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譚小妹聽到李大夫如此說,越發害臊了,將頭埋得更低。

李大夫見著她如此,也再冇說下去,自顧自地給她把脈。.

二人沉默半響之後。

李大夫緩緩收回了手,你芳齡?

譚小妹猛地抬頭,二十三!

李大夫瞅了她一眼繼續道:才二十三,很年輕,身子骨也不錯。

譚小妹聽懵了,眨著眼睛起身問:大夫,你這話是何意思?

李大夫坐下來,繼續喝了一口茶,緩緩道:姑娘,方纔給我給你瞧過了,你的身子雖然比常人虛了一些,但是並不會影響有孕。

譚小妹愣住了,緩了許久神,才支支吾吾道:你是說我能生?

李大夫放下茶杯笑道:能生,當然能生。

譚小妹聽罷,激動不已,身子不由得顫抖起來,她捂著臉,眼淚嘩啦啦的流,這麼多年的委屈一下都湧上了心頭,大夫大夫我既然能生,那為什麼這麼多年都冇見懷上啊?

李大夫意味深長地朝她看了一眼,若是有空,可讓你相公也來看一看。

譚小妹一驚,不由得又想到了於嬸子的話,難不成當真是自己相公出了問題?

她疑惑道:大夫,這男人當真也能出問題?

李大夫輕點頭,嗯,這人都是血肉做的,女人能染病,那男人自然也不例外。

譚小妹一時也不知是該喜,還是該憂,想來想去,終究覺得是件好事,最少她不是他們口中所說的不下蛋的母雞。

她連忙朝李大夫行了一個大禮,謝道:大夫,多謝了。

李大夫轉頭從藥櫃子上拿了一包藥,遞給她說道:你身子虛,切記不要憂思過度,把這個藥煎了喝上三天,再休息幾日便好。

譚小妹低頭看著那包藥材,遲遲不肯接過來,為難道:大夫,這藥就不用了。

李大夫知道她是因為藥錢的事,微抬眉問道:你是老譚家的?

譚小妹點點頭,冇錯。

李大夫直接將藥包塞到了她的手裡說道:拿著,我不收你藥錢。

譚小妹詫異不已,一下又愣住了。

李大夫笑道:你們老譚家跟我也是老熟人了,這包藥也值不了多少銅板,你拿走吧。

譚小妹從小就聽自家哥哥說過,不可平白受人恩惠,便從自個兜裡硬搜出來了一個銅板,放在桌上說道:大夫,不管怎樣,這藥錢還是要給的,隻不過我也不知道這一個銅板夠不夠,若是不夠,我日後再送來。

李大夫十分瞭解老譚家人的秉性,見到譚小妹如此也不意外,收下銅板說道:那好,我就先收下了。

譚小妹見著他收下銅錢,立馬鬆了口氣,朝他又行了禮之後,匆匆回了家。

譚大媽在門口守著,遠遠瞧著譚小妹回來了,連忙拉著她小聲問道:咋樣,咋樣,大夫怎麼說?

譚小妹紅著眼睛,一邊抽泣一邊說道:嫂子,嫂子,我能生,我能生。

譚大媽頓時覺得自己胸前一口大石落下了,拂了拂她額前的碎髮,說道:傻姑娘,這是好事,彆哭,彆哭。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為你提供最快的農門團寵:家有萌寶小錦鯉更新,第82章

看過大夫後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