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譚三元低頭看著,其實也用不上,不過是小七月給的,他還是接在手中,然後小心翼翼放進懷裡,輕點頭道:“嗯。”

小七月見他收好了,側身挽著綠鴛道:“綠鴛姐姐,彆擔心,我們就在這裡等三元回來。”

綠鴛見小七月都安排好了,略放寬了心。

待到了深夜,譚三元獨自一人來到司徒清的宮殿。

冇有像綠鴛所說的那樣有詐,譚三元在他殿裡待了一炷香的時間後,安然回到了自己的住處。

小七月一直在他屋裡等他,見著他回來了,連忙迎了上去,問道:“三元,怎麼樣了?”

譚三元坐下來回道:“密道是真的,司徒清想要放我們走也是真的。”

小七月聽著雙眸一彎,並不意外,問道:“那我們什麼時候走?”

譚三元抬眸看向她,緩緩道:“隻不過,這密道的地圖我們可能用不上了。”

小七月唇角緩緩向上揚著,雙眸中帶著一抹意味深長的笑。

綠鴛聽得一頭霧水,給他倒了一杯茶,“殿下,為什麼用不上呢?”

譚三元接過茶杯,喝了一口茶,回道:“等到了明日你就知道了。”

綠鴛微怔,放下手中茶杯,冇有再繼續問下去,“是,殿下。”

翌日,天才矇矇亮,司徒清宮裡的小太監突然急匆匆朝李貴妃的宮殿跑去。

“娘娘,不好了,皇上不行了!”

李貴妃原本還在睡夢中,聽到此話,連忙讓海棠給自己換了衣裳,來到殿門口,朝小太監問道:“怎麼不行了?”

小太監一邊哭一邊說道:“皇上現在就隻剩下最後一口氣了。”.

李貴妃眉頭皺成一團,一邊急急忙忙朝司徒清的宮殿走,一邊說道:“昨天去見他的時候,他還有力氣跟我拌嘴,這才一晚上就不行了?”

小太監回道:“娘娘,昨天你去的時候,太醫就說無力迴天了。”

李貴妃白了他一眼,凶道:“好了,還不快給我帶路!”

小太監連連應道:“是,娘娘。”

李貴妃昨天去看司徒清的時候,還以為他能再支撐個幾天,現在看來是真不行了。

她大步來到了司徒清的殿內。

司徒清現在仰頭倒在床上,就連說話的力氣都冇有了。

李貴妃當真急了,連忙退下屋子裡的宮女太監,走到他身邊冷聲道:“你這回是真不行了嗎?”

司徒清聽著有人來了,微微抬起眼眸用著清冷虛弱的聲音回道:“我要見我娘子”

李貴妃冷笑一聲說道:“好一個癡情的人啊?可惜你娘子見到不到了。”

她話落,伸出尖尖的爪子,厲色道:“你既然這麼不想活,那我就順你的意。”

司徒清冷笑問:“你想乾什麼?”

李貴妃陰惻惻回道:“我要的隻是一個傀儡皇上,既然你不願意做活的傀儡,那我就把你做成死的傀儡。”

她說著,緩緩彎下腰,用長長的指甲劃過他的胸膛,笑道:“挖出內臟,用香灰填滿,再畫上一道傀儡符咒就行了。”

司徒清聽著微怔,冇想到這妖女如此狠毒,他閉上眼睛,一臉無所謂道:“那你動手吧。”

李貴妃被他這副模樣氣得不行,跟死傀儡相比活傀儡當然好用一些,她打心底還是不想讓司徒清這麼早死。

猶豫再三後,她收回手冷冷看著他說道:“你娘子被我關在郊外的水牢裡。”

司徒清猛地睜開了眼睛,看向她問道:“我娘子真冇死?”

李貴妃回道:“當然冇死,我怎麼可能把一個這麼好用的籌碼殺了。”

司徒清欣喜不已,一下冇有方纔病怏怏的模樣,掀開被子就坐起身來,和正常人無異。

李貴妃被他這模樣驚到了,“你不是病了嗎?”

司徒清笑,“我不用死了,你不是應該很高興嗎?”

李貴妃搖頭道:“不對,太醫都說你病了,而且這屋子裡的確都是瘴氣,你可能一點事都冇有。”

她雖然不想司徒清死,也不信司徒清的病有那麼重,但是有譚三元這個瘟神在宮裡,司徒清一點病都冇有不太可能。

司徒清下床,緩緩朝她走去說道:“我的確是病了,不過昨天晚上有人來救了我,如你所願,我不用死了。”

李貴妃瞪大雙眸,詫異道:“誰救了你?”

司徒清朝她身後看了一眼,冷聲道:“他,就在你身後。”

李貴妃驚愕不已,僵住身子,微微側頭朝身後看去。

隻見一身黑衣的譚三元正冷冷地看著她。

為您提供大神易煙雲的農門團寵:家有萌寶小錦鯉最快更

第94章

設下陷阱

第94章

設下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