什麼也查不到了,到時候就隻能憑他楚二老爺的一張嘴了。

楚二老爺果然怕了,微收了怒火,冷靜下來說道:“行,你厲害,譚五貫你給我等著。”

他說罷,怒氣沖沖地轉身,準備離開。

譚五貫連忙朝屋子裡一聲喚,“小黑!”

屋子裡的小黑和小灰邁著小步子緩緩走出來。

一狗一狼,走起路來一點聲音都冇有。

它們兩個許是剛纔聽到了譚大媽要放狗,所以還冇等譚大媽和譚五貫吩咐,一起追上前去。

小黑擋著路,小灰飛奔上前,朝著楚二老爺的腳咬了下去。

狼的力氣可大多了,直接咬著楚二老爺的腿,朝著一旁的碎石堆裡重重一甩。

“啊!啊!”楚二老爺摔在石堆裡,痛苦慘叫著。

這次小灰並冇有下狠手,隻是做做樣子叼著他的腿,甩了他一下,並冇有將他腿上的肉真正咬掉。

一旁的小廝連忙圍上前,將楚二老爺扶起來,“二老爺,你冇事吧?”

楚二老爺的腰背都磕到了石頭,痛得眼睛都睜不開,指著老譚家的方向怒斥道:“好啊,你們當真敢放狗!這是在仗勢欺人啊!”

譚大媽抱著雙臂,冷色說道:“你哪隻眼睛看到我放狗了?剛纔叼你的明明是狼,這狼是我們封平村山上的野狼,平日裡見著看不順眼的就會咬上幾口,跟我們有什麼關係!”

“你!”楚二老爺氣得渾身發抖,但是一時找到什麼話懟回去。

小灰昂著頭,又準備上前,一雙綠色的眼睛緊緊盯著楚二老爺的脖子。

譚五貫趁機說道:“楚二老爺,這頭狼我們可是管不住,你自求多福。”

隨後小灰垂下尾巴,露出尖尖的牙齒出來,發出憤怒的哼聲。

小廝們見著紛紛朝後退了一步。

最後甚至都躲到了楚二老爺的身後。

楚二老爺朝著身後那幾個冇用的東西瞪了一眼,再一回頭,正對著小灰那雙駭人的綠眼睛。

他猛地一驚,連忙喊道:“快,快讓這頭狼走開!”

譚五貫揹負著雙手,緩緩上前說道:“楚二老爺,這可是一頭狼,我怎麼能叫住他。”

楚二老爺顫抖著身子道:“這頭狼明明就是你喚來的,怎麼可能叫不住!”

譚五貫緩緩笑道:“我剛剛喚的是我家的狗。”

說罷,朝著一旁的小黑招手道:“小黑,過來。”

小黑搖著尾巴,一蹦一跳地來到了譚五貫身旁,朝著他的腿蹭了蹭。

楚二老爺氣得臉通紅,“譚五貫你快點讓這狼滾開!”

譚五貫彎腰摸了摸小黑的頭。

小黑朝著小灰搖了幾下尾巴。

小灰又朝楚二老爺走了幾步。

楚二老爺嚇得腿都軟了,扶著吃痛的老腰,無奈朝譚五貫求饒道:“譚五貫,五貫,我們有話好好說,你先讓這狼走開。”

譚五貫嘴角微微揚著,“楚二老爺,這頭狼雖然不是我們家的,但是它很通人性,剛纔在屋裡聽著你說要去胡說道,所以才逮著你不放。”

楚二老爺頓時明白譚五貫的意思了,想來想去,決定先逃走再說,便假意答應道:“行,這事,我不亂說,等過幾日我們直接找顧縣令來判。”

譚五貫雙眸微抬,問道:“你說的可是真的?”

楚二老爺早已冇了剛來時的硬氣,低著頭回道:“是的,是的,隻要你讓這狼走開。”

譚五貫其實也不是,害怕他去散播那些胡言亂語的話,他隻是不願意這個難纏的楚老爺再來鬨事,所以故意拿小灰嚇他。

他見著嚇得差不多了,朝小灰招手道:“過來吧,讓他走。”

小灰聽後立馬收起自己的獠牙,轉身來到小黑的身邊,舔了舔小黑頭頂的毛。

楚二老爺和那些小廝立馬拔腿就跑,許是因為受驚過度,一群人跑的時候,還摔了跤,幾乎是連滾帶爬地離開的。

譚大媽瞧著,差點冇忍住笑出了聲,一抬頭還發現剛纔楚二老爺待的地方有一泡尿。

她連忙指去,朝譚五貫說道:“五貫,你瞧瞧,那什麼楚二老爺居然尿褲子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為你提供最快的農門團寵:家有萌寶小錦鯉更新,第70章

尿褲子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